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推遲的中共兩會即將舉行。在日前的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上,現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沈中陽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

沈中陽具有軍、民兩棲身份,他曾是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而使得他聲名大噪的,是隱藏背後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沈中陽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

5月19日,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在京結束。該會議通過了關於接受相開進、臧紅辭去全國政協委員的決定,和關於免去沈中陽全國政協常委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的決定。

自2019年3月以來,一共有七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去職,其中有三人被撤銷委員資格,包括哈爾濱市政協前主席姜國文等;四人辭去全國政協委員,包括京東集團首席執行官劉強東等。

港媒《星島日報》報道稱,沈中陽據信已經「出事」。

現任中共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沈中陽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大紀元資料室)
現任中共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沈中陽被撤銷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大紀元資料室)

沈中陽從事器官移植二十餘年

現年58歲的沈中陽,現任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天津市政協副主席、中國農工民主黨天津市委員會主委、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主任、天津市醫學會會長。

沈中陽1984年從中國醫科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在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任醫師、主治醫師。1996年赴日本大學醫學部攻讀博士研究生;1998年回國,沈開始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組建移植學部、器官移植研究所。

1999年後,沈中陽是隨著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騰起的蘑菇雲而名聲大噪的。沈中陽的肝腎聯合快速切取灌注技術獲得中國實用新型專利,沈中陽本人被稱為「中國移植業的開拓者」。

2005年3月17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院長、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在武警總醫院主刀一例肝移植,「這是他所進行的第1600例手術」,中共央視《東方時空》如是報道。

2006年,天津市政府出資新建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投入使用,號稱是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500張移植專用病床的利用率幾年來持續在九成以上。

目前,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官網對沈中陽是如此介紹的:沈中陽,著名器官移植專家,從事肝移植臨床和基礎研究20餘年。1998年他創建第一個器官移植專業學科,培養了大批器官移植工作者,並帶領團隊先後協助全國近70家醫療單位開展臨床肝移植工作。20年間,他帶領團隊累計完成肝臟移植超過萬例。

沈中陽的介紹。(網絡截圖)
沈中陽的介紹。(網絡截圖)


自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的器官移植數量迅猛增長。

醫院網頁圖形顯示的數據到2004年戛然而止

據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已被刪除的網頁,存檔網頁中有一張條形圖顯示從1998年到2004年的肝移植總量,從中可推算出每年移植總量呈幾何數級增長,1998年9例,1999年24例,隨後是78例、129例、272例、289例,一直到2004年的800例。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下屬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站的圖表。(影片截圖)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下屬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站的圖表。(影片截圖)

同一網頁中還說,肝臟移植的等待時間為兩個星期。即使在有器官自願捐獻系統的國家,這麼短的等待時間也聞所未聞。

肝臟移植數量是計算需要多少供體的重要指標,因為做一個全肝移植必然導致一個供體的死亡。鑒於死刑犯曾是中共宣稱的器官移植手術的唯一供體來源,移植數量的問題就更顯突出。

上面這個圖表的問題在於,數據在2004年戛然而止。

媒體報道提供的數據

《科技日報》一篇為沈中陽塗脂抹粉的報道題為「他把肝移植技術帶入世界醫學巔峰」,文中提到沈中陽團隊在2000年完成肝移植78例,這個數字與上面的醫院網站圖形上的數字一致。

2001年,據《中國醫學百科全書》收錄的數據及新聞報道,該院全年的肝臟和腎移植數量分別為109例和80例。

2002年,沒有年度數據,不過,沈中陽的個人資料網頁顯示,截至2002年底歷年肝移植總數為300例。

2003年的歷年肝移植總數達到645例。另據官方報道,還有400例是該院醫生在中國其它地方的醫院完成的。當年天津一中心的手術總數為253例。

2004年,沒有當年的移植量,醫學教育網(醫學百科全書式的大型網站)透露歷年移植總量已達1000例。

2004年,器官移植大樓還在建設中,沈中陽的移植科已經擴展成跨越天津、北京和山東省的5家分部。值得一提的是沈中陽主持的北京移植分部設在武警總醫院內,沈中陽任該院移植部主任。

據官方資料記載,沈中陽移植團隊2004年完成的肝移植總數居全球第一、腎移植總數居中國第一。

2004年、2005年大陸影視紅星傅彪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兩次換肝手術,都是在沈中陽主持的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

2004年、2005年大陸影視紅星傅彪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都是在沈中陽主持的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邊是演員傅彪。(大紀元資料室)
2004年、2005年大陸影視紅星傅彪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都是在沈中陽主持的北京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邊是演員傅彪。(大紀元資料室)

