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疫情重創法國,並殃及法國軍事力量。截至4月19日,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上1760名艦員中,1081名艦員確診染疫,幾乎佔總數的三分之二。

截至4月19日,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上1760名艦員中,1081名艦員確診染疫,幾乎佔總數的三分之二。(Getty Images)
截至4月19日,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上1760名艦員中,1081名艦員確診染疫,幾乎佔總數的三分之二。(Getty Images)

滿載排水量4萬2500噸的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不僅是法國現役的唯一,也是美國以外唯一的全核能動力驅動、配備蒸汽彈射器的航空母艦,代表著法國軍事力量的實力。

國防部長帕莉曾表示,法國戰鬥力尚未被降低,除了戴高樂號,其餘的軍事力量並沒有遭到病毒打擊。那麼究竟為何偏偏戴高樂號成為中共病毒的襲擊目標?

《大紀元》特稿指點迷津,這場席捲全球的中共肺炎病毒正是針對中共而來,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與地區在這場大瘟疫中淪為重災區。

戴高樂號會遭中共病毒嚴重侵襲讓人深思,這其中到底與中共又有著怎樣的關係?法國的軍事力量裏也滲透了中共共產主義因素?戴高樂號艦員染疫的背後,又折射了哪些法中之間的「危險關係」?

深入調查 布雷斯特或成感染源

法國海軍遭遇如此嚴重的打擊,震驚了全世界。雖然目前戴高樂號的海軍士兵幾乎都已康復,但是法國國內和國際的媒體輿論聚焦在戴高樂號上的病毒來源,到底海軍是如何染上中共病毒的呢?

帕莉在國民議會國防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公佈了兩份調查結果。戴高樂號2月21日至26日間首次在塞浦路斯停留,之後便是3月13日到16日在布雷斯特停留,期間有外部人員和設備被送上航母,帕莉表示正是這其中的某個時期,病毒被帶到了航母上。

實際上,為調查清楚航母上病毒的來源,法國國防部早前下令進行了兩項獨立調查。一項為指揮部調查,另一項為流行病學調查。兩項調查不僅關於航母上艦員染疫的來源和途徑,同時關於指揮部對疫情危機的處理過程。

經調查,戴高樂號極有可能是3月13日~16日在法國西北部布列塔尼的布雷斯特軍港停留時接觸到了病毒。

在布雷斯特停泊期間,不僅有外部人員曾上到母艦,一百多名艦員也曾經登陸。之後4月初,航母上便出現確診染疫病例,戴高樂號也被迫停止軍事任務提前返回土倫軍港。

據悉這次戴高樂號出航是進行法美兩國共同參與的最高級別軍事任務「福煦計畫」,然而,美國航母羅斯福號也同樣遭受疫情打擊,這項任務也被迫暫停。

海軍方面透露,有三分之一的艦員的家人在布雷斯特,那麼是否艦員在登陸接觸家人的過程中感染了病毒呢?兩項調查結果卻沒有給予肯定明確的回答。

與此同時,法國媒體早前報導的另一個驚人事實浮出水面。

那就是西北部布列塔尼大區是遭受中共間諜滲透嚴重的地區,而當地海軍和中國女留學生結婚的事例近年來猛然增加。

大量中國女留學生與法國海軍結婚

2019年6月法國軍方指出,越來越多的中國女孩似乎正「瞄準」布雷斯特的國家海軍軍人,「曾經一度有大量的中國女留學生出現在布雷斯特,我們非常擔心她們與我們海軍之間的關係。」

法國政經雜誌《挑戰》專題調查記者伊讚巴赫,曾在《法國-中國,危險關係》一書中,援引了法國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和國防祕書處2018年7月的一份機密文件,在布列塔尼的軍人和從事軍事相關的工程師,與中國女留學生結婚的數量令人吃驚地上漲,這些留學生大多來自西布列塔尼大學和布列塔尼高等技術工程師學校。

這不僅讓人聯想到前蘇聯情報機構「克格勃」的燕子計畫,即大量前蘇聯女特工,她們的任務就是收集枕邊人的情報。另一位調查記者雷諾也曾出書《法國大使館的門背後》揭露,一位法國安全局官員在北京工作時被中國女翻譯背叛的事實。

法國目前有3萬多中國留學生,伊讚巴赫還指出,「法國反間諜機構目前已經不堪重負了,怎麼可能控制得了那麼多人?」究竟真相到底如何,目前尚不可知,然而伊讚巴赫的疑慮卻不容忽視。

但是法國軍方顯然對中共在軍事方面的滲透的重視很不夠。

布雷斯特有法國第二大軍港,也是中共間諜滲透的目標。圖為法國布雷斯特的一處碼頭。(視頻截圖)
布雷斯特有法國第二大軍港,也是中共間諜滲透的目標。圖為法國布雷斯特的一處碼頭。(視頻截圖)

法國軍工重地 中共間諜滲透的目標

位於布列塔尼大區內的布雷斯特,是法國位於大西洋的重要港口,同時是法國第二大軍港,也是軍工製造基地。自1631年起,布雷斯特就是法國軍港,不論小型的遊艇,還是巨型航母,都可停留。

