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籠罩下,5月22日上午中共全國人大會議開幕,會上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做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沒有提出GDP增速的具體目標,並再次要求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當日財政部部長劉昆亦稱「過緊日子」是長期方針政策。

5月22日上午9點,中共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報告除了沒有提到2020年GDP增長指標外,還要求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一般性支出要壓減,嚴禁新建樓堂館所、嚴禁鋪張浪費等。

當日在兩會首場「部長通道」上,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政府要帶頭過「緊日子」,財政要節用裕民。政府過「緊日子」是長期方針政策,不是短期的應對措施。

「部長通道」上,中共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認為,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衝擊。政府應更加專注於「六穩」、「六保」,不糾結於經濟增長的具體指標。

中共當局已多次發出要「過緊日子」的聲音。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先在中國大陸全面大爆發,各地紛紛封城閉關,經濟停擺,導致中國經濟再受重創。

大陸券商的一篇調研報告指,中國失業人數可能已逾七千萬,失業率約在20.5%。

2020年3月,中共官媒報道稱,中共病毒疫情對大陸經濟社會造成影響,財政收支平衡壓力加大。過緊日子勢在必行。

2020年4月17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當前經濟發展面臨的挑戰前所未有,必須充份估計困難、風險和不確定性,切實增強緊迫感,抓實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加大「六穩」工作力度。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席捲全世界,讓很多國家封城、民眾居家隔離、經濟社會運行特別是國際往來幾近停擺,令全球經濟遭受難以估量的巨大損失,所產生的負面影響的廣度和深度遠超預期。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中國外貿工廠賴以生存的海外訂單不是被取消就是被暫停,迫使這些外貿加工工廠轉做內銷。大陸除了房地產市場哀鴻遍野之外,平均每天有近七百家外貿工廠轉內貿,更有一些國際知名企業關閉或給員工減薪。國企「中國移動」也被爆變相裁員。

同時多國譴責中共隱瞞疫情並要求對中共追責索償,特別是美國正醞釀與中國全面脫鉤,令中共面臨的國際形勢是冷戰結束以來前所未有的局面。

實際上自中美貿易戰打響後並不斷升級、中國經濟不斷惡化及失業率創新高後,中共高層多次宣稱要「過緊日子」,特別是李克強在召開的一些高層會議上要求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

在2018年12月27日至28日的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財政部部長劉昆公開表示,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環境和國內穩定等任務,政府將在2019年實施「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政府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壓縮一般性支出等。

2019年1月9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為小微企業減稅,政府部門要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2019年3月中共兩會上,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說,中國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要求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

2019年5月24日在山東省會濟南,中共召開地方減稅降費工作座談會。參加會議的有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省長龔正和河北省長許勤、江蘇省長吳政隆、福建省長唐登傑、河南省長陳潤兒、貴州省長諶貽琴。會上李克強陳述大陸經濟面臨複雜嚴峻形勢,外部不確定因素和挑戰增多,強調「各級政府過緊日子絕不能說說而已」。

當時輿論質疑,在外有美國圍追堵截、內有經濟動力不足的雙重壓力之下,李克強的「緊日子」如何過?

2019年12月29日中共全國商務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商務部長鍾山做工作報告,鍾山提到,面對國內外風險挑戰,2020年商務系統要「厲行勤儉節約」,過「緊日子」,提高使用效率,把錢用在刀刃上。

二天前的中共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財政部長劉昆在作報告時已強調「過緊日子」,「一般性支出要大力壓減,不必要的項目支出要堅決取消,新增項目支出要從嚴控制,原則上不開新的支出口子。」

中共高層接連不斷地放風要「過緊日子」,分析認為這顯示中共沒錢了。

據各國機構及專家的保守估算,中共地方政府隱形債規模約三十萬億到五十萬億元人民幣。而大陸財經人士依據中共內部統計估測,地方政府隱形債務規模至少是顯性債務的四倍。中共絕大多數地方政府,連債務利息都還不起,據中共法院的消息,2020年前十個月已有831個地方政府債務違約。

再就是企業債大面積爆雷。據中共法院數據,截至2019年11月宣告破產的房地產開發商已高達446家,創下紀錄。

大陸金融師任中道2019年底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國庫已經空虛。2019年上半年只有上海有一百多億的財政盈餘,很多省都入不敷出,各級政府都在想方設法蒐刮錢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