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東臨沂市人大研究室副研究員豐曉燕因到北京散發民主傳單,被當局誣衊患有精神分裂症關入精神病院,並被強制灌藥。她的女兒楊清(化名)連日來竭力奔走營救,也險被關入精神病院。目前,楊清被軟禁在家中。

2020年5月16日,楊清到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病院)看望被非法關押的豐曉燕,發現她比上一次(5月7日)見面時說話更費力。豐曉燕告訴楊清,藥物的副作用越來越嚴重,她的理智和行動都出現問題。

5月17日,楊清再次去醫院拍攝母親被迫害的證據。體制內的父親突然出現,意圖將她關入精神病院。

楊清在發給大紀元的求救信中寫到,「(父親)找了兩個人對我進行精神鑒定,問一些例如,感覺有沒有人想迫害你?你反對社會嗎?想當大官嗎?走在大街上感覺其他人對你有敵意嗎?樓上有噪音你想去謀殺鄰居嗎?之類問題。」

楊清最後做出妥協,刪除了豐曉燕的微博帳號及其它一些網絡求救真相,才得以不被關押。

楊清還表示,父親把豐曉燕幾十年來對中共的不滿、以及追求民主自由的行為稱為「鬧」。他稱,「集體」對她此次到北京散發民主傳單的行為「忍無可忍」,因此決定她「肯定是精神病,必須送精神病院」。

楊清說,「我作為女兒認為母親沒有精神病,不需要治療,母親也強烈表達要離開意願,但醫院以楊某(父親)是第一監護人為由,不允許我為母親辦出院手續。」

楊清表示,她向主治醫生潘虹提出,他對豐曉燕一日三次灌藥的做法是違法的,沒有人性和良知,但潘虹不為所動,且此後不再接聽她的電話,也不再見她。

她還撥打110報警,但是臨沂當地的北京路派出所和育才路派出所拒絕出警;蘭山公安分局更是出言侮辱她和豐曉燕,稱反對中共體制就是精神病。

目前,楊清被軟禁在家中,手機被監控。父親不時給她打電話詢問情況,同時要求她對外界「閉嘴」。她被威脅:如果再發聲,立即送精神病院。

楊清在信尾求助道,「我衷心希望、懇求各界人士,不要無視,請施以援手,發聲出力。」

「母親遭受這種非人待遇,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我一個人到底能有甚麼樣的力量能把母親救出。同時,我被監控軟禁,不知道通過何種渠道發聲。作為一個20歲的學生,極度不安和恐懼,希望大家幫幫忙,緊急緊急!感謝再感謝!」

豐曉燕曾在1989年去過天安門廣場,很早就看清中共體制,並公開表達對共產體制的不滿,她因此被禁考職稱、不得升職,也被限制出國。在2003、2004年左右,臨沂政府因對豐曉燕不滿,找黑社會人員撞斷她的腰,導致她落下腰椎盤突出的毛病。

2019年,豐曉燕提出退黨退公職,臨沂市人大卻不批准。同年10月,她在所住小區裏張貼海報,公開支持香港年輕人的抗爭活動,遭到當地警方打壓。

今年4月28日,豐曉燕到北京的王府井散發傳單,要求促進民主改革,改選中國主席,反對社會不公。她遭王府井派出所拘留,並於4月29日被帶回臨沂關入臨沂市第四人民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