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周一(5月18日)報道說,中國東北地區新感染病例出現不斷增長,很多市縣被封鎖,約1.08億人再次陷入禁足狀態。

在中國準備重新開放的過程中,吉林省的市縣切斷了火車和巴士、關閉了學校,並隔離了成千上萬人。再次嚴格的封鎖措施讓很多原以為疫情已經過去的居民感到沮喪。

在瀋陽一家貿易公司工作的樊佩(Fan Pai,音譯)說,人們再次謹慎起來,外面玩的孩子們再次戴上口罩,醫護人員穿著防護服走動工作。

「這令人沮喪,因為你不知道它甚麼時候結束。」她說。

彭博社報道說,中共政府這次快速強制的反應反映出,在為遏制病毒傳播付出巨大的經濟和社會代價之後、它也擔心第二波疫情爆發。同時,這也表明,在中國及其它地區的重新開放過程將非常脆弱,因為即使有絲毫的疫情反彈跡象,都可能促使人們重新回到嚴格的封鎖狀態。

吉林市舒蘭市政府周一在微信上稱,將採取迄今最嚴格的措施來遏制疫情。確診或有疑似病例的住宅小區將被關閉,每家只能允許一個人、每兩天離開兩小時購買必需品。

餐廳內每張桌子只允許兩人進餐,這還是幾周前剛剛放寬的限制。

此外,快遞服務大部份都已停止,藥店仍禁止出售退燒藥,說是為防止有人隱藏症狀。

而緊張局勢已經蔓延到附近地區,即使這些地方尚未正式報告確診任何病例。

「每個人都很緊張」,鄰近吉林省通化市的一家製藥廠工人王躍梅(Wang Yuemei,音譯)說,「當全國正處於恢復正常時,我從來沒想到吉林省會是一個重災區。」

據悉,國家主席習近平因對武漢疫情反應遲緩、遭到全球批評後,正在採取措施制止疫情在東北地區的傳播。領導中央政府病毒特別工作組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於5月13日抵達吉林市。隨後,吉林市轄下的舒蘭市的市委書記被免職。

中共的年度政治會議兩會原定三月上旬在北京召開,因為疫情爆發推遲了2個月,全國政協和人大會議分別將於5月21日(本周四)和22日開幕,中共的政治代表們將聚集北京。外界認為,中共會藉機宣傳「抗疫成功、顯示一種姿態」,中共初期應對疫情的政策失當不太可能成為兩會的討論議題。

確診病例激增也表明,中國的大部份地區仍容易受到疫情感染。

中國頂級流行病學家鍾南山上周末在接受CNN採訪時說,由於缺乏群體免疫,目前大多數中國人仍易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

他說,中國面臨著「巨大挑戰」,並補充說中國的情況「並不比外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