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馬酋長死後,白人為懲罰這擊敗卡斯特騎兵隊的三族印第安人,強迫他們簽下由美國國會正式通過的拉瑞米堡條約(Treaty of Fort Laramie),依條約將他們逐出安居樂業的家園,遷徙到美國南達科他州的荒蕪黑山區(Black Hills Region),那片原本是印第安人的農耕地,當然就又照往例,分配給了白人移民。

更惡劣的是,僅幾年後,黑山區就發現金礦,白人看得眼紅,居然於1868年再度由美國國會通過,將歸劃給印第安人的黑山區之拉瑞米堡條約片面撕毀,強奪其採礦權。

這黑山區雖然算是窮鄉僻壤,但那兒有舒適的溫泉,世世代代都是印第安人的休閒「天堂」。不講道義的白人不但撕毀拉瑞米堡條約,強行進入黑山區開礦,還將條約中,分明已撥歸印第安族的一座黑山區花崗岩山,也就是那被印第安人視為聖山的六祖父山(Six Grandfathers Mountain)強行佔據,且擅自將其改名為瑞希摩爾山(Mt. Rushmore)。這強佔的原因也十分可恥,是因美國政府看上了這花崗岩山有最適合雕刻的石材,想要在這印第安人聖山之巔雕出一批美國總統的頭像,把昔日印第安聖山加以斧鑿(破壞原始景觀),使之成為白人耀武揚威的紀念碑,永遠就地鎮攝印第安人,從印第安人之觀點來看,真個是「情何以堪」。

所以,這看似壯觀的瑞希摩爾山的總統頭像,竟是白人不顧印第安人之感受而雕出來的,從1927年開工到1941完工為 止,雕出了四座六十呎高的花崗岩像,他們分別是華盛頓、傑佛遜、林肯與老羅斯福的頭像,原本計劃是要雕琢他們全身像的,但可能因工程太大,且耗時太久而放棄。

忍氣吞聲的印第安人亟思反撲,想要在附近山頭雕出他們自己的民族英雄「瘋馬酋長」來對峙那一批美國總統的頭像,但是他們既缺乏財力,也沒有技術, 所以計劃歸計劃,想要實現何其艱難。

當然,並非所有的白人全是渾蛋,美國政府的內政部也覺得,締結的拉瑞米堡條約被白人惡意曲解甚至於違約,確實有虧於印第安人,所以在得知印第安人的雕像計劃後,主動地告訴他們,美國政府願意撥專款協助興建「瘋馬酋長」工程,條件是完成後,此風景區將隸屬於內政部的國家公園管理處。 

兩百多年來,這三族印第安人已上了不知多少次白人的當,所以堅拒美國政府的「美意」。 但是想要來個「土法鍊鋼」也沒那麼簡單,因為要想在堅硬的花崗岩雕像,不是僅僅靠著銼刀與榔頭就可以完成的,需要先研究花崗岩的紋路,決定該鏟除的部份後,鑽出一些小洞,視需要而決定「切割」體積之大小,在洞內埋下不同份量的炸藥,才能在引爆炸藥後,精確地達到「雕塑」之目標。

所以直到1946年,Lacota Sioux 族的酋長「直立熊」(Henry Standing Bear的直譯,他的印第安語發音是Mato Naji)才說服了一位曾參與過興建瑞希摩爾山總統頭像的雕塑家吉歐考斯基(Korczak Ziolkowski)來主持這「瘋馬酋長」的興建工程,地點就選在瑞希摩爾山西南方的雷頭山(Thunderhead Mountain),與瑞希摩爾山的總統頭像距離只有十七英里而已。吉歐考斯基原本是建議在懷俄明州的大提頓山(Grand Teton)巔造像的,因那兒的花崗石質比美瑞希摩爾山,但是「直立熊」酋長卻堅持要在距瑞希摩爾山很近的雷頭山,就是忍不住這口氣,要就近與美國總統頭像別苗頭。◇(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