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所料,中共在5月22日的人大會議上,正式提交了所謂「港版國安法」草案,外界普遍認為,「港版國安法」一旦通過,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就名存實亡,中共當局可以直接進入香港,任意拘捕港人,打壓香港的民主、自由等。

因為隱瞞疫情,世界各國追責,中共陷入前所未有的國際孤立。此時,中共選擇對香港發難,企圖利用疫情推進其全面控制香港的圖謀,同時企圖把香港作為籌碼,向國際社會發出挑釁,製造另一個國際熱點、甚至衝突,轉移視線,遮蓋被國際追責的窘境。

中共此番被迫鋌而走險,只為維繫中共政權,還在幻想國際上的一席之地。中共不惜毀掉香港經濟和香港人的生活,不惜毀掉香港對中國經濟的關鍵推動力,這註定又是愚蠢的敗局,也將加速中共滅亡的進程。驚惶失措、無路可走的中共,嚴重誤判局勢,出此下策,卻難償所願。正所謂,「天欲令其亡,必先令其狂」,何況這一狂,最多只是困獸猶鬥、狗急跳牆。中共失掉天時、地利、人和,敗局已定。

「天滅中共」是無法阻擋的「天時」

4個月前,武漢開始封城。那時的中共,剛剛從中美貿易戰的重壓下,喘了一口氣,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餘威,仍然讓中共驚魂未定。可是,一場想壓卻壓不住的瘟疫又開始了,武漢病毒(編按: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不聽中共政治病毒的安排,中共被迫封城武漢。

儘管中共拚命隱瞞,卻掩蓋不住千萬武漢人遭受的苦難,掩蓋不住數萬骨灰盒發出的哀怨,掩蓋不住中國老百姓的無名恐懼,掩蓋不住中國經濟的衰落不起。北京封閉得最嚴,中共高層其實最害怕,他們早就逃離了中南海,兩會也不敢按時開。

即使中共高層們真相信無神論,也不會認為只是連番倒楣了,他們估計個個都尋了些「高人異士」來掐算,看能否逃過此劫。真正的「高人」應該早就看到了紅朝末運,也許不會點破,也許胡亂「指點迷津」。即使有人說了真話,中共高層們也聽不懂,或者不會聽,照樣會到處「求解」。

瘟疫蔓延到全世界,中共自知罪責難逃,口罩外交、甩鍋、「感謝」、「援助」,最後都白忙一場。半拉子航母也趁亂派出去虛張聲勢,卻招來了美國B-1B轟炸機臨頭。國際追責擋不住了,再拋出20億美元,換來了世界衛生大會一致的討伐書。

去年10月、11月,香港民眾紛紛舉起了「天滅中共」的標語,那時,武漢病毒的瘟神就已經來了,天就是要滅中共,在劫難逃。病毒就是衝著共產黨來的,中共還想搞亂香港來解套,不過是重演自投羅網、自尋死路。

中共已失「地利」

中共以為,香港只是一界之隔,沒有台灣海峽那樣的天塹。去年,中共還煞有介事的曝光大批武警在深圳的演練,又以換防的名義調大量軍車入港。香港警察早被赤化,對手無寸鐵的香港人大打出手。

中共的所作所為,不但把香港人民推向了對立面,也讓香港一些靠攏中共又搖擺的政界、商界人士重新思索。中共的所作所為,徹底撕下了「一國兩制」的假面具。2003年的反「23條惡法」,2014年的「雨傘運動」反對中共人大干預香港選舉,2019年「反送中運動」,香港人的抗爭越來越神勇,也讓中共膽寒。中共逐漸失去了香港的「地利」。

今天,瘟神又來了。勇敢無畏的香港市民,因為他們曾拒絕了中共,瘟神自然選擇遠離了他們。港府可以聽命中共不封關,香港市民卻仍然得到了神的護佑。

假如中共再調軍隊去廣東,或許瘟疫會讓中共的軍隊灰飛煙滅。儘管中共掩蓋軍隊的疫情,但實際情況可能遠超人們的想像,中共軍隊已經禁止軍人回家,還大肆召回退伍的預備役,軍隊的疫情已經昭然若揭了。中共的各級軍官、士兵們被集結派往廣東,他們會不膽戰心驚嗎?真敢拿自己的生命做賭博嗎?軍隊還可能給廣東帶去瘟疫,廣東的老百姓會答應嗎?假如他們和軍隊一起調轉槍口,中共很可能自食其果,一發不可收。

瘟疫也已經開始尋找香港窮兇極惡的警察們,假如這些人繼續再發射催淚彈、揮起警棍、甚至拔槍時,也許瘟神就會更多的光顧。俗話說,人不治天治。

5月23日,香港十八區民主派聯絡會議發起聯署聲明,逾380多名民選區議員聯署聲明,反對任何形式收緊民主自由的法例,將聯結廣大香港人一同反抗,要求中共必須立即撤回「港版國安法」。

香港人再次勇敢的拒絕中共、走上街頭,不但會獲得世界上正義的支持,還將受到神的再次眷顧。中共已經失去了香港的「地利」。

中共早無「人和」

還沒有走出瘟疫的中國老百姓,正在面臨無法解決的生計困難,中共面對的是民眾的滿腔怒火。中共再誣衊「港獨」,老百姓不但無人再信,還可能響應香港人,揭竿而起,一道向中共追責。

中共可以繼續兩會的孤獨表演,卻無法消除中共內部的暗流湧動,權貴階層不會眼看著自己在香港的利益化為烏有。中共搗亂香港,首先就自亂陣腳,兩會的假和諧,可能很快就會被捅破。經濟衰退,各級官員的貪腐之路都被堵死,有多少真願意「同甘共苦」,還要一致對外瞎折騰。

中共逆勢調升軍費,當然想提高軍隊待遇,安撫住各級軍官繼續賣命,中共軍隊的軍官們,有多少只為了工資繼續當兵的?他們不會真的為誰搭上自己的性命。

中共內部已無「人和」,外部更是孤獨無援、四面楚歌。

國際社會的迅速反應

5月2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聲明說,「香港作為一個自由的堡壘而蓬勃發展。美國強烈督促北京重新考慮其災難性的提議,遵守其國際義務,並尊重香港的高度自治、民主體制和公民自由,這是維護香港在美國法律下享有其特殊地位的關鍵要素。任何侵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保障的香港的自治和自由的決定,都將不可避免地影響我們對『一國兩制』和領土地位的評估」,「我們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澳洲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和加拿大外交部長商鵬飛(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5月22日發表聯合聲明,「我們對在香港推行國家安全法的提議深表關注」,「在沒有香港人民,立法或司法直接參與的情況下,(中共)代表香港製定此類法律,顯然會破壞『一國兩制』的原則,該原則授予香港享有高度自治。」

白宮經濟顧問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5月22日也表示,北京對香港強制引入「港版國安法」,「我們絕對不會讓中國(中共)過關,所有的選項都在桌面上。如果香港不再是香港,不再是開放的地方,那麼香港將不再是金融中心,這對中國和香港人民來說,都將帶來非常非常沉重的代價。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困難和可怕的舉動。」

特朗普對中美貿易協議正在失去興趣,他也在權衡追責中共的各種手段。中共攪局香港,無疑觸碰了特朗普的底線,他剛剛簽署了《美國對華戰略》報告送交國會。面對中共的挑釁,特朗普若有驚人之舉,應當不出意外。

在「天滅中共」的天時、地利、人和之下,中共卻主動對香港發難,受盡中共壓迫的人們,應會樂見中共的慘敗結局,更樂見中共的早日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