據《金陵晚報》等媒體報道:中共司法界、公安界都積極幫傅彪找能跟他匹配的肝源,經多方面全力配合終於找到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死囚,傅彪大約花費30萬元移植的完整肝臟來自一名山東死囚。

還有《南京日報》在傅彪二次移植後病逝的報道標題上寫道:「人不等肝,肝等人──『隨要隨到』:著名演員傅彪兩次肝移植多活了15個月」。

2005年12月30日,沈中陽接受《鳳凰周刊》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傅彪的二次肝移植就在其中。

2006年,有關沈中陽的官方報道及其本人發表的一篇醫學論文均稱當年移植總數為655例。論文中,沈中陽稱該中心進行肝移植手術的數量已打破由美國匹茲堡大學保持10年的世界紀錄。

2006年後,媒體和醫院同時靜音。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於2006年9月1日正式開業,為甚麼在移植數字即將攀升之時,大大小小的中共喉舌媒體和醫院本身都停止發佈移植數據呢?

2006年3月,開始有證人和相關報告指證被囚禁的法輪功學員是中國猛增的器官移植的主要供體來源。中共官員批駁有關報道和報告為「惡毒的宣傳」,但從未拿出任何理由加以反駁。這與醫院和媒體的靜音是巧合嗎?

在公開的數字中,2006年之後只有兩個數字,均來自天津宣傳部門吹噓沈中陽的資料性報道。從中可見,該年後的兩個移植總數呈整齊的線性增長,這可信嗎?

2014年官方製作的沈中陽簡介見於ttwj.gov.cn,該網站由天津市政府人力資源領導小組辦公室管理。網站的「關於我們」部份這樣寫道:「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人才工作。」網頁中對沈中陽的成功大書特書,稱頌他為中國移植產業「努力攀登」的精神,並列出了一些移植數字。比如,「本院……連續兩年成為全世界單中心完成肝移植年例數最多的器官移植中心,使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後面還說,截至2013年年底,該中心的手術例數連續16年排在全中國首位,一些技術指標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而更重要的是兩個數字:到2010年該院總共進行了5,000例肝移植手術,見中共統戰部網站的報道《農工黨黨員沈中陽:攻堅克難 勇攀醫學之巔》;另據百度百科對沈中陽的介紹,沈中陽到2014年累計完成近萬例肝移植手術,是全國總量的四分之一。

沈中陽團隊成員的「業績」

據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世界組織(追查國際)的調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參與肝臟和腎臟移植的醫生共有110名,其中包括46名主任醫師和醫師、13名主治醫師。(「追查國際」調查了數百家中國醫院的醫生編制,對其進行了編目。)

媒體報道、沈中陽同事的發言、該院網站及其它來源的信息均表明,許多醫生都做了大量的移植手術。

比如,「掛號網」的資料顯示,截至2011年,「一中心」副院長朱志軍「已主刀完成肝移植1400餘例,其中包括活體肝移植手術100例」。

截至2006年7月,副主任醫師潘澄獨立完成全肝移植一千多例、活體肝移植一百多例。

「好大夫在線」網站未標明時間的網頁資料也顯示,該院主任醫師高偉在十年的臨床實踐中完成了800多例肝移植;腎移植科的主任醫師宋文利進行了二千多例腎移植(其中活體腎移植80餘例),副主任醫師莫春柏完成腎移植1,500餘例。

沈中陽、朱志軍、潘澄等七人聯合署名的醫學論文《供肝快速切取術中應注意的相關問題分析》透露,東方器官移植中心2004年1月至2008年8月間完成了1,600例供肝切取手術。

以上數字中,大部份供體為全肝(屍肝,以供者死亡為條件),活體肝移植只佔很小一部份,後者只移植活體的部份肝臟,據稱均為親屬捐獻。

如果這些外科醫生的平均移植量可以推及其他醫生(當然這不一定可靠),截至2014年,移植總量就會高出該院官方數字(1萬例)好幾倍。實際上,只是將幾位醫生資料頁的數據相加,就已接近醫院宣稱的總數。

當然,有資料可查的醫生可能只是特例。或許他們也會誇大成績或者合作手術,有各種可能。不過,任何情況下,即使是大打折扣,外科醫生自己公佈的手術數量都遠遠超過官方的統計。

該院建築工程資料則顯示,實際的移植量可能比上述估計高得多。

自1999年以來,全球一億法輪功學員堅持二十多年之久地傳播真相,中共江澤民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驚人罪惡在國際上廣泛曝光。

業內人傳沈中陽「通天」,他在武警總醫院建立器官移植業務,是受命於江澤民、羅干。沈常以講課、臨床指導為名,到軍隊、地方的醫院推廣建立器官移植業務,幫助「消化」各地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庫存」。

此前有多個證據顯示,江澤民直接下令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由周永康、薄熙來等直接指揮和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