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東北三省目前疫情嚴重,吉林舒蘭市宣布全面進入戰時狀態。當地居民說,公安局長等大官都感染了,官方不報導。

吉林省官方於5月19日宣布舒蘭市進入全面戰時狀態。目前舒蘭市已封閉居民樓1,103棟、村屯1,205個。當地政府要求全體市民做到「不出門、不串門、不上街、不聚集」。

此前官方曾宣布,有確診病例和疑似病例的小區採取全封閉管控,原則上禁止任何人員出入。而最新通告顯示,舒蘭市從18日實施最嚴格管控措施,對普通小區的封閉管控也升級,「原則上每個家庭每2日只允許一名家庭成員外出一次採購生活物資,除疫情防控工作、生病就醫、突發事件處置等生活必需外,其他人員一律不得外出。」

官方從18日開始對吉林舒蘭3,005名高三學生做檢測,並威脅對違反「封城」規定的從重行政處罰,直至追究刑事責任。

另據當地官方19日消息,舒蘭市中醫院也被徵用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定點收治醫院。據稱,該醫院有64位專家和工作人員。

舒蘭地區宣布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施行最嚴格管控。(手機屏幕截圖)
舒蘭地區宣布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施行最嚴格管控。(手機屏幕截圖)
 

吉舒地區為舒蘭礦區的中心地區,當地居民向大紀元介紹,吉舒礦務局醫院已改建成方艙醫院,當時就拉進來8百人。原來醫院工作的人都回去了,多數老家在農村的都回農村去了。在農村的不用每天量體溫,但是不能出村。

他說,進方艙醫院隔離的人,沒有合作醫療的要自己花錢,有合作醫療的也需要自己承擔一半費用,「凡是外地回來集中隔離的都要自己花錢。不集中隔離的,不上吉舒方艙的,也要在自己家隔離。」

當地居民李先生向大紀元介紹,舒蘭的醫院都封了,「因為舒蘭市公安局長傳染上病了,上舒蘭醫院去檢查,後來整個醫院和公安局全封了。」

他還介紹,公安局的洗衣女工傳給她老公,她老公在公安局開車又傳給其他的人。他(公安局長)在五一期間還帶著老婆去旅遊,吉林、長春走了個遍。

他說,「這次得病的當官的多,而且有很多是大官,因為他(局長)接觸的都是當官的,不接觸咱老百姓。現在除了舒蘭市委書記下台外,公安局政法委書記也都因疫情下了。」

舒蘭當地一名張女士也向大紀元披露,這次疫情,讓在吉林市的舒蘭其他病人處境很慘,「因為現在吉林醫院被徵用專門集中收治感染者,這些逗留吉林的舒蘭病患和家屬面臨窘況,在吉林租房租不到、打車打不到,回不來,所有的車,人家一聽是舒蘭人都不拉。」

她還表示,他們找政府找社區都沒有人管。他們想找吉林的義工去送他們回舒蘭也不行,誰送他們回去就會被集中隔離。

舒蘭地區宣布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施行最嚴格管控。(手機屏幕截圖)
舒蘭地區宣布全面進入戰時狀態,施行最嚴格管控。(手機屏幕截圖)

「我們也沒有那樣的通行證,我們從舒蘭去接人的話,吉林人不可能讓我們進去。我讓他們求助醫院和打110求救電話,他們說現在醫院救護車都是拉武漢肺炎病患,害怕也不敢坐。」她說。

「現在舒蘭人跟武漢人差不多了,上那兒都上不了了。現在他們聽說舒蘭人都恐慌,有好幾十例感染,都不想接觸舒蘭人。」她還說,現在上街都得走著去了,沒有車了。所有的客車、出租車、火車都停了;現在出去一次都不能超過2個小時,必須按時回來。

吉林市的李先生所在的企業就是疫情比較嚴重的豐滿區,他向大紀元介紹,因為疫情嚴重開不了工,企業今年損失都有一百萬了。哪個行業也不好,沒有任何國家補助,沒有人管。

據悉,目前吉林這一波疫情是本土感染引發,洗衣女工是確診的第一例,從未離開過吉林,也沒有接觸過境外或者重點疫情返回吉林的人,感染源至今成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