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武漢220位公民22日給中共兩會代表寫公開信,呼籲解決一些歷史遺留的上訪積案,嚴懲公務員及工作人員造假、謊報、欺上瞞下、強奪民企、侵佔集體財產、非法城中村改造、騙取「維穩」經費、瀆職失職、侵犯企業職工權益等,許多人上訪無果,因貧至病、貧困潦倒、過早死亡、自殺身亡,人間慘劇不斷。

他們許多是因房屋或企業改制受害的維權訪民,多年上訪得不到解決,在這次疫情底下,處境更加艱難。

蔡甸區訪民:疫情凸顯政府無能

武漢蔡甸區市民周引仁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原本在蔡甸投資經營一間小企業,2013年房子被政府偷偷拆掉了,「設備和原材料都被搶劫走了,房子都沒有了。」原本擁有國有土地、私有房產兩證,「沒有徵收公告,半夜偷拆的,沒有補償方案,沒有安置決定,更沒有協議。這不就是搶嗎?」

他提到,這是武漢市蔡甸區政府做的事情,「至今拿不到一分錢,一個平方房都沒有。」七年來,他多次前往武漢、北京信訪辦,「我們不只對蔡甸區政府,對中央政府都失去信心了,就是踢皮球,踢來踢去。」「我們老百姓已經沒有辦法生存,青春都被毀了。」

在這次中共肺炎(武漢疫情)衝擊下,周引仁表示:「(武漢)到處都是死人,火葬場燒都燒不完,排隊領骨灰都排長隊。」而且物價飛漲、民不聊生,「疫情一開始,肉50塊錢一斤,我們都沒有吃過肉。」「愛心菜拿過一次,就五根菜頭,一個茄子,還是國務院副總理到青山到訪,居民喊假的、假的之後,我們拿過一次。」

周引仁說,武漢疫情凸顯地方政府無作為,更凸顯為何長期以來訪民的問題得不到解決,「我們老早都知道有疫情,但是官方說不會人傳人,還是武漢市領導周先旺說的。這樣的湖北省長、武漢市長還在我們湖北武漢搞,你看我們湖北多苦啊?他們一點作為都沒有,我們老百姓上訪的問題,怎麼會解決?他們完全不解決。」

周引仁七年來上訪不斷,見證中共中央與地方政府不作為。(受訪者提供)
周引仁七年來上訪不斷,見證中共中央與地方政府不作為。(受訪者提供)

東西湖區訪民:遷拆無安置還施以報復

武漢東西湖區居民聶再明因房屋遭拆遷上訪,遭到當局報復,「2013年4月28日,我的房子被強拆了,這麼多年沒有安置補償,還被當地政府報復關黑監獄,(這次簽名的)大多數都是這種情況。有的被毒打,有的被下毒。」

聶再明說,她被關在黑監獄中,天天逼她接受條件,「你房子若值10元的,他只給你1元,要你接受。我若接受了,就結束了,就沒法維權了。」

她表示,當居報復訪民的做法,除了非法刑拘、酷刑毒打,還讓訪民家庭成員幹不成工作,「把我們強拆戶的工作都搞掉了,我家小孩2018年參加全國定向士官生召考,體檢都過了,派出所所長就是不蓋章;還有一個街坊的孩子在廣州畢業,要到機場工作,但派出所在『父母無犯罪紀錄』上就是不蓋章。」

漢陽區訪民:企業與政府勾結 百姓因改制受害
武漢市漢陽區吳太太告訴大紀元記者,她先生2013年集體企業改制被迫下崗,受害維權七年,先生現在中風,半身不遂,吳太太見證了,地方政府、街道與企業相互勾結,狼狽為奸。

「改制的年代,我們過得不是人過的生活,所有的權利和生活都被這些領導剝奪了,把你整個生活全部攪爛了。」「我老公是集體單位,他們部門是一個41人的小公司,商店面積有600多平方,他們都是靠商業經營,原本做得很好,後來一個經理來負責改制,只留下幾個親信,其他員工都滾蛋。」

「一般集體企業是不會改制的,他們用了很多手段,欺上瞞下,最後把集體單位改成國營的,還享受國營很多待遇,但是被迫下崗的職工甚麼都沒享受到,辛苦了一輩子,淒慘得離開。」吳太太說,這家企業2015年因拆遷拿到三千多萬元補助款,也到這批人手裏,這些職工向他們討要,他們聯合街道辦人員,每人只給三至五萬生活費。

吳太太表示,地方當局根本不作為,他們根本就是犯罪份子,她說:「現在不是在脫貧,奔小康嗎?這些職工連脫貧都沒有,還奔小康?都是假話,所謂的『中國夢』做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