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倫頓之戰後,一支因為過不了河沒能參戰的軍隊——費城民兵團,感到集體心情失落。

他們的首領約翰卡瓦拉德是個高大威猛的紳士、富甲一方的費城富商,也是費城民兵的首領。上文提過的隨軍畫家皮爾,在戰爭前曾經為卡瓦拉德和他美麗的妻子及嬌柔的女兒畫過一幅油畫,《約翰卡瓦拉德夫婦與女兒》(John and Elizabeth Lloyd Cadwalader and their Daughter Anne),這幅美好的畫作出現在各種講述美國歷史的書籍中,向後人展示了當時的美國家庭的風貌、典雅的儀態、考究精緻的服飾。

卡瓦拉德本人原是在費城對岸的新澤西特倫頓長大的,熟悉那裏的每一棟房子每一棵樹,可是,扭轉乾坤的特倫頓之戰,他居然沒能參加,那麼多對特倫頓都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人,跟在華盛頓將軍身後,都參與了這場戰爭,為自己的人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光輝一筆。而他,特倫頓之子,居然沒有參與這場注定會載入史冊的戰爭!不甘心吶!於是,28日,卡瓦拉德率領費城民兵們,又跨過了德拉瓦河,前往伯靈頓來打敵軍。然而,特倫頓戰後,附近伯靈頓和博登鎮駐地的英軍全都撤退了。卡瓦拉德和他的隊伍撲了個空,就更加沮喪了,他是不甘心就此回營的,就蹲在河對岸對華盛頓將軍喊話:再打一戰!再過河打一戰吧!我們把英軍趕出新澤西吧!

除了這麼戲劇化的卡瓦拉德將軍和他的兵團之外,軍營裏也有好幾位軍官向華盛頓將軍要求,過河再戰!戰爭迫在眉睫,不可能避免,你不出擊,敵人也已經打上來了。

震驚歐陸的特倫頓之戰之後,使得本已經踏上回國探親旅程的康沃利爵士,又返回紐約,率領重兵向新澤西的特倫頓和普林斯頓而來。歲末的美東本就寒冷,那幾天雨加雪的天氣使得路途泥濘,導致大隊人馬行軍很是艱難,尤其是輜重火炮,在泥濘中移動頗為不易。且,軍隊一踏上新澤西的土地,從鄰近紐約的紐瓦克一帶開始,一直到新澤西腹地,沿途都有新澤西民兵向英軍發起的突襲,一路和那些神出鬼沒的民兵交火,一個在明處,一個在暗處打幾槍就跑,令英軍防不勝防,猶如驚弓之鳥,這使得在泥濘中的行軍的更加艱難。但這萬人正規軍壓境新澤西,敵我懸殊還是一目了然的。

將軍的懇求

與之同時,華盛頓將軍不但要面對大兵壓境,更面臨著大陸軍內部更大的難題要解決。打完了勝仗的大陸軍,眼看就要難以為繼——因為國會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後一天為止,估計要離開超過六千人。

在飢寒交迫的軍營中硬挺了這麼久的士兵們,早就歸心似箭了。而特倫頓一戰中,極寒的風雪天氣,來回行軍令戰士們疲憊極了,尤其是回程的渡河,朔風和浮冰使得許多船隻不能靠岸,在離岸兩、三米的地方打轉,大量的士兵只能涉水上船,渡河後又涉水上岸,風雪天氣裏一身的鞋襪衣褲全是濕的,一路走著一路結冰,這一趟凍寒入骨的征戰,使得很多士兵回營後便病倒了。而支撐他們的精神信念,就是馬上要回家去了。家裏的爐火安暖,家裏人正眼巴巴盼著自己回家,一起慶祝新年呢。所以,歲末那幾天,服役合同到期的士兵開始大規模的離開了。尤其是驍勇征戰的麻薩諸塞州兵團,從波士頓的一場場保衛戰開始,一路征塵,跟著華盛頓將軍轉戰紐約,撤退新澤西,現在,他們要集體離開了,而且精神動力十足。他們早已經計劃好了,回到波士頓要繼續打游擊戰,在哪兒打呢?——在海上!他們要去從事海盜這份有前途的職業!專門搶劫從英國滿載物資來美國的海船,這樣豈不是兩全其美?既截斷了英軍的供給,又依然是參戰的愛國者、戰士。這個主意太美妙了!他們恨不得當即辭行,回家過年,然後開動他們的海盜船,揚帆出海。

