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認為澳洲是由於推動國際獨立調查疫情真相而遭到中共徵巨額關稅的經濟報復,對此,澳洲國防情報機構中國部的前負責人蒙克博士(Dr Paul Monk)日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澳洲需要認真對待中共滲透,反思對華戰略,看清對中國經濟依賴的危險性。

正值澳洲推動國際獨立調查疫情傳播的呼籲獲得一百多個國家的支持之際,中共商務部在5月18日宣佈對澳洲大麥徵收80%的高額關稅。這被認為是中共通過貿易手段來報復澳洲,也凸顯澳洲過度依賴中國經濟而面臨國家安全風險。

中共為何懼怕國際獨立調查?

蒙克博士認為莫里森政府要求對武漢COVID-19病毒(中共病毒)傳播進行獨立調查是完全合理的。他認為中共對獨立調查敏感的一個關鍵原因是,它非常了解調查結果對它意味著甚麼,它不希望國內外知道調查結果, 這會令獨裁的中共名譽掃地,並讓中共感到緊張。

他說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試圖掩蓋歷史真相,「大躍進給中國人帶來巨大打擊,數以千萬的人死亡」,但「有精明頭腦的共產黨人如鄧小平、劉少奇,他們沒有公開地說(死亡人數),(死亡人數)只供黨內參考,他們也沒有以任何明顯的方式反對毛澤東,毛澤東死後,也沒有公開(大饑荒死亡人數)」。

蒙克博士5月16日在《澳洲人報》上發表的文章中寫道,「中共視國內發生的任何災難為『國家機密』,1958年至1962年間在中國發生的大饑荒,是由毛澤東的個人獨裁政權強加給中國人的直接結果。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年來,中國(共)政府仍然阻止本國公民之間公開地討論歷史真相。」

文章中,蒙克博士說澳洲和國際社會希望知道,該病毒起源於何處?誰是零號病人?如何感染以及何時傳播?它傳播的範圍?死亡率是多少?為甚麼中共當局花了這麼長時間才發出警報?為甚麼中共竟然挖空了全球醫療物資?甚至允許數百萬疫區的人離開並前往世界各地?為甚麼中共逮捕了舉報人?這些問題都是合理的。然而,蒙克博士認為不要期望中共說出真相,因為這些調查觸及到了中共的「國家機密」。

5月19日,在澳洲不懈的外交努力下,世界衛生大會(WHA)通過了獨立調查疫情的決議案。極力抵制疫情調查,但最終妥協的中共卻聲稱澳洲的外交努力獲得認可是笑話。

面對中共的無理和經濟霸凌,蒙克博士認為中共領導人越是推動霸凌行為,中共越是將會面臨國際社會更多的抵抗。即使中共考慮進一步對澳洲經濟施加壓力,逼迫澳洲退縮,但澳洲和國際社會已不能容忍中共的「濫用權力」和「詭計多端」。澳洲的當務之急是需要保持冷靜,針對中共無原則的行為思考對華戰略。

反思對華戰略 擺脫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2018年3月16日,蒙克博士曾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就點明「在外國干預和滲透的問題上,澳洲正面臨挑戰,而這個挑戰是冷戰以來從未有過的嚴峻。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局面是因為中國是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蒙克博士道破了中共為何敢對澳洲經濟採取無理的報復行為。

他強調「我們需要明確區分濫用職權的中共政黨與中國人民,雙向貿易對兩國人民有很多好處」,「但是中共詭計多端、濫用權力,侵犯本國公民,又使用相同的方法侵犯他國,這(令人)無法容忍。」

蒙克博士說:「中共起家時就是一個陰謀的革命組織。」針對中共採取的經濟霸凌,他說:「澳洲和國際社會已經受夠了(中共的行為),面對中共的信息戰、大外宣、謊言和海外滲透,澳洲是時候採取額外的舉措認真對待了。」

他認為澳洲要更加努力地去履行維護自由世界秩序的承諾。中共打破了西方國家長期以來的期望——隨著經濟的繁榮,中國會走向政治自由化。澳洲必須習慣在經濟和戰略上對中共採取強硬的態度,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他表示,中共被允許加入世貿組織(WTO)是一個錯誤。自由經濟體國家向中共做了讓步,所以中共才擁有如此多的投資機會和開放市場。到目前為止,澳洲也沒有堅持要求中共出售國有企業、對金融部門私有化。「實際上,由於我們沒有要求中國(共)這樣做,就讓中共加入世貿組織,證明了這是一個錯誤,因為中共在濫用自由貿易規則。我們不羨慕中國的繁榮,我們只是要求中國(共)遵守相同的貿易規則。」

最近,蒙克博士正在為咸美頓教授(Clive Hamilton)即將發佈的新書《隱藏的手》(Hidden Hand)寫評論,他認為咸美頓教授非常準確地指出中共實現滲透的關鍵是對政黨的滲透,「有句老話說得好,陽光是最好的消毒劑。該黨(中共)之所以能滲透,是因為中共秘密地進行(滲透)。」

多年來,蒙克博士在很多論壇上都談到了中共的秘密滲透。他認為過去十多年一直是中共間諜滲透澳洲的大好機會,因為世界都想與中國進行貿易。中共有大量的資金,在全球擁有數以千萬計的中國人,中共可以利用華人社區打種族主義牌,禁止批評中共的聲音。他強調批評中共不等於是反華的種族主義者,因為專制極權組織與種族毫無關係。

在他看來,澳洲現在需要低調而有效地加深戰略能力、經濟靈活性和對中共的分析能力,以回應中共對澳洲的恐嚇與束縛。

「最大的戰略問題是,我們現在如何重新平衡自由經濟體,要求其(中共)遵循自由貿易體系規則而不是重商主義規則。」他說。

他表示中共沒有開放的金融體系、沒有獨立的司法機構、沒有新聞自由、沒有政治反對方。作為國際人權理事會簽署國,中共卻在侵犯人權,如果中共不能改變這種制度,那就是問題所在。

「我們不能強迫中共去改變,但如果中共不滿足我們的一些標準, 我們不會再縱容(中共)。如果中共反對,那麼很簡單,我們和你(中共)斷絕來往。」他說。

1986年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難已被廣泛認為是蘇聯政權解體的開端。如今,中共掩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導致的大瘟疫蔓延全球,各國向中共問責、向中共索賠的呼聲不斷,加之在澳洲不懈的外交努力下,5月19日世界衛生大會(WHA)通過了獨立調查疫情的決議案,外界認為中共正面臨切爾諾貝爾時刻。

蒙克博士(Dr Paul Monk)簡介:

曾任澳洲國防部情報組織中國部負責人,是智囊Austhink Consulting的聯合創始人、《澳洲人報》撰稿人。多年來,他在澳洲幾家頂級大學就中國政治和戰略情報分析做演講,發表多部著作,其中具影響力的著作包括2005年發表的《寂靜地帶的雷聲:反思中國》和2018年發表的《獨裁者與危險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