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進入倒計時,這次兩會因疫情延遲了兩個月,兩會的保安措施也比以往更加嚴厲,除通常的「安保維穩」外還增加「疫情防控」,除防範訪民進京外,也防止5類「風險人員」進京。

向來注重大外宣的中共,此次兩會也罕見不邀請境外記者來京採訪,同時將往年兩會代表團的開放日變成影片連線來進行,還減少了記者會、也降低規模,並且會期可能縮短至7天完成。

全市住宅小區施行封閉管理上空禁飛

北京公安15日宣佈將從5月19日至5月30日,對核心城區的部份道路進行封鎖,並對全市住宅小區進行封閉管理,並且「原則上停止散裝油銷售」,北京並停止銷售煙花爆竹。

自5月20日至28日,北京市區上空將禁止所有飛行器和施放氣球活動,並且北京所有的快遞實行「二次安檢」。

京城、地方安保維穩升級

疫情下中共政權更加凸顯危機,世界多國因其掩蓋疫情導致在全世界蔓延、肆虐要求索賠,中共還面臨國內眾多問題。政治學者王軍濤表示用「四面楚歌」形容一點也不假。中共不僅面臨新疆、西藏、台灣、香港這4個問題,還要加上國內的民眾這麼多積累的民怨,令中共在中國已成為孤島。

因此今年中共兩會,北京與地方都推出了比以往更加嚴厲的措施。以中共官方公佈的北京密雲區西田各莊鎮「兩會」安保維穩工作部署會為例,除了傳達所謂上級的兩會維穩部署精神外,並對當地進行「再部署、再落實」。

具體有3步驟,一是各村立即啟動戰時工作機制,加大對村內所謂的「不穩定因素排查力度」,做到所謂的「早發現、早防範、早處置」;二是持續落實「逢車必查、逢人必核、逢人必測」等措施,做到「不漏一人、不漏一車」;同時還動用所謂的入黨積極份子、治安志願者、「雲蒙戰士」等來群防群治進行監控。

而遼寧阜新市一份「關於做好全國『兩會』期間信訪工作的綜述性意見」文件顯示,要求把做好「兩會」期間信訪穩定工作作為「首要的政治任務和重大的政治責任」,繼續實行市委常委包保縣區工作機制和市政府領導包保分管領域工作機制。

文件還聲稱以「北京不去、瀋陽不聚、阜新不鬧、網上不炒」為底線,確保實現「四不」工作目標,即不發生重大群體性事件、不發生大規模集體越級進京去省來市上訪、不發生極端信訪事件、不發生因信訪問題引發的負面炒作。一旦發生就要嚴肅追究有關縣區和單位主要領導的責任。

在北京和地方嚴密管控、維穩升級、層層截訪下,能夠在兩會期間成功進京的各地訪民是少之又少。很多訪民提早很多天就以各種方式進入北京躲起來,希望兩會期間上訪能得到重視,不過從疫情開始北京的相關信訪部門一直處於關閉。

17日官方再發消息稱,因全國疫情持續在爆發,中央和國家來訪機關接待場所繼續關閉,何時開放會另行通知。

管控風險人員進京內部文件曝光

今年兩會除了嚴防訪民進京外,更是在3月中旬就開始嚴防跟疫情有關「風險人員」進京。

據大紀元獲得的黑龍江省雞西市城子河區政府3月11日一份內部文件——《關於管控風險人員進京的緊急通告》顯示,有6條規定嚴防風險人員進入北京,甚至要求他們簽署保證書。

規定要求建立風險人員管控名單,包括感染依親的確診病例、疑似病例、無癥狀感染者、密切接觸者(存在風險的)、發熱門診人員5類人員。同時,在治癒患者出院前,與其簽定《疫情期間不去北京承諾書》。

並且也嚴控機關事業單位人員進京,不管他們因公因私,都要由所在單位研究同意並簽批後,以書面形式報區疫情防控領導小組指揮部備案。對違規擅自進京或瞞報、謊報、緩報的單位和人員,一律追查責任。

另外規定還要求建立信息共享機制;加強車站、機場管控;做好社區卡點管控;加強數據管控等,目的就是勸阻和防止風險人員進京。

當地在下達這份文件時還特意強調,「管控風險人員進京的緊急通知是內部文件,要注意保密,不允許拍照、不允許在微信上發或者發到網上。」

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此前專家就向本報表示,這是唯一的一個看點。由於疫情導致經濟形勢極度惡劣,第一季度GDP已經是負增長,因此關於良好政府工作報告難產的說法也不絕於耳。

也有分析認為,這次兩會官方會在疫情的防控上大做文章,總結出一連串的人工虛假的數字,來為中共臉上貼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