2003年,河南洛陽市劉富村的農村集體土地被當地政府私自倒賣,村民自2018年開始維權討說法,卻遭恐嚇和抓捕。日前,私賣土地的事沒解決,全村人卻被逼在兩個月內搬遷,否則將被「嚴肅處理」。

政府私自賣地 村民維權被恐嚇抓捕

2003年,洛陽市洛龍區關林鎮劉富村的198畝良田被鎮政府租給安龍鋼鐵公司新建煉鐵廠,合同期限20年。合同規定,如果鋼鐵公司破產或改變土地用途,村委會有權請政府按原徵用價格歸還劉富村。

安龍公司已破產倒閉數年,但政府一直拒絕將土地歸還村民。2018年7月8日,村委會張貼出兩張告示,通知村民該塊土地已被洛陽市政府正式啟動程序拍賣,全村人十分震驚。

據悉,村裏的老人隨後都去鎮、區和市政府上訪,希望討回公道。但是他們被告知:那塊地已經變更為國有土地。

當地一位村民向大紀元表示,「村民甚麼(土地轉賣文件)都沒看見。當時租地的時候村民都不願意,也沒有通過村民(同意),最後等於說村裏邊就把它租出去了。2018年開始拍賣的時候,他們(政府)說這塊地當時(2003年)是賣的。」

在上訪期間,村裏老人在洛陽市政府門口遭特警維穩,有人當場被打;給老人送水送飯的十幾名年輕村民被以「擾亂社會秩序罪」等多個罪名遭抓捕、刑拘。

與此同時,很多村民接到陌生電話的恐嚇,村裏開始到處張貼「打黑除惡」、「越級上訪十宗罪」等標語。

一知情人說,「因為這個事,我們村裏還停水停電了3天,特警把村子都圍了,不讓出村。只要你手持這個村的身份證,就不讓你出去,就怕你出去上訪幹啥的。」「我們村子裏邊兩個人準備去北京上訪,坐高鐵。剛買完票,高鐵站直接打電話給鎮上,說讓來領人。」

由於遭受打壓,以及各級政府部門互相推諉糊弄事,村民決定通過法律程序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8月10日,村裏4,094人共同湊錢,委託北京的律師和當地政府打官司。然而,劉富村黨支部和村委會聯合發佈公告,稱集資維權「容易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公告還聲稱,「在結果明確的情況下再以維權名義集資,其目的和用心值得關注。」

劉富村黨支部和村委會聯合發佈公告。(受訪人提供)
劉富村黨支部和村委會聯合發佈公告。(受訪人提供)

兩個月後,共同簽署律師委託書的五位村民中,三位男性被抓捕。該官司目前仍被拖延,沒有結果。

一位村民還反映,現在沒人知道村裏還剩多少土地,以及土地都賣給誰了。他說,「就唯獨這塊地,政府公開拍賣了,村民才知道這塊地沒有了。現在我們村子裏很多人都不知道村子裏還有多少地、村子裏還有地沒有。(從)年輕人到老年人,沒有一個人能說現在我們村裏邊哪一塊地還是我們村的。」

強制村民兩個月內搬遷 否則斷水斷電

目前,私賣土地的事還沒得到解決,劉富村村民又被推入更深的困境。

2020年5月19日,洛龍區政府突然貼出一紙通告,稱要對劉富村全村5,000多口人進行搬遷,工作時間為5月19日到7月20日。

通告寫道,「對於不配合徵遷的,將由相關部門依法依規予以處理」;對於妨礙執法、涉嫌犯罪的行為,將「移交司法機關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2020年5月19日,洛龍區政府突然貼出一紙通告。(受訪人提供)
2020年5月19日,洛龍區政府突然貼出一紙通告。(受訪人提供)

當地村民對大紀元透露,當地政府要求兩個月內拆遷完,否則全村停水停電,「現在連拆遷方案都沒有正常公佈,只拿了洛龍區龍門(鎮)那邊附近,前幾年別的村莊拆遷的政策,把拆遷的地名改了一下,就用在我們村子上了,村民很多人不願意(搬)。」他說,「他們是棚改戶,我們村裏邊是屬於城中村改造。」

按照給出的拆遷標準,劉富村農宅房屋主體的補償價格在每平米340元到610元,但是,村子周邊小區房價據悉每平米在12,000到15,000元。

另一村民向大紀元反映,政府稱拆遷後給每個村民每月260元生活費,讓大家出去租房子住,「260元,現在260元能做甚麼?」他說,當地的房租現在基本上要1,500~2,000元。

此外,這位村民認為政府所出的「安置房計劃」,也只是給他們畫的一個餅,沒有任何能實現的保障。

「人家現在暫時不給你安置,給你個規劃設計,要等,哪些地方給你建安置小區。但是我們見過很多,給你家裏扒了,讓你去外面住個十年八年都有。」他說,「這實際上就是畫出來的一個餅,我給你蓋小區,小區能不能蓋起,蓋多長時間,這並不是百分百能給我們(承諾)。」

村民對逼遷沒有辦法

這位村民表示,對於被逼遷他們確實沒有辦法。當地農村的房子一家挨著一家,水電線路都連著,「別人家拆了,電挖斷了,我家沒電;水挖斷了,我家沒水。發生這些都很正常。現在天這麼熱,正好到了夏天,拆遷很多都發生在夏天。」

一位村民說,現在都心存恐懼,「基本上現在我們村的政治生態咋說呢,就沒有人敢說話,沒有人敢為其他人的利益爭取,沒有,確實沒有。人家說甚麼就是甚麼,人家定甚麼標準就是甚麼標準。同意不同意?同意。我心裏不同意,我最多不說話,我不會說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