1972年法軍在此開設了核潛艇基地,而戴高樂號航母也是在這裏製造。

另外法國海軍、陸軍多個機構也在此地設立,如陸軍軍官學院和海軍軍官學院,還有法國國家網絡防禦系統等,都是中共間諜想要滲透的地方。

就在不久前,布列塔尼大區一家新創公司的一名中國員工,被發現是中共間諜。

此外伊讚巴赫還指出,位於布列塔尼的一家精英工程師學校,其中10名中國博士生正在從事軍用機器的研究,他們全部來自哈爾濱工業大學,該所大學專門為中共軍隊設計和購買武器系統。

回顧歷史 法國為中共海軍發展助力

冷戰時期,美蘇進行政治較量,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將軍尋求獨立的政治地位,「另闢蹊徑」地將目光轉向遠東的中共政權。在戴高樂派的推動下,法國於1964年與中共國建交,這是西方大國首次與中共政權建交,曾一度在西方世界引起軒然大波。

之後自1970年起,法國在航空和國防領域也開始發展雙邊關係。1974年初,法國開始為中共海軍提供聲納等軍事設備。1975年法國向中共出售12架超級黃蜂式直升機。

美國海軍聲納專家布塞特表示,法國在中共海軍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重要的助推力。

他指出,聲納系統的演進直接反應著海軍技術實力的發展。五十年代起中共海軍在這方面一直受前蘇聯協助。

從1969年到1979年,中蘇關係完全處於冰凍期,中共海軍聲納系統的發展一度停滯不前。然而從1974年起,法國將先進的現代聲納系統提供給中共海軍。

中共的海軍是從70年代開始得到了長足發展,法國在中共海軍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重要的助推力。圖為中共海軍士兵。(wikipedia)
中共的海軍是從70年代開始得到了長足發展,法國在中共海軍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重要的助推力。圖為中共海軍士兵。(wikipedia)

中共的海軍也正是從70年代開始得到了長足發展,常規推進型潛艇由35艘增至100艘,導彈發射艦從20艘增加到200艘。1974年1月,中共在與南越的西沙海戰中獲勝,從而控制了西沙群島,直接奠定了中共政權在南海衝突中的強勢地位。

中共海軍迅速擴張,擁有世界第二多的軍艦和潛艇,正打破太平洋地區的力量平衡,現在已經具有足夠戰力來控制外海。

當中共迫使美國及盟友在這些水域中謹慎航行時,法國是否會重新審視其曾經為中共海軍助力的歷史?

戴高樂基金會與中共關係親密

作為法國唯一官方紀念戴高樂將軍的基金會,成立於1971年,自2011年起,戈德福萊恩任主席至今,他曾在希拉克執政期間擔任法國部長。

與希拉克一樣,戈德福萊恩也是一位親共派,他經常重申戴高樂派推動了法國與中共政權的建交的歷史,提及基金會的歷史也與中共政權相關。

而中共黨魁胡錦濤和習近平在訪問法國期間,都曾專門訪問過戴高樂基金會。習近平2014年到訪法國期問,在戴高樂基金會講話。在基金會官方網站上至今依然保留習近平訪問基金會時的講話照片。

自2000年起,在中方合作夥伴的推促下,基金會進一步擴展了法中合作的範圍,而基金會加強的法中關係更直接服務於法國和中共在政府層面的合作。

當中國日報記者問及基金會如何幫助建設法中關係,戈德福萊恩回答說:「我們定期地與中方合作夥伴組織經濟和文化項目,比如2004年和2005年在北京、上海、武漢和成都舉行的戴高樂:暴風人物的展覽。

自從2007年起,我們與中國外交學院發展大學交換項目(中國外交學院是中共外交部直屬的高校,為中共外交部輸送後備人員)。」

他還指出基金會與法國很多官員和企業有巨大的關係網,當有法國企業想要進入中國市場時,基金會為其與中方建立聯繫。實際上在戴高樂基金會14名董事會成員中,三名來自內政部長、財政部長和法國最高行政法院的特別委任,同時還有法國榮譽軍團大法官。

作為法國唯一的航母,戴高樂號是代表法國軍事實力的標誌,這也是戴高樂基金會最好的形象代表。

2018年6月6日,基金會與法國戴高樂號正式簽訂合作協議。基金會負責以「戴高樂與海軍」這一主題,進行一系列與戴高樂號和土倫軍港的海軍相關的研討會、會議和展覽。這些活動其中一部份正是在戴高樂號上舉行。同時基金會與戴高樂號共同組織和進行紀念活動,基金會還會幫助戴高樂號組織和接待法國與外國高級文職與軍方人士。

小結

其實,法國情報機構對中共的滲透,一直保持高度警惕,然而法國的政客們卻因為與中共的利益,無視情報機構的警告,哪怕存在被中共竊取尖端科技和知識產權的風險。

隨著國際社會曝光一系列真相,中共以謊言欺騙、間諜滲透等手段盜取各國科技和商業機密,以達到其技術發展的目的,越來越多的法國專家和智庫、媒體開始反思法國與中共的關係;疫情下中共政權的戰狼外交更是法國各大媒體抨擊的對象。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之中,法國需要重新思考,如何抵制中共滲透,捍衛和重塑法蘭西民族的國家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