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5月20日。
 
昨天,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談到我們上次說的考試題,還引用「曼德拉」的話說,教育如果崩潰,一個國家就崩潰了。不過很快被人發現,曼德拉根本就沒有說過這個話,所以特首辦晚上出來澄清道歉。
 
很多人看笑話,我覺得還好。如果有一天,香港特首不但不出來道歉,沉默以對,或者大家質疑起來,她卻顧左右而言他,甚至乾脆下令不讓人指出來,那香港就真的死掉了。
 
其實這個事情正在發生。香港電台最火的一個節目《頭條新聞》,被迫停播整改。原因,是因為這個節目諷刺了香港警察,稱收到了3,300個投訴。《頭條新聞》本身就是一個諷刺幽默節目,而且專門以諷刺和幽默的方式談論時政,諷刺政府官員,諷刺中共,所以一直都被當權派視為眼中釘。
 
這次諷刺警察,收到3,300個投訴,最終香港電台表示,節目在播放今季的內容後暫停製作,涉及投訴的集數需要下架。我覺得香港的通訊事務管理局,或者相關政府機構應該說清楚,到底是因為3,300個投訴,還是因為諷刺了警察,或者是因為3,300個警察的投訴,導致港台這個節目要停播。
 
如果不說清楚,以後港台的新聞工作者們,怎麼知道哪些節目不能播呢?是不是?邱騰華說,港台有編輯自主權,但必須遵守規則。但是甚麼規則,卻不說清楚,左媒說不得傳播仇恨,但香港媒體,尤其是左派媒體,刊登針對性的仇恨侮辱的言論,難道還少嗎?比如針對法輪功的言論。
 
如果是因為投訴數量,以後大家投訴超過三千,或者多少數量,節目是否就一定會停播?如果是因為諷刺了警察,那是否出一個規定,不許諷刺警察,不許諷刺政府官員,或者不許諷刺中國共產黨,明刀明槍,別偷偷摸摸。大不了被國際社會把香港自由評分降低而已,怕甚麼?
 
香港電台是一個公營媒體機構,有點像BBC。正因為不用為盈利費心思,所以反而更加敢於說話。在歐洲的這類公營媒體機構,都要特別講究一個編輯自主權的問題,政府不能干預,尤其是行政當局不能干預,這是傳統。所以英國很多政府黑幕是BBC爆出來的。
 
不過,如果英國政府不是選舉產生,不發生變化,幾十年都是一幫人執政或者操控,你覺得BBC能不能維持編輯獨立的立場。我敢打賭保證不能。因為執政者有自己的立場和利益,或早或遲,當權者都會試圖去影響媒體,這是人性使然。如果給予足夠的時間,他一定能夠用各種各樣的壓力,去脅迫或者影響媒體的態度。
 
只不過,民主體制下,他不能長久執政,所以也沒有無限制的資源去打壓媒體、去限制媒體或者去干涉媒體。可惜,香港不是民主體制,香港的特首雖然換來換去的,但背後那些真正的老闆從來沒換過,所以不管哪個傀儡上台,都只能聽老闆的。這個老闆,就是共產黨。
 
新聞媒體諷刺和批評警察,在民主國家非常常見,因為老百姓和國家暴力機器的接觸,就是警察。一旦有問題,大家都批評警察。這在民主國家是常態。通常警察要做很多公關工作,表現親民,表現專業,做自己的宣傳。但你不能禁止別人批評你。
 
《頭條新聞》停播,告訴全世界的,就是香港開始正式變成一個專制的非民主非自由的體制。可能還沒有完成,但已經開始了。
 
專制體制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不許批評、諷刺警察。
 
中宣部對電影電視劇本有很多規定,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批評、諷刺警察,一點都不行,只能說好話,警察裏面不能有壞人。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共大力清理政法系統,公安局局長就抓了100多個,但電視劇就是不能罵,除非是中宣部特批的節目,否則只要觸犯這一條,節目一定被槍斃。
 
現在輪到香港了。我覺得,中共控制香港,第一步就是控制警察,所以香港警察現在是否由港府指揮的我都懷疑。警察投訴,鄧炳強親自去投訴,然後媒體節目就被停播了,被刪除了,這是專制化的第一步。
 
前兩天,香港立法會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親政府的建制派直接奪權,其實就是一個政變行為。
 
這個不誇張啊。政變,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指一部份人通過密謀策劃,採取軍事叛亂或政治行動,奪取國家政權的行為。
 
香港立法會的內委會主席選舉,由民主派議員主持,這個是按照《議事規則》規定的。所以民主派議員利用選舉程序故意拉布,就是利用程序,儘量拖延主席選舉,用這種方式拖延香港政府希望儘快推動的一系列立法和政策。
 
所以建制派直接奪權,民建聯的李惠瓊直接坐上主持人的座位,然後發號施令。民主派議員當然不滿,於是發生爭執。香港立法會,建制派40多人,民主派20多人,差不太多。所以發生爭執的時候,大家吵成一團。
 
最後,決定誰合法誰不合法的,是立法會的保安。他們決定保護誰,決定把誰拖出會場。最後建制派直接奪權,立即選舉內委會主席,然後直接推動《國歌法》,跟著是甚麼,是不是23條?
 