怎麼辦呢?如果這些士兵都退役離開了,大陸軍剩下的服役者,也就所剩不多了,又怎麼去應對大兵壓境新澤西的敵軍,怎麼去打馬上就要打起來的戰爭呢?費城的國會秋天就撤離了,指望他們去即時徵兵也不可能。在這樣的境遇中,剛剛成立的美國的命運,就係於華盛頓將軍一身,他獨自一人,需要面對著一切——敵軍大兵壓境新澤西、自己的隊伍裏即將走掉六、七千人、迫在眉睫的戰爭,大陸軍還有能力應戰嗎?孤絕境遇中的華盛頓,就像一個擔負著萬鈞重擔、往前獨行的人,一個剛剛建立的國家的重量,全壓在他一人肩上,換個肩歇口氣都不能,有個人替他一下也不能。

1776年12月30日清晨,將軍將隊伍集合起來,像往常一樣,策馬從隊伍的每一行列隊前經過,目光停留在每一張年輕的面孔上。他對士兵們發表了一則簡短的講話,他是這樣說的:我勇敢的戰士們!你們已經完成使命,完成了我要求你們做的,並且遠遠超出我原本的期望。可是,國家在危難之中,你們的妻子孩子,你們的家園,你們心之所繫的,全都需要你們的保護,需要你們在戰場上,為之而戰鬥。我懇請你們!為了這場為捍衛自由的戰爭,為了祖國——請在軍隊多留一個月,再為國家服務一個月。

留下吧

他沒有說得更多,軍樂隊的鼓點敲過之後,有士兵在隊伍中朗聲回應他:既然你讓我們留下,那我們就留下。此言引發更多的士兵紛紛響應,士兵們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望望馬背上的將軍,彼此勸說:那就留下?

留下吧……

我們不能在這樣的局勢中離開軍隊回家去。

華盛頓深邃的目光望著他的士兵們,望著每一張有朝氣的,又在勞苦軍旅中風霜了的臉,在這樣一個歲末的清晨,他心頭再次驗證到手足情誼(brotherhood)——男人之間一諾千金的道義。士兵們都已經習慣了他們的總司令敏於行、訥於言的沉默寡言,然而,每個人的耳邊,都清晰地聽見了將軍那一句充滿了溫度的答謝:先生們!謝謝你們。◇

特倫頓之戰後,一支因為過不了河沒能參戰的軍隊

——費城民兵團,感到集體心情失落。

他們的首領約翰卡瓦拉德是個高大威猛的紳士、富甲一方的費城富商,也是費城民兵的首領。上文提過的隨軍畫家皮爾,在戰爭前曾經為卡瓦拉德和他美麗的妻子及嬌柔的女兒畫過一幅油畫,《約翰卡瓦拉德夫婦與女兒》(John and Elizabeth Lloyd Cadwalader and their Daughter Anne),這幅美好的畫作出現在各種講述美國歷史的書籍中,向後人展示了當時的美國家庭的風貌、典雅的儀態、考究精緻的服飾。

卡瓦拉德本人原是在費城對岸的新澤西特倫頓長大的,熟悉那裏的每一棟房子每一棵樹,可是,扭轉乾坤的特倫頓之戰,他居然沒能參加,那麼多對特倫頓都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人,跟在華盛頓將軍身後,都參與了這場戰爭,為自己的人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光輝一筆。而他,特倫頓之子,居然沒有參與這場注定會載入史冊的戰爭!不甘心吶!於是,28日,卡瓦拉德率領費城民兵們,又跨過了德拉瓦河,前往伯靈頓來打敵軍。然而,特倫頓戰後,附近伯靈頓和博登鎮駐地的英軍全都撤退了。卡瓦拉德和他的隊伍撲了個空,就更加沮喪了,他是不甘心就此回營的,就蹲在河對岸對華盛頓將軍喊話:再打一戰!再過河打一戰吧!我們把英軍趕出新澤西吧!

