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首日,網絡出現中國著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的又一篇新作《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引起極大反響。在中華民族面臨巨大的歷史轉折關頭,他以知識精英應有的民族和國家的責任感,對疫情下的中國社會現狀進行犀利抨擊與深刻反思,提出更新制度,重塑世界秩序和文明,其中還有要求撤銷中共黨團組織等的八大建議。

文章以前蘇聯作家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創作的長篇紀實文學《古拉格群島》三句話作為開篇,「要把我的歌兒唱完、不吐出最後一個字、絕不停止哭泣」。

目前中共病毒持續肆虐全球,據22日最新數據統計,已導致全球5,194,210人確診,334,621人死亡。

許章潤文章說,這場疫情,「造成的全球社會性隔離,一種『人類的消失』與『世界的隕落』景象。撬動的潛藏已久、伺機而動的文明論疏離與種族論敵意……」。

並從中看到,「伴隨著全球性普遍政治覺醒與意識形態復甦,正在進一步逼迫著我們反思人間秩序的政治涵義及其文明指向,不得不直面並重述古老的政體之辯。 由此,新一輪重塑世界秩序的精神進程已然開啟,而必將進境於實際的政治進程」。

中共兩會期間,許章潤的新作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網路截圖)
中共兩會期間,許章潤的新作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網路截圖)
 

許章潤也介紹了寫這篇文章緣由:「當此危急存亡之際,書生天命,有話要說,不得不說。 一己生命雖必殞落,明晨天際照舊一抹熹微,則存在不存,而存在永在。」

他在今年二月份因《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一文一度遭到當局傳訊,他的新作被認為是此篇的姐妹篇。2年前,他還因為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嚴批中共當下的時弊,去年3月被清華大學暫停一切教學職務。

此次,許章潤教授更是從六個方面對疫情下的中國社會現狀進行犀利的評述,包括:一、恐慌政治、苦難政治與拯救政治;二、猙獰國家與極權政治的路徑依賴;三、文明小國;四、「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復存在;五、意識形態偏見與良政的國家理性;六、以真相與責任奠立政治基礎。

 
兩會期間,許章潤的新作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網路截圖)
兩會期間,許章潤的新作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網路截圖)

文章中,他也點名批評了包括鐘南山在內的一些中共禦用專家,認為他們是聽話馴服的榜樣,典型的懂得適時適度站台的偽君子,也抨擊了中共的「口罩外交」及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同時,他也提出解決問題的八點建議,包括:

第一,  還原歷史真相,切實查明新冠流行原因與病毒源頭,特別是查明並公開真實病人數據,向全體國民如實交代。

第二,  徹底追責,直至最高政治責任,責令向國民道歉謝罪,交由國法論處。

第三,  釋放公民記者、維權律師、信仰領袖、民間抗暴義士以及一切類此原因而遭受迫害的無辜國民,停止迫害直言教授。

第四,  在武漢擇地修建「庚子哭牆」,刻上所有此疫不幸遇難國民姓名、性別與生卒年月,寄託哀思,永銘教訓。

第五,  在武漢擇地樹立包括發哨人和吹哨人在內的九君子「義民塑像」,以志永念,伸張公民氣節,褒揚公義精神。

第六,  由政府出資,設立新冠遺孤與犧牲醫護遺屬撫恤基金(不包括刪帖累死的網警)。

第七,  設立「李文亮日」,也就是中國的「言論自由日」,全民銘記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根本憲政意義。

第八,  取消動輒微信微博封號的網警惡政,及實施官員財產陽光法案,並強調撤銷中共的黨團組織等。

北京名校大學生吳同學向大紀元表示:「許章潤先生的這篇文章寫得十分中肯,揭露了中共瞞報、遲報疫情導致疫情擴散而後動用舉國集權體制強力控制疫情、引導輿論喪事喜辦、把自己由加害者打扮成救世主的全過程。」

就許章潤教授談及「文明小國」論,他表示非常認同:「中國雖說是人口大國,但是現在中國的文化環境被中共黨文化所荼毒,遠離世界普世價值,因此並不存在國際上的文化影響力,只能在中共的帶動下和一些流氓政權狼狽為奸,所以說是『文明小國』。」

他還表示,許教授提出的八點訴求也鏗鏘有力、切中要害,可以說是一篇用心良苦的文章。

兩會期間,許章潤的新作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網路截圖)
兩會期間,許章潤的新作在網路上引起極大反響。(網路截圖)
 

他擔心許章潤可能因此處於危險之中,並呼籲外界關注。他說:「目前在中共堅持專制獨裁、大力打壓各界有良知異見人士的情況下,這篇文章不僅不會讓中共有所反思和改進,反而很可能給許章潤先生帶來麻煩,外界對此應該有心理準備,積極關注許章潤先生的處境。」

大陸資深媒體人高瑜談及許章潤的文章時表示:「去年年底一次聚會上,大家不約而同談的都是香港,坐在我旁邊的許章潤教授突然吼出一聲陝北信天遊,似乎胸腔都要炸裂。」

她還說,晚間正在閱讀許先生關於武漢大役的第二篇猛文《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國孤舟》,正是《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續篇。正值此時又看到北京照會各國大使館今年人大會議的議程,包括一項全新的「港版國安法」。

「許先生用『庚子春末夏初,忿然、憂然而愴然矣』落筆,不能不產生強烈共鳴。這部越俎代庖的法律,將在六月反送中一周年實施,對香港意味著甚麼?豈能不令世界關注?」

網民張世偉也讚歎道:「真正的有識之士啊,一直都為了民族大義、民族前途、民族命運而思考,殫心竭慮,義無反顧……」

網民吳吾認為,許章潤教授的這篇逾1.6萬字的政論文章,從對當前中共病毒在中國爆發後蔓延至全球的深刻反思入手,揭示了中共的極權式國家治理的荒謬與黑暗。

網民「事事觀心」則表示,許章潤在中共兩會首日發表萬字長文,說得好痛快啊,有一種捨生取義的感覺。他並強調許章潤全文中的兩個觀點:「被『共產極權』入侵殖民,是中華文明之大不幸!中國政治大轉型只差臨門一腳,體制藉暴力卻要走回頭路!」

許章潤文章中有關「夠了」一段排比句,包括「夠了這發霉的造神運動、淺薄的領袖崇拜……夠了,這七十年的屍山血海、亙古罕見的紅色暴政」,詮釋了習近平上台這些年,中共政權也走到盡頭,被網絡廣泛傳播,獲得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