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防疫期間,土耳其對於14歲以下兒童的出門時間進行限制,太平間及墳墓地區對於處理遺體的方式也有些改變。

為防止中共病毒傳播,土耳其對於14歲以下兒童的出門時間進行管制,一天當中他們只有上午11點到下午3點可以出門。

另外,喪葬的方式也受到改變,即使死者的死因與中共病毒無關,太平間的工作人員現在都會穿上全套的防護裝備處理死者的遺體。而中共病毒死者屍體,也在規劃的指定墓區進行埋葬。

安卡拉為了防疫,進行四天的封鎖管制,警察對街上的車輛進行檢查。

2020年5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土耳其為了防疫,規定14歲以下兒童准許在上午11點到下午3點之間出門,但是要保持社交距離並戴上口罩。圖為兒童在公園玩耍。(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土耳其為了防疫,規定14歲以下兒童准許在上午11點到下午3點之間出門,但是要保持社交距離並戴上口罩。圖為兒童在公園玩耍。(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防疫期間商店老闆Mudaver Uygur戴著口罩。(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防疫期間商店老闆Mudaver Uygur戴著口罩。(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安卡拉市副秘書長凱末爾·科卡科格魯(Kemal Cokakoglu)在接受採訪時戴上口罩,他表示,該市正在努力幫助受到中共病毒影響的居民。(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3日,土耳其安卡拉,安卡拉市副秘書長凱末爾·科卡科格魯(Kemal Cokakoglu)在接受採訪時戴上口罩,他表示,該市正在努力幫助受到中共病毒影響的居民。(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安卡拉,為了避免中共病毒傳播,警方在四天管制期間內對烏魯斯廣場(Ulus Square)上的車輛進行檢查。(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安卡拉,為了避免中共病毒傳播,警方在四天管制期間內對烏魯斯廣場(Ulus Square)上的車輛進行檢查。(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安卡拉,為遏止中共病毒的傳播而實施的為期4天的管制,烏魯斯廣場(Ulus Square)及其周圍地區幾乎無人。(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安卡拉,為遏止中共病毒的傳播而實施的為期4天的管制,烏魯斯廣場(Ulus Square)及其周圍地區幾乎無人。(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為了防止中共病毒傳播,實行為期4天的管制,歷史悠久的香料市場附近的街道和商店空無一人。(OZAN KOS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為了防止中共病毒傳播,實行為期4天的管制,歷史悠久的香料市場附近的街道和商店空無一人。(OZAN KOS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一名老人坐在樹下,與貓玩耍,為了阻止中共病毒傳播,在這之前一個半月開始實行封鎖。(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一名老人坐在樹下,與貓玩耍,為了阻止中共病毒傳播,在這之前一個半月開始實行封鎖。(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在皮埃爾·洛蒂山(Pierre Loti Hill)戴著口罩的老年人下樓梯,為了阻止中共病毒的傳播,此前一個半月開始實行封鎖。(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在皮埃爾·洛蒂山(Pierre Loti Hill)戴著口罩的老年人下樓梯,為了阻止中共病毒的傳播,此前一個半月開始實行封鎖。(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土耳其安卡拉,為遏制中共病毒的蔓延,實施為期4天的管制的第二天,騎警戴口罩在基茲勒國家意志廣場(Kizilay National Will Square)巡邏。(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土耳其安卡拉,為遏制中共病毒的蔓延,實施為期4天的管制的第二天,騎警戴口罩在基茲勒國家意志廣場(Kizilay National Will Square)巡邏。(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穿戴個人防護用品(PPE)的工作者在Zincirlikuyu太平間處理死者的遺體。(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穿戴個人防護用品(PPE)的工作者在Zincirlikuyu太平間處理死者的遺體。(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Kylyos墓地裏面的一個指定地點用來埋葬中共病毒死者的屍體。(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Kylyos墓地裏面的一個指定地點用來埋葬中共病毒死者的屍體。(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一名墓地工人將泥土鏟到阿卜杜拉·比伯(Abdullah Biber)的墳墓上,他死於中共病毒,他葬於Kilyos墓地內的專用中共病毒亡者埋葬地。(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6日,土耳其伊斯坦布爾,一名墓地工人將泥土鏟到阿卜杜拉·比伯(Abdullah Biber)的墳墓上,他死於中共病毒,他葬於Kilyos墓地內的專用中共病毒亡者埋葬地。(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