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對瘟疫大流行的處理不當和進行虛假信息宣傳戰,使中美關係緊張局勢再次升級,從經濟貿易、高科技、國家安全到學術界,公眾目光聚焦特朗普政府如何反制中共的問題上。

瘟疫大流行破壞了全球範圍的產品供應鏈,這種情況加快了特朗普政府減少美國對中國大陸製造業依賴的步伐。同時,在面對國家安全和其它方面來自中共的威脅,美國政府正將一系列應對策略提到日程上來。

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古斯(Morgan Ortagus)最近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特朗普總統採用全方位應對策略來對付中國共產黨的挑戰。

「我認為,這個大流行病凸顯特朗普總統自從2015年開始競選以來所奉行的各種政策正確性,如修建邊境保護牆、推動將工廠搬回美國本土、重新建立互惠國際關係、建立一個公平競爭環境等等。」奧塔古斯說。

她說:「這才應該是我們與中共政府保持的關係——無論是在貿易方面,還是在應對這一瘟疫大流行或國家安全方面。」

特朗普總統及其高級官員對中共政府掩蓋瘟疫爆發的批評在逐步升級,同時美國政府正在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進行調查。總統曾表示,關稅將是對北京的「終極懲罰」手段。

特朗普在5月14日告訴霍士財經網新聞:「我們有很多選項(去懲罰中共),我們甚至可以切斷整個(雙邊)關係。」

他補充說:「現在,如果你這樣做了,會發生甚麼?如果切斷全部(雙邊)關係,你可以節省五千億美元。」(這個數字大約是美國一年進口中國商品的總價值。)

中美經貿關係生變 美國立場強化

近年來,華盛頓在中國(共)問題上採取強硬路線。總部位於華盛頓的智囊機構——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沃爾特・洛曼(Walter Lohman)告訴《大紀元時報》,這次瘟疫流行在某些領域使美國的強硬立場更加強硬。

他說,這次大瘟疫把美國供應鏈脆弱性(尤其是在藥品和醫療用品方面)問題暴露出來了,並成為焦點。據路透社報道,美國政府目前正在尋找辦法,激勵美國公司將其製造業和其它相關資源轉移出中國大陸。

白宮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在四月份提出了幫助美國公司從中國大陸遷出的辦法,即允許美國公司從其納稅申報表中扣除與這一遷出行動相關的全部資本支出。

在貿易方面,特朗普上周表示,他對1月份達成的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感到非常糾結」。他告訴霍士新聞,自協議簽署以來,大瘟疫改變了他對此事的看法,並補充說「中國(共)給他帶來了很多煩惱」。

根據該貿易協議,中共政府同意在未來兩年內再購買兩千億美元美國商品和服務,其中包括農產品。儘管雙方在最近一次電話會議中都同意履行其在協議中的義務,但第一季度貿易數據顯示,中國(共)遠遠落後於實現其購買目標所需的進度。

上周,美國政府指示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一個監督聯邦僱員和軍人養老金的獨立機構)停止對有國家安全和侵害人權隱患中國公司進行投資的計劃。

該董事會於2017年決定改變其國際基金的投資策略,準備投資一個包含受美國政府審查的中國公司股票在內的指數基金。例如杭州海康威視數字技術公司,該公司的技術被用於監視和鎮壓中國西部地區的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民眾。還有經營飛機和航空電子的中國航空工業集團(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它向中共軍方提供武器和電子設備。這兩家公司於去年被列入美國貿易黑名單。

庫德洛和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 Brien)在上周一致信勞工部長尤金・斯卡利亞(Eugene Scalia),信中表示反對這一投資舉措。官員們指出,投資中國公司存在「重大而且不必要的經濟風險」,且由於追究中共在大瘟疫中的罪責,可能會導致美國對中國(共)實行制裁。

此投資轉移計劃原定於今年下半年啟動,但投資委員會(FRTIB)於5月13日宣佈將無限期推遲該計劃。

經濟學家、前特朗普競選顧問史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告訴新唐人電視台,美國政府的這種施壓向中共政府發出了一種「警告」。

摩爾說:「從理性上講,由於中共病毒瘟疫對美國造成極大破壞,美國必須對中國(共)採取更嚴厲的懲罰措施。」

特朗普還在5月14日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尋求強有力辦法,要求在美國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公司遵守美國會計準則。

目前,中共政府阻止美國監管機構審查中國公司的會計和審計文件,稱這些文件包含「國家機密」。

高科技是焦點

洛曼說,他預計美國政府將更加管控將敏感高科技技術轉讓給中共。

美國商務部最近發佈新規定,使美國公司更難向中國(共)出口某些類型的先進技術,因為這些技術可能被中共利用來發展軍事。

現在,新規定要求美國公司必須事先獲得許可證,才可以將某些產品(包括半導體生產設備和感應器)出售給中國公司,即使這些高科技產品是民用產品,但也可被中共利用來發展軍工產業。

同時,由於有安全隱患,中國的電信技術公司一直受到美國政府嚴格審查。自去年五月以來,由於安全隱患或侵犯人權,包括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在內的許多中國公司被列入美國政府審查的黑名單。

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上個月開始採取行動,禁止三家中共國有控股的電信公司在美國營運,理由是擔心它們因受到中共(CCP)影響帶來安全隱患。

FCC專員布倫丹・卡爾(Brendan Carr)最近告訴《大紀元》,該機構正在對在美國境內營運的所有中國電信公司進行審查。

國會的推動

另外,國會越來越強烈表示要堅決抵制中共專制政權。共和黨議員率先發起一場日益高漲的呼籲,要求北京對這場全球健康危機負責。

為此,(議員們)已經提出一系列法案,其中包括剝奪中共主權豁免權保護的立法,使得可以在美國法院對中共提起訴訟;還有對中共政權實施制裁,以及減少對在中國大陸製造業供應鏈的依賴。

立法者還提出了針對中國科技公司的政策,包括一項計劃,禁止聯邦僱員使用中共控制的騰訊、阿里巴巴和百度等科技平台。

同時,中共對大學校園的滲透受到了越來越多審查。

5月初,來自七個眾議院專項委員會的資深共和黨議員,敦促教育部長貝蒂・德沃斯(Betsy DeVos)提供有關中共對美國大學投資滲透的報告,中共利用對美國大學的滲透來推進其戰略和宣傳目的。議員們指出,由北京資助的文化計劃,例如孔子學院,是向美國學生進行(洗腦)宣傳,也是「眾多中共情報人員藏匿的地方」。

上周,眾議院共和黨議員成立了一個新的工作組,以反制中共的威脅。由15名議員組成這個「反制中共」小組,預計將在今年晚些時候發佈一份報告,內容涉及北京在美國學術機構的滲透和其影響力、中共如何想方設法獲得科技優勢,以及它對瘟疫爆發初期情況的處理等問題。

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反制中共」小組負責人麥凱爾(R-Texas)說:「中共疫情的掩蓋再一次提醒我們,中共對世界是一個威脅。」

他說:「我們不僅必須讓中共對其在中共病毒傳播中的所為負責,而且美國必須採取大膽行動來遏制中共令人厭惡的擴張行徑,並且在世界舞台上,準備更好地與中國(共)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