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北京在調查病毒起源上的態度大轉變,從強硬反對調查到同意,背後有甚麼算計?另外,為何說世衛獨立調查中共的結果不可信?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194個成員國,包括美國和中國在內,都於2020年5月19日的世界衛生大會上無異議通過了一項決議,要求對全球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上的反應進行「獨立評估」,同時也包括調查世衛本身在這場疫情中的作用。

這一決議案獲得與會194個成員國的一致同意,呼籲對國際反應進行一次「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評估」,並敦促世衛調查「病毒來源和(病毒)向人類的傳播途徑」。

與此同時,在澳洲要求對中國的病毒起源以及中共在疫情中的作用進行調查上,中共剛採取報復行動、展示其影響力——徵收新的貿易關稅威脅澳洲。

中共官員將坎培拉的提議描述為「高度不負責任」,並指責澳洲官員破壞了全球對抗擊病毒做出的努力。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0日在新聞會上說,中共威脅澳洲的做法是不對的。「我們與澳洲以及120多個國家站在一起,他們接受了美國呼籲的調查病毒起源要求,這樣我們才能了解問題出在哪兒,才能拯救現在和未來的生命。」

CNN報道說,儘管19日世衛通過的決議案完全使用外交辭令,且沒有指出具體國家,但決議案源於澳洲在疫情初期呼籲的對中共失敗應對發起調查。

雖然世衛大會最終摒棄了坎培拉的提議,採用了歐盟的摻水簡短版進行投票,但至少也是一種全球的共識,對這場起源於中國武漢的疫情以及中共初期隱瞞應對的不滿。

習近平世衛大會發言 意外轉向有原因

北京最早是強烈反對接受國際社會的任何調查,包括由世界衛生組織(WHO)負責的調查。

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8日在世衛組織會員年會上發言時,他採取了一種更加緩和的態度——他說,中國(中共)支持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後,全面評估全球應對疫情工作;同時,他指,這項工作需要科學專業態度,需要世衛組織主導,堅持客觀公正原則。

美國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中國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告訴英國《金融時報》,習近平現在正在試圖抵制全球對中共的疫情批評聲,因為華盛頓的反華(反中共)情緒目前已達到新高,預計在美國11月總統大選前,反共情緒還會繼續上升。

「習近平非常重視防守。他必須防止世界譴責中國(中共)和尋求回報。」她說。

葛來儀指出,習近平在世衛大會上的講話與他2017年在達沃斯會議上為全球化辯護的口吻異曲同工。

「當時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中共)將成為全球化的擁護者,並成為多邊秩序的保護者。」她說。「我記得當時有很多歐洲人認為習近平是世界的新領導人。」

事實是,中共是全球規則的破壞者,而非遵守者。葛來儀補充說:「我認為,我們不應期望中國會成為多邊秩序的偉大領導者。」

她說,希望今天的人們能夠對北京的看法「變得更現實,也更清醒」一些。

中共同意調查是玩長期遊戲 世衛調查缺公信力

其次,習近平的承諾並沒有超出北京過去的言論範疇。中共官員此前也曾類似表態支持世衛領導的對中共病毒及其在全球範圍內傳播的調查,但同樣加上條件。

中共駐聯合國日內瓦大使陳旭5月6日在網上簡報會上被問到,世衛何時能收到中方邀請,再次進入中國調查病毒起源。他當時回應稱,在對病毒取得「最終勝利」前,中共政府不會允許國際社會調查中共病毒的來源。

同時,他又說,中共對「任何形式的調查、詢問或評估均不會過敏(allergic)」。

CNN報道說,習近平同意調查是「玩長期遊戲」,為中共政府提供多渠道,避免日後病毒調查可能帶來的潛在後果。

「大流行病嚴重損害了中國(中共的國際)地位。但習近平在世衛的講話暗示他認為,從長遠來看,任何可能的調查對他造成的衝擊都非常小。」報道說。

因為鑒於任何此類調查的複雜性和全球性,很難想像世衛能在其職權範圍之外展開調查。而且從理論上講,調查可以在世衛的支持下進行,可以不受任何潛在影響,可以自由地尋求自己的調查途徑並發表調查結果,而不必擔心會產生政治後果。

但即使擁有一支理論上完美的調查小組、不受任何政治壓力或考慮因素,中共也會拖延病毒起源調查。

此外,世衛對中共病毒的全面調查也可能需要數年才能完成。如果各國僅以此拖延追責中共,用經濟實用主義觀點指導跟中共的關係,那麼只會進一步淪為中共的附庸,更加不敢說話。

另一方面,世衛主導的調查幾乎不可能獲得高信任度。CNN報道指,「客觀和公正」也不等同於獨立,世衛領導的調查幾乎不可能讓對中共或該組織的批評方感到欣慰,因批評方的主要抱怨是世衛高官離北京太近。

同時,習近平承諾的兩年內向世衛認捐20億美元也可能是北京在為將來積攢政治債務、尋求回報。

蓬佩奧20日已再次批評中共跟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之間的關係。

「我知道,譚德塞與北京的異常親密關係是在這場大流行病發生之前很早就已開始,這令人深感不安。」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