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有的是天上來,他們與生俱來的神通功能,有時也顯露給人知道。這些人的生命歷程啟示了人生命的無窮奧妙,側證了修煉的無限神奇。

王賈是唐朝婺州參軍,出身太原,後來搬到覃懷居住,祖墳在臨安。他從小就很聰明,沒有犯下甚麼過失,但是不愛說話。

14歲那年,他忽然語出驚人,對哥哥們說:「不出三天,家裏怕有大喪事。」過了兩天,家中著了大火,住房都燒了。年老的祖母受了驚嚇,一頭栽到床上就死了。這時,哥哥對父親、叔伯父們提起王賈說過的家中將有大喪事的話。他們問王賈怎麼知道,王賈說是算卦算出來的。

後來,王賈又對家中長輩們說:「太行山南邊的泌河灣裏有兩條龍。如果想看看真龍,請一塊兒去看。」

長輩們生氣地說:「小孩子好說鬼話嚇唬人,真該打!」

王賈下跪說道:「是真的,請一塊去看看吧。」

長輩們生氣地說:「小孩子好弄鬼,走,一起去驗證!」

出門前,王賈叮嚀長輩們帶上雨衣。一行人來到泌河灣,王賈在深水處下水用鞭子畫水,水分成了兩半,現出一塊大石頭,石頭上有兩條龍盤繞著,一條是黑色的,一條是白色的,看來很巨大,有幾丈長。雙龍一見到人,立刻衝上了天。長輩們嚇了一大跳,在那裏看了許久。王賈說:「既然看到了,該回去了。」說罷,又把鞭子一揮,這時分開的河水立刻合上了,恢復了原樣。這時,天空轉陰沉,黑雲密佈,一下子雷鳴電閃。王賈說:「伯伯,叔叔快跑!」沒跑上一里地,大雨傾盆而下。從此,人們知道王賈不是個平常人。

17歲時,王賈入京科考,考中了進士。他娶了清河崔家的女兒為妻。後來,王賈被授予婺州參軍。他在歸家的途中,經過洛陽姨娘(他母親的表妹)家。知道了姨娘已死一年多了,可是卻常常在幔帳後面發話,處理家務。家中兒女及僕人們誰也不敢怠慢。她每次要求飲食、衣服,如果不立刻照辦她就發飆。親人們都感到疑惑不解。

王賈心知「這肯定是妖精」。於是,他就到姨娘家去,登門問候表兄弟們。王賈來到姨娘家,不得進門。因在他來之前,姨娘已經對孩子們說:「明天王家外甥來,一定不要叫他進門,這小子是個大罪人!」王賈叫人把老僕人找來。王賈對老僕人說:「宅裏說話的,不是你家主母,乃是妖精啊!你偷偷地去對你主人說,叫我進去,給你家除掉妖精。」

僕人對死去的主母早就受不住了,於是就把王賈的話傳給了主人。表兄弟們一下子明白了,立刻把王賈請了進來。王賈給棺材叩過頭以後,說道:「聽說姨娘死後很有神靈,說話同往常一樣。今天,特地來拜見姨娘,怎麼不跟我說句話呢?」沒有回答。王賈又說:「今天我特地來拜見姨娘,如果不說話,我就住下不走了!」

妖精知道躲不過去了,就在幔帳裏說:「外甥一向可好嗎?沒想到自從上次分別,竟然永別了!你沒忘了我,還能來看我,真讓我感動啊!」邊說邊哭了起來,說話的聲音就同姨娘平日一樣。表兄弟一聽,立即大哭了起來。姨娘又吩咐預備酒菜,叫王賈坐在對面,熱情招呼他吃酒、吃菜。王賈喝醉了,說道:「姨娘既然有神,怎不現形叫王賈見一下呢?」姨娘說:「生死殊途,何必要相見呢?」

王賈說:「姨娘不能現出全身,露出半邊臉也行,不然露出一隻手,一隻腳,叫王賈看看,如果不讓看,我就不離開!」

妖精被逼下,只好露出左手,看似姨娘生前一模一樣的手!表兄弟們看到又號哭起來。王賈上前拉住那隻手,姨娘對兒子們驚叫道:「外甥這般無禮,你們怎麼不動手呢?!」

沒等表兄弟們行動,王賈已拽住這隻手,使勁拉出來,妖精哀叫著,王賈一連把對方摔了四次,摔死了。一隻老狐狸現形了,渾身沒有毛。王賈叫人用火把狐狸屍體燒了。從此,「姨娘」的神靈便消失了。

