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推遲兩個多月的中共兩會正在北京召開,被視為習近平軍中鐵桿的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在兩會上放言要肅清「軍老虎」流毒,雖是舊話重提,但在中南海博弈空前激烈的當下,格外引人關注。

綜合媒體5月24日報道,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日前開幕。中共軍隊和武警部隊代表團22日下午分組審議政府工作報告。

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參加小組審議時再次提到肅清「軍老虎」流毒。他說,要堅決克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輝、張陽流毒影響。

兩年前的中共人大一次會議上,張又俠也曾提及全面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不過,此次張又俠重提肅清「軍老虎」流毒時增加了房峰輝、張陽二人。

在中南海博弈空前激烈的當下,張又俠舊話重提,外界關注是否軍中將進行新一輪整肅。

張又俠是習近平的軍中鐵桿,二人都來自陝西,又都是太子黨。港媒曾引述接近中共軍方消息人士披露,張又俠不但有與習近平相似的背景,而且對習近平很忠誠。

評論人士林和立曾刊文稱,目前中共軍隊中央級別的最高將領,對習近平的支持度仍差強人意。據接近軍方的消息說,目前7個軍委委員中,習的唯一鐵桿親信只有張又俠。

中共軍隊跟習近平不貼心

5月15日,身在美國的中共前海軍司令部中校姚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共軍隊跟習近平不貼心。現在中共政局混亂,高級軍官都不站隊了,他們都在觀望局勢。

他說,中共新領導人上台後,都要清洗前任軍中代理人,如鄧小平上來清理毛澤東的人,然後江澤民上來後清理鄧小平的代理人。

胡錦濤上台後,軍權被江澤民的在軍中安插的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等人架空,沒有掌握軍權。

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開始清洗江澤民在軍隊的代理人,抓了上百個將軍,包括兩名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軍委委員張陽、房峰輝,空軍前司令員田修思,武警部隊前司令員王建平,國防大學前校長王喜斌等7名上將。

郭伯雄、徐才厚等人落馬後,全面徹底肅清郭徐流毒影響,成為習近平和中央軍委部署的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之後,郭徐二人的親信房峰輝、張陽等人相繼落馬。

疫情之下 中共權鬥加劇

而此次張又俠放言肅清「軍老虎」流毒,正值中共政權陷入嚴峻的內外交困的敏感期。國內疫情風險此起彼伏,經濟壓力空前,中共高層分裂加速、權鬥更加激烈。

習近平日前赴山西雲岡石窟「拜佛」之際,剛上任4個月的北京衛戍司令王春寧被突然免去北京市常委、委員一職。其職位由資歷較淺的北京衛戍區政委張凡迪接替。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在自媒體節目中說,首都衛戍區似乎出了大事。王春寧掌控的北京衛戍區是御林軍,扼守京城,有兩個師一個團約3萬人,而他在兩會前被突然免職,顯然是習近平對他起了疑心,王是否涉入政變,是否與孫力軍案有關聯值得關注。

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4月19日落馬,孫曾是江派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的秘書。孫落馬次日原司法部部長傅政華被免職。隨後傳出孟建柱被抄家,北京和上海大批公安高層受牽連也被帶走等等,均被認為與孫力軍反習搞政變有關。

有北京紅二代對海外媒體說,據傳孫力軍最初是江澤民、曾慶紅安插過來的人,開始習近平都不認識,覺得應該信得過,「結果他搞了一個威脅習近平地位的舉動,聽說他有未遂的暗殺行動,所以拿下他確實是必須的。」

孫力軍落馬後,北京防務軍方高層也出現連續異動,除了王春寧被免去北京常委職務之外,中共特大型軍工央企——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原董事長胡問鳴近日也落馬。

胡是江澤民的揚州老鄉,仕途發跡於江主政期間。江的馬仔郭伯雄擔任中共軍委副主席、分管總裝備部期間,胡問鳴是遼寧艦和殲十的研製總指揮。

與此同時,原任空軍紀委書記兼監察委員會主任的王成男中將,15日證實已出任中部戰區副政委兼中部戰區空軍政委。中部戰區同樣掌管北京防務,這一異動也引人關注。

自5月14日開始,中共在河北唐山港啟動長達兩個半月的實彈演習,參與演習的軍方包括中部戰區,而王成男此時升任中部戰區副政委兼中部戰區空軍政委,是否有特別原因引發猜測。

目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尚未完全控制,中國經濟遭受空前重創,中共高層為何還要耗費巨大人力、物力、財力、精力,舉行長達兩個半月的實彈演習呢?引發外界諸多質疑。

陳破空認為,習近平策動大軍演有四層意思:威脅台灣,叫板美國,防備俄羅斯和北韓,震懾黨內政敵。而震懾和對付黨內政敵,才是習近平大規模軍演的主要目標。#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