民主體制,為了防止多數暴政,所以設置了一個程序,任何改變,除了要大多數同意,還必須按照法定程序來實現絕大多數同意,缺一不可。香港立法會,建制派雖有多數,但不按程序,違反程序,就是非法或者違法行動,用非法行動奪權,就是政變。
 
相比之下,專制體制不需要程序,他們只需要槍桿子、刀把子就行了。只要掌握了刀和槍,中共最高掌權者,可以隨時召開「擴大會議』,就是跳過程序,把符合資格的人控制起來,另找一批本來沒有資格的人,然後投票通過。他也是民主嗎?也投票了?但違反正當程序,其實就是一次政變。
 
過去六四事件,很多人說是一場政變,就是這個意思。不過,專制體制的關鍵不在投票,而在軍隊,在槍桿子。中共最高領導人,一定要親自管軍隊,只效忠他一個人,就是這個原因。
 
今天,令人非常感觸的,是台灣蔡英文宣誓就職,就任中華民國第十五任總統。中華民國總統就職,需要接過傳國玉璽,中華民國有兩件國璽,一件是中華民國璽,一件是榮典之璽。
 
傳國玉璽,是中國文明極為重要的象徵。二十四史中,搶奪國璽的事件很多,都是為了一個法統、道統合法性問題。
 
中共不管這個,中國歷史上沒有國璽的,只有中共,毛澤東當初不搞甚麼國璽,有軍隊就好,但70年後,他的繼承人突然發現,這個法統形式還真是一個問題,所以現在應該很羨慕中華民國的兩塊國璽。
 
蔡英文表示願意和大陸對話,和平、對等、民主、對話,但絕不接受一國兩制。
 
有個朋友發來點評:「
1)中共怎可能用和平手段,放棄武力呢
2)一國大於兩制怎可能對等呢
3)民主在中共來說即與虎謀皮
4)對話沒有基礎又如何對話呢
 
所以,兩岸關係的八字,總結起來全部是鏡花水月,講得白一點,即是各奔前程。」
 
事實上,蔡英文宣佈台灣將啟動憲政體制改革,看起來是台灣獨立立國正式開步。
 
北京當然不會罷休。北京罵台灣以疫謀獨,批評外國干預中國內部事務,話說得很狠,但狠話說多了,作用就沒那麼大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說:「在蔡英文博士開始她作為台灣總統的第二個任期之際,我要向她表示祝賀。她以壓倒優勢重新當選顯示了她贏得了台灣人民的尊敬、讚揚和信任。她在領導台灣富有活力的民主政體時所展示的勇氣和遠見對該地區和全世界都是一種鼓舞。」
 
「美國長期以來一直認為台灣是世界上的一股善的力量,是一個可靠的夥伴。支持台灣在美國到兩黨一致的贊同。美國最近的《台北法》的通過展示了一點。這一法律加強了我們之間的總體關係,並給我們增進經濟夥伴關係提供了支持。我們對東亞地區有共同的願景,這種願景包括法治、透明、繁榮和各國安全。最近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大流行讓國際社會有機會看到為甚麼台灣的疫情應對模式值得仿傚。」
 
「在我們展望未來之際,我相信在蔡總統的領導下,我們與台灣的夥伴關係將繼續繁盛。謹謹您第二任任期成功。」
 
過去很長很長時間,台灣、美國和中國大陸的學者都在爭論一個問題,就是中共如果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美國會否幫助台灣,會否派軍,會否與中國鬧翻。
 
其實事情很清楚,美國人一定會介入。克林頓時期,美國推出所謂模糊戰略,就是不讓對手清楚判斷美國的意向。其實,只要看美軍的部署,就可以知道怎麼回事了。尤其是目前這種中美關係格局下,可能沒有人再懷疑美國會介入中共台海動武的決心和意願了。
 
蓬佩奧說,我們對東亞地區有共同的願景,這種願景包括法治、透明、繁榮和各國安全。這不僅是一個說法而已。
 
美國今年的環太平洋海軍演習,有20多個國家參加,今年台灣將正式參與。其它武器銷售、國際合作、外交協助等等,都會全面開始。這種合作,不單是美國幫助台灣,台灣也大大幫助美國。
 
譬如台積電,停止向華為供應高端晶片,把高端晶片製造搬去美國,就是一個例子。未來,美國和台灣的這種合作,會在美、日、韓的架構中,以及在美、日、印、澳的架構中,大幅度深化。台灣的一國兩制,已經沒有任何希望。
 
正因為這樣,對中共來說,香港的一國兩制,也就不再有用了。但仍然如《大紀元》說的,堅持才有希望,我們不能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