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22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海洋公園54億撥款,仍然未能表決,要留待下周五(29日)繼續審議。有民主派議員提出動議,傳召中銀香港副總裁以及多名前官員,以了解海洋公園向中銀借貸31億的情況,傳召動議經過表決不獲通過。

在21日,政府就海洋公園撥款提交多份補充文件。政府表示減少用作研究海洋公園未來方向的1,300萬撥款。政府還提出海洋公園未來發展的3大定位,分別是:「更集中」教育與保育;「脫離傳統主題公園的發展模式」,減少機動遊戲,縮小公園規模;配合南區附近景點,「成為一個主要的渡假勝地和休閒區」。

同日政府提交另一份文件則披露了海洋公園的商業貸款資料。三筆合共超過42億元的商業貸款,債權人都是中國銀行(香港)。三筆貸款包括2016年3月「重新發展計劃-重新融資商業貸款」26億3,800萬元、支付「大樹灣發展項目」追加的工程費用6億5,000萬元,以及去年10月一筆10億元商業循環信貸。三筆貸款最後還款期均為2020/2021年度,而三筆貸款均無政府擔保。

譚文豪:假如清盤不應由政府還債

在財委會上,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指出,海洋公園的最大債主是中國銀行,而中銀香港副總裁龔楊恩慈是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同時董事局中也有政府代表,包括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及旅遊事務專員。他質疑2019年10月,海洋公園又向中銀香港借10億循環貸款時,「政府為何沒有任何警覺性?」

政府21日提供的文件表示,海洋公園從中銀香港獲得的三筆商業貸款,政府並無擔保。譚文豪繼續追問邱騰華,既然政府沒有擔保,政府對商業貸款沒有責任,為何說海洋公園倒閉政府要額外用100億元開支?「最大的損失是中國銀行,讓中銀拿兩隻熊貓走呀!」

邱騰華回應,指一旦海洋公園倒閉,如何清盤將由法庭決定。

朱凱廸:無政府擔保的借貸更惡劣

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則說:「到底是救海洋公園還是救中銀?救中銀才是真的,用海洋公園作包裝。」

朱凱廸又指,沒有政府擔保的借貸比政府擔保的借貸更壞,因有政府擔保的借貸事先經過立法會批准,而近期三筆向中銀的借貸不需向立法會申請政府擔保,只是海洋公園董事會及政府內部批准。「現在沒有錢還,才來立法會逼我們找數,難道不是更加惡劣的要逼香港人包底的政府擔保嗎?」

邱騰華稱朱凱廸給政府扣上「莫須有罪名」,「如果沒有(政府擔保)就是沒有,事實上就是沒有。」

鐘國斌:應與債權人商議延期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鐘國斌表示,「政府的錢要用得其所」。他請海洋公園披露欠債最多的前20債權人所欠款數,與債權人談判延期。他又指自己是生意人,明白借貸的運作,小商戶尚且可以與銀行、供應商談,何況海洋公園有政府支持,不信半年內就會被清盤。

劉鳴煒回應,暫時沒有列出每項欠債列表,但他指債權人包括以往、現在的承建商、顧問,要防止清盤需所有債權人同意。

邱騰華則表示,會繼續與銀行談判以爭取更好還款條件,如果能省下錢,將歸還庫房。

朱凱廸表示支持鐘國斌的意見。他又指,既然海洋公園所有商業貸款都是向中銀借的,只要與中銀談判將貸款押後半年即可。他建議,只向海洋公園撥款24億以維持一年運作,未來一年海洋公園營運將不需要借錢。到半年之後海洋公園提交更清楚的報告以申請餘下撥款,「到時局面會清楚過現在好多」。

邱騰華重申,債權人不只是借貸一方,還包括任何供應商及員工。他又指,不應因中國銀行的中資背景,而不遵守商業社會的合約精神。

郭家麒:做法「大陸化」 背後有黑幕

朱凱廸提出動議傳召中銀香港副總裁、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龔楊恩慈。他表示,海洋公園54億救亡撥款是「一筆糊塗賬」,其中超過一半都是為了償還中銀。因此,他希望傳召龔楊恩慈,提供三筆貸款協議文本,並解釋中銀向海洋公園貸款時所作財務評估,以及龔楊恩慈在海洋公園向立法會提交文件中角色如何。

譚文豪、胡志偉也分別提出動議傳召多名前官員。譚文豪動議傳召前旅遊事務專員朱曼鈴。民主黨議員胡志偉提出動議傳召海洋公園前主席盛智文、前經濟發展及勞工局長葉澍堃、前旅遊事務專員鄭汝樺、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馬時亨。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表示贊成三項傳召動議。他批評政府與中銀的做法「大陸化」,「不是商場應做的行為,背後可能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黑幕」。郭家麒指,中銀不考慮海洋公園還款能力,不斷向海洋公園借貸,去年10月又借出10億循環貸款,用來掩蓋海洋公園的糊塗賬,到下個月不還債就要「拉人封鋪」的時候,逼立法會幫海洋公園還債,做法如「古惑仔」。 

譚文豪、胡志偉、朱凱廸提出的三項傳召動議分別表決後,均被否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