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前「六四天網」公民記者危文元,日前進京到天安門遊玩被北京警察送進久敬莊,目前被遣返原籍居家隔離14天,期間門外被好幾個截訪人員看守著,讓她甚為惱火。

危文元打電話給當地塗山派出所副所長黃一民,表達不滿情緒。她說:「你們這是打著隔離的名義進行維穩,目的是兩會期間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這是侵權行為。」

 

北京遊玩被截回隔離

據北方天網提供的消息,5月20日上午,危文元在天安門廣場檢查身份證時,被廣場警察帶到王府井派出所,下午送去久敬莊,再由駐京辦人員接出,將她安排在北京一家賓館隔離一個晚上。為了不讓她和外界聯繫,她的手機被塗山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主任羅雲等人強行收走。

危文元說,「21日回到重慶後,我在重慶市南岸區黨校做核酸檢測,檢測結果為陰性,叫我隔離14天。」

22日上午,危文元被三輛車帶回重慶的租屋處。警察在她家裏巡視一遍後,就在門上裝了一個用來監測她是否出門的電子裝置,並要危文元在家中隔離14天。

危文元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大紀元合成/受訪者提供)
危文元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大紀元合成/受訪者提供)

門上的電子裝置。(受訪者提供)
門上的電子裝置。(受訪者提供)

回到家中,她發現自己走後,家裏不僅有人來過,並且已經被斷電好幾天了,雪櫃裏的食品都已長毛腐爛。

隨後,危文元發現地方截訪人員並沒有離開,而是守在她家的走廊裏,令她相當憤怒。她說,「叫我隔離14天我都答應了,我也知道他們是在維穩,就不跟他們計較了。可是他們不相信,還是要守在外面門口。」

同行的還有一名醫護人員,讓危文元量了體溫後,又拿來一張「致南岸區在區人民的一封信」讓她簽名,但被她拒絕了。

令她不滿的還有,家門上被安裝監測她是否出門的電子裝置,她斥責道:「你們這樣監控著我是違法的,限制我人身自由!」

危文元表示,「(他們)這是違背國家《憲法》的侵權行為。太無法無天了,把納稅人當一根草來對待。」#

致南岸區在區人民的一封信。(受訪者提供)
致南岸區在區人民的一封信。(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