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媒體為將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源導向國外,甚至故意摘取西方學者的公開發言、進行斷章取義。一名被中共官媒歪曲引用言論的哈佛大學教授表示,自己從未質疑病毒來源於中國武漢。

哈佛大學全球衛生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賈哈(Ashish Jha)告訴「美國之音」:「它(中共病毒)幾乎可以肯定是源自武漢。我沒有任何理由去相信其它解釋。」

中國共產黨機關刊物《求是》本周在一篇文章中說,「病毒可能在任何地方最先出現」,試圖將中共病毒的病毒源頭指向中國之外。

文章提到,哈佛大學賈哈博士4月在接受CNN採訪時曾評論說,美國需要回溯今年1月甚至2019年12月的病例,查明病毒最早出現在甚麼時候,文章試圖用賈哈的話來證明「最早報告病例的地方不一定就是病毒來源地」。

當時美國報道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克拉拉縣新公佈的驗屍報告顯示,2月初和2月中旬死亡的兩名居民死前感染了中共病毒,這一新發現可能將美國最初出現中共病毒的時間提前到了今年1月。

賈哈近日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解釋道:「我當時說的是,從中國來到美國的第一宗有可能比我們之前認為的要更早,有可能是1月初就到美國了,甚至有可能是12月底……中國到美國的旅行往來很多,我們認為這種病毒可能最早在11月中旬就開始在中國傳播了。」

「所以完全有可能是11月中下旬有人乘飛機來加州、來美國,12月份我們可能就有了少量病例,儘管我懷疑可能是1月份。」他說,「但在我看來,起源是毫無疑問的:我所看到的一切都表明病毒來自中國,來自武漢。」

《求是》的這篇文章大量片面引用西方報道,稱有「越來越多的國家發現了無中國接觸史且發病時間更早的病例」,試圖模糊中共病毒的來源論證。

例如,文章引用意大利米蘭薩科醫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馬西莫·加利的話說,將意大利境內中共病毒患者的病毒毒株與中國52種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序列進行對比分析,發現意大利被感染的患者病毒與中國沒有聯繫,它是在意大利境內流行起來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

而路透社5月11日的報道是,加利的團隊對意大利境內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基因測序與1月出現在德國慕尼黑的新冠病毒匹配。加利強調,德國慕尼黑的這名確診患者與一名有上海旅行史的人士接觸過。

中國問題分析人士表示,中共官媒在國內繼續大搞「障眼法」,同時其對內宣傳也在對國外產生影響。

美國智囊美國企業研究所(AEI)亞洲研究項目主任卜大年(Dan Blumenthal)本月早些時候在一場有關中俄虛假信息宣傳的網上討論會上說:「在中國發生的事不會只停留在中國國內。」

「中國的(中共)中央政府現在控制著科學家提出的任何與治療或追蹤疾病起源相關的一切(信息)。」卜大年說:「中國(中共)的內部審查制度、對信息的壓制、失蹤、在任何危機甚至自然危機中作出的那些常規行為,都對當今世界其它地區產生了巨大影響。」

與此同時,圍繞疫情的中共「大外宣」繼續在國際社交媒體平台上爭奪話語權。一些研究認為,中共外宣不惜動用網絡「機械人」帳戶傳播成千上萬的不實信息。

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研究顯示,自今年4月以來,中共外交部和官方媒體的200多個推特帳號共發佈了9萬多條配合中共病毒疫情外宣工作的推文。研究發現,中共官方推特帳號的數量自今年1月以來增加了近一倍,外交部設立的帳號增加到了135個,去年同期只有40個。

另外,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電腦科系研究人員在研究了推特上2億多條與中共病毒疫情有關的推文後得出驚人發現:45%的推文可能來自自動生成的機械人帳戶(bots)。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NPR)援引卡內基·梅隆大學電腦科學教授凱瑟琳·卡利(Kathleen Carley)的話說:「我們知道這看上去像是一個宣傳機器,與俄羅斯和中國(中共)的戰略手冊如出一轍。」

美國國務院官員本月早些時候曾表示,中共外交部和一些外交官的境外社交媒體帳號上有數千個機械人關注者,目的是幫助中共政府擴大對外假信息宣傳。

美國國務院全球接觸中心(Global Engagement Center)特使兼協調員加布里埃爾說:「這些行為在許多地方適得其反。我們看到外國政府、學者和媒體大聲疾呼中共的假信息宣傳,加入美國要求(中方)透明的行列。」

世界衛生大會5月19日通過一項決議,要求對病毒流行的應對進行「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調查。決議提出將審查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時間表」。

美國等國家抨擊中共在疫情初期隱瞞信息,同時指責世衛組織與中共口徑一致。

「作為一項科學事業,我們應該嘗試更多了解病毒如何起源、如何感染人類。但我不認為這是一個政治行動。」哈佛大學的賈哈博士對美國之音說。

他說:「顯然你需要從武漢的醫院中獲取血液樣本和其它類型的樣本,顯然中國(中共)政府必須非常參與其中。如果沒有中國(中共)政府的充份參與和合作,其它國家的研究人員將無法獲取這些,因為這些樣本都來自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