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夜,還是比較愜意的,開了窗,偶有涼風拂過,沒有了白天的燥熱;但不時傳來的都市特有的聲浪,讓這樣的夜很難靜得下來,這讓我格外懷念起了曾經的一種寧靜。

在高原之巔,氈帳之外,仰望夜空,繁星滿天,那是只有兒時的記憶中才有的繁星;耳邊是細微的蟲鳴,細微得似乎怕吵醒了嫩草,吵醒了清風。站在高原之上,沐浴著溫馨的夜色,我與天的距離從未有過的親近,似乎「手可摘星辰」;與星月相望,仿佛可以讀得懂彼此的心情。在這樣的夜,可以無眠,唯願守著這份寧靜,盡享著這份怡然。其實這種堅守,又何嘗不是想守住內心那份永遠不會泯滅的生命回歸的嚮往。為了這份嚮往,我情願做近天的一株無名草,守在離天最近的地方,靜聽天籟之響。

萬籟有聲,那是天地間的清音,是最美妙的樂章。每種聲音,都蘊含著生命的力量,都會喚起對生命的思索與遐想。

曾經在天池瀑布腳下,我久久的坐在那裏,靜靜的遙望:天池之水飛流直下,濺起碎玉無數,然後欣然流過山澗石罅。四面的高山把這裏隔成了一個單元世界,這個世界最大的聲響就是那決然墜落的水聲。也許是這高天之水她也知道,當她離開天池,流向紅塵,流過喧囂,就會走向另一種人生―潤澤萬物蕩滌塵埃,再也不會享有最初的寧靜了。所以在決然墜落的那一刻,她綻放了自己所有的美麗:輕盈純潔、晶瑩剔透。她將這一切生命極致,都綻放在了生命之初,呈獻給了來時的天地。

也許,一如這水,我們的生命也曾那樣決然地離別了曾經的一切寧靜與美好,在紅塵輾轉中越走離來時方向越遠,在物慾的追逐中漸漸失去了最初的聖潔與美好;也因此忘記了自己曾經許下的諾言,忘記了曾經想要在世間走過怎樣的一種人生。

如果是這樣,那就給自己的心靈尋一處寧靜所在吧。或徜徉於山間水旁,或靜坐於暮靄晨曦,或者就在此時的書桌前夜燈下,去除一切雕飾與矯情,逆時光之河流而上,在心靈的寧靜處,找回生命最初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