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召開的前夕,歷來是中共高層內部激烈博弈的時期。被稱為「中國移植業的開拓者」 的沈中陽,因遭撤銷政協委員資格,已注定不能出席於5月21日和22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兩會。

據大陸媒體報道,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推遲的2020年中共全國「兩會」即將拉開帷幕。5月21日和22日,中共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和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將先後在北京開幕。

據財新網5月20日報道,過去一年多內,共七名中共全國政協委員去職,將鐵定缺席今年「兩會」。最新公佈的三例是相開進、臧紅、沈中陽。

報道稱,中共全國政協十三屆常委會第十次會議當天在京閉幕,會議經過表決,通過了關於接受相開進、臧紅請辭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的決定,和關於免去沈中陽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的決定。

今年58歲的沈中陽是一名器官移植醫生,現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農工黨天津市委會主委、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

香港《星島日報》報道稱,沈中陽已經「出事」。

「中國移植業的開拓者」的罪恶

沈中陽的名字是隨著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而名聲大噪的。

沈中陽在中國醫科大醫學系畢業後,曾去日本取得了日本大學醫學博士學位和永久居住權,其後回國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組建移植學部、器官移植研究所,從事器官移植工作。

據網上信息,2003年,武警天津市總隊下轄的天津武警總隊醫院,與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學部,共同建立了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該中心很快成為全球範圍內一個單位完成移植數最多的世界最大肝移植中心,他們使用的都是活體摘除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擔任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就是沈中陽。

1999年7月,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後,中共黨、政、軍、武警諸多部門和醫院、醫生均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作為器官移植方面專家的沈中陽也不例外。他在2001年成立的「天津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任主任。沈本人是農工民主黨員,一個民主人士卻被任命為武警醫院的一級領導。從中可以看出沈中陽和武警總醫院的關係不一般。

2001年,沈的同事,原天津武警總醫院燒傷科醫師王國齊,在美國國會的人權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出庭作證:他曾被醫院指派,上百次在刑場和火葬場摘取死囚的皮膚和眼角膜。

這說明武警總醫院早有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歷史。而沈需要從武警總醫院得到做肝移植的肝供體,武警總院需要沈的器官移植技術指導。

1999年7‧20後,在江澤民「打死白打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惡政策下,警察、武警攔截抓捕了大量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失蹤者至今尚有十萬以上。

沈中陽的東方移植中心移植數據顯示:1998年前9例;99年33例;2000年111例;2001年240例;2002年512例;2003年801例;2004年1601例。以開始迫害法輪功的1999年為分界點,2004年肝移植病例與1998年相比,肝臟移植的年手術量暴增近200倍。

再看沈中陽個人肝移植數據:截至2004年4月,完成了肝臟移植1,000餘例,占全國總例數一半以上。至2005年3月,沈完成第1,600例肝臟移植手術,居世界前列。

沈中陽據稱除了創手術例數最多外,還創疑難手術最多,無輸血肝移植、異位動脈再建肝移植、HIV患者肝移植,首例多米諾肝移植、中期孕婦肝移植、肝腎聯合移植等多項全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