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傳媒工會及組織早前聯署要求警方就5月10日瘋狂羞辱、干擾、襲擊新聞工作者公開致歉。4個傳媒組織代表昨日與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緊急會面。記協主席楊健興表示,鄧炳強在會談一個多小時後,僅以個人名義致歉,但沒有談到一些具體行動,感到失望。

8個傳媒工會及組織早前聯署抗議,警隊一再踐踏採訪自由,要求與鄧炳強緊急會面,但警方最終只選擇性會見記協和攝記協,並邀請另外兩個沒有參加聯署的組織加入會議,雙方會面近3小時。

楊健興會後重申,記者不應該在工作時感到受威脅,若有違法行為,警方可以執法,但不可以當記者是威脅、敵人。他表示,前線記者明顯感到有警員系統性地當記者是敵人。但鄧炳強在會上否認此說法。

他又說,在會面到了1小時45分左右,鄧炳強表示,若當晚有個別記者感到屈辱或被冒犯,他個人致歉。楊健興形容鄧在會上不斷講「不理想」,至少講了10次,鄧又表示會調查5月10日的事件。但對於記協具體的要求,包括警隊前線不會要求停止記者拍攝、對記者直接噴胡椒噴霧、語言羞辱、在錄影進行時讀出記者名字、機構等行為,鄧炳強沒有作確切承諾。楊健興認為,警方在會面過程中表現很小心謹慎。

警方承諾增加傳媒協作組的人手,有望發揮更多的溝通功能。對於有建制派議員提出設立記者登記制度,楊健興說,鄧炳強提到一些記者識別的安排會有好處,但並非要發證件。楊健興強調現時記者識別沒有大問題,「記者識別最重要是他們是否在做記者的工作,前線警員是專業部隊,(記者)是否在做違法的事,他們沒有理由不清楚。」又說,警方不應因為識別的問題,對記者做出羞辱的行為,「不應該因為現場多記者,就可以採用暴力或羞辱記者。」

楊健興認為,現在最迫切的是警察對記者暴力和羞辱的問題,希望經過這次見面後,可以得到明顯的改善,暫時沒想到下一步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