除了這麼戲劇化的卡瓦拉德將軍和他的兵團之外,軍營裏也有好幾位軍官向華盛頓將軍要求,過河再戰!戰爭迫在眉睫,不可能避免,你不出擊,敵人也已經打上來了。

震驚歐陸的特倫頓之戰之後,使得本已經踏上回國探親旅程的康沃利爵士,又返回紐約,率領重兵向新澤西的特倫頓和普林斯頓而來。歲末的美東本就寒冷,那幾天雨加雪的天氣使得路途泥濘,導致大隊人馬行軍很是艱難,尤其是輜重火炮,在泥濘中移動頗為不易。且,軍隊一踏上新澤西的土地,從鄰近紐約的紐瓦克一帶開始,一直到新澤西腹地,沿途都有新澤西民兵向英軍發起的突襲,一路和那些神出鬼沒的民兵交火,一個在明處,一個在暗處打幾槍就跑,令英軍防不勝防,猶如驚弓之鳥,這使得在泥濘中的行軍的更加艱難。但這萬人正規軍壓境新澤西,敵我懸殊還是一目了然的。

將軍的懇求

與之同時,華盛頓將軍不但要面對大兵壓境,更面臨著大陸軍內部更大的難題要解決。打完了勝仗的大陸軍,眼看就要難以為繼——因為國會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後一天為止,估計要離開超過六千人。

在飢寒交迫的軍營中硬挺了這麼久的士兵們,早就歸心似箭了。而特倫頓一戰中,極寒的風雪天氣,來回行軍令戰士們疲憊極了,尤其是回程的渡河,朔風和浮冰使得許多船隻不能靠岸,在離岸兩、三米的地方打轉,大量的士兵只能涉水上船,渡河後又涉水上岸,風雪天氣裏一身的鞋襪衣褲全是濕的,一路走著一路結冰,這一趟凍寒入骨的征戰,使得很多士兵回營後便病倒了。而支撐他們的精神信念,就是馬上要回家去了。家裏的爐火安暖,家裏人正眼巴巴盼著自己回家,一起慶祝新年呢。所以,歲末那幾天,服役合同到期的士兵開始大規模的離開了。尤其是驍勇征戰的麻薩諸塞州兵團,從波士頓的一場場保衛戰開始,一路征塵,跟著華盛頓將軍轉戰紐約,撤退新澤西,現在,他們要集體離開了,而且精神動力十足。他們早已經計劃好了,回到波士頓要繼續打游擊戰,在哪兒打呢?——在海上!他們要去從事海盜這份有前途的職業!專門搶劫從英國滿載物資來美國的海船,這樣豈不是兩全其美?既截斷了英軍的供給,又依然是參戰的愛國者、戰士。這個主意太美妙了!他們恨不得當即辭行,回家過年,然後開動他們的海盜船,揚帆出海。

怎麼辦呢?如果這些士兵都退役離開了,大陸軍剩下的服役者,也就所剩不多了,又怎麼去應對大兵壓境新澤西的敵軍,怎麼去打馬上就要打起來的戰爭呢?費城的國會秋天就撤離了,指望他們去即時徵兵也不可能。在這樣的境遇中,剛剛成立的美國的命運,就係於華盛頓將軍一身,他獨自一人,需要面對著一切——敵軍大兵壓境新澤西、自己的隊伍裏即將走掉六、七千人、迫在眉睫的戰爭,大陸軍還有能力應戰嗎?孤絕境遇中的華盛頓,就像一個擔負著萬鈞重擔、往前獨行的人,一個剛剛建立的國家的重量,全壓在他一人肩上,換個肩歇口氣都不能,有個人替他一下也不能。

1776年12月30日清晨,將軍將隊伍集合起來,像往常一樣,策馬從隊伍的每一行列隊前經過,目光停留在每一張年輕的面孔上。他對士兵們發表了一則簡短的講話,他是這樣說的:我勇敢的戰士們!你們已經完成使命,完成了我要求你們做的,並且遠遠超出我原本的期望。可是,國家在危難之中,你們的妻子孩子,你們的家園,你們心之所繫的,全都需要你們的保護,需要你們在戰場上,為之而戰鬥。我懇請你們!為了這場為捍衛自由的戰爭,為了祖國——請在軍隊多留一個月,再為國家服務一個月。

留下吧

他沒有說得更多,軍樂隊的鼓點敲過之後,有士兵在隊伍中朗聲回應他:既然你讓我們留下,那我們就留下。此言引發更多的士兵紛紛響應,士兵們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又望望馬背上的將軍,彼此勸說:那就留下?

留下吧……

我們不能在這樣的局勢中離開軍隊回家去。

華盛頓深邃的目光望著他的士兵們,望著每一張有朝氣的,又在勞苦軍旅中風霜了的臉,在這樣一個歲末的清晨,他心頭再次驗證到手足情誼(brotherhood)——男人之間一諾千金的道義。士兵們都已經習慣了他們的總司令敏於行、訥於言的沉默寡言,然而,每個人的耳邊,都清晰地聽見了將軍那一句充滿了溫度的答謝:先生們!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