王賈到婺州任職後,因事去了一趟東陽縣。東陽縣縣令有個女兒著了妖精的道,迷了數年,治也沒治好。縣令把王賈請到家中喝茶吃飯,卻不敢說明。

王賈心知,對縣令說:「聽說您有個女兒得了邪病,我可給驅邪治病。」於是,王賈寫了一道桃符,叫縣令放到女兒的床前。女兒一見桃符,又哭又罵,不一會兒就熟睡了。床下現出一隻死掉的大狸子,身子已經被砍成兩截。縣令女兒的病也好了。

當時,婺州參軍杜暹與王賈交情深厚。後來,他倆一同改任官職,一起去洛陽領取任命狀。他們經過錢塘江,登上羅剎山,觀看浙江潮。那時,王賈對杜暹說:「大禹真是位聖人,在治水時,所有的金櫃玉符全用於鎮江河了,如果這座杭州城若不鎮壓,就陷下去了。」

杜暹說:「你怎麼知曉呢?」王賈說:「這塊石頭下面就有,可以看看。」

於是,他拉著他的手,叫他閉上眼睛一起往下跳。一下子到了水下,空曠處像大廳,有個大石櫃,高一丈多,上著鎖。王賈開了鎖,打開蓋兒,拉著杜暹的手一同進入櫃中。裏面還有個金櫃,高三尺,用金鎖鎖著。王賈說:「玉符就在裏邊,但是世人不該看。」又拉著他的手跳了出來。杜暹一跳,就上了岸。

王賈和杜暹特別熟悉,就告訴他:「您有宰相的命,要好自為之」。於是,把他將要擔任的官職以及他任職時的年齡等等,一五一十詳細地告訴他。後來杜暹的官職履歷果然像王賈所說的那般一一應驗。

不久,到了吳郡,停了船。王賈五歲的女兒夭亡了。孩子的娘抱著屍首痛哭,王賈卻沒哭。杜暹與王賈兩家像一家人,出妻見子不避諱。王賈當著妻子的面對杜暹說:

「我是第三重天上的人,有罪被貶到人間二十五年,現在已期滿,後天就得走了。這個小女孩也不是我的孩子,所以她早早就死了。崔氏也不是我的妻子,她該是吉州別駕李乙的妻子。因為時候未到,李乙沒能娶她。因為我來當世人也應該有妻室,所以司命神暫且把她嫁給我為妻。我在人間的期限已經到了,妻子應該歸還給李乙。李乙有做三品大官的福氣,而且可以做好幾任,將有五個兒子。當然,世人是不知道這些的。那麼,為甚麼還要哭呢?」

崔氏早知道丈夫神奇,就止住哭聲請求道:「我年紀輕輕,你怎麼忍心拋棄我?況且天氣炎熱,一個人走在路上,如此孤單!請把我送到洛陽,就有地方住下歇息。路人還應該互相憐憫,何況是很好的夫妻呢?你為甚麼忽然就要遺棄我呢?」

王賈笑而不答。於是他讓人做了棺材,把死了的女兒裝到棺材裏,放到船上,又把自己的身後事托給杜暹,囑咐他:「我死後,用白色棺材,中間的縫隙上漆,送到臨安我家祖上的墓地,和女兒埋到同一個墳墓裏。入殮後就要出發。到了宋州,崔氏的伯父在那裏任別駕,會把崔氏留下。崔氏要聽從伯父的話。到了冬初,李乙會因為考核官吏到京城來,和崔氏的伯父相見。他是崔氏伯父的老朋友,因而就會求婚。崔別駕把姪女嫁給李別駕為妻,這事已經確定了。」

杜暹一一記下了王賈說的事情。王賈的妻子日夜哭泣,請求他多留些日子再走。王賈始終不答應。到了這一天,他洗頭洗身,換了新衣服。天將黑的時候,他把杜暹找來當面談話。過了一會兒王賈躺下身子,就離開人世了。杜暹哭得很厲害,以朋友身份為他戴孝,按照他的要求葬殮了他。船行到宋州,崔別駕果然留他的姪女崔氏住下。杜暹在臨安厚葬了王賈和他的女兒。

這年冬天,李乙果然來到宋州,向崔別駕請婚,崔別駕就把姪女嫁給了他。杜暹後來做了宰相,他在京中京外做官的情形,全都像王賈預言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