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黑龍江爆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後,東北三省的疫情持續告急。吉林省舒蘭市在5月11日宣佈進入戰時狀態,13日吉林全省封城。同時,疫情迅速擴散至遼寧省瀋陽市,當地一家軍醫院遭到封院,目前兩省超過八千人被隔離。有資料顯示,瀋陽市實際情況更嚴重,官方可能隱瞞真實疫情。

中共官媒5月14日報道,吉林省舒蘭市聚集性疫情跨省波及瀋陽。瀋陽確診病例已增至3例。目前瀋陽已隔離觀察7,500多人並開展核酸檢測,初高一、二年級及中職學校復課時間再度向後推遲。

5月13日,網上就流傳一段影片顯示,遼寧瀋陽市三甲醫院「463醫院」上午全院封閉。但是該消息對外被封鎖。

瀋陽市市民卞先生5月16日對《大紀元》表示,當地疫情嚴重,一家軍工醫院的一名護士得病然後傳染給了他人,醫院已經被封院。

「這個醫院是護士感染,這個護士是被她的對象感染了,她的對象是瀋陽的,因到吉林出差幾天,回來就感染。而護士感染後當時沒有症狀,然後她在醫院裏也感染給了別人,把這個醫院給感染了,現在這個醫院不許進不許出了。」卞先生所說的軍工醫院就是「463醫院」(北部戰區空軍醫院),「是部隊的(醫院),不算甚麼大醫院,也對外(就醫)。」

據網絡上的一份資料顯示,「463醫院」的這名護士是一名普外科護士,叫劉思瑤,5月7日至8日被她男朋友感染,男朋友叫呂宏超,目前是一名確診病人。同時被感染的還有她的室友李萌萌,而截至13日,劉思瑤無發熱、咳嗽、胸悶等症狀。但劉和李兩名密切接觸者已被隔離。

呂宏超密接劉思瑤的行動軌跡調查報告。(網絡)
呂宏超密接劉思瑤的行動軌跡調查報告。(網絡)

卞先生說,這波疫情是從黑龍江傳過來,之後傳染到吉林,由吉林再傳染至瀋陽,「瀋陽現在基本上也中槍了,大概兩天前(10日)還有一例,也是從吉林傳過來的,離我們瀋陽還有一段距離,屬於郊區,叫蘇家屯區。」

卞先生表示,蘇家屯區感染的比例比較少,(目前)有一例,但是不可控,「在打的士時傳播的,接觸多少人不清楚」。

瀋陽市民許女士對《大紀元》表示,現在瀋陽疫情比前一段時間嚴重,「瀋陽目前有3例(確診),吉林帶過來的,接觸者間感染的病例,(另外)我在網上也看到過一個影片,說有一個小區也封鎖了,但具體情況不知道。」

「瀋陽總體來講病例少,沒有瀋陽本土病例,但現在有了本土的病例之後,心裏就有些緊張。」許女士說。

卞先生表示,現在瀋陽大概有七千多名密切接觸者都被隔離了。

瀋陽:14天隔離費用8286元。(網絡)
瀋陽:14天隔離費用8286元。(網絡)

其實,在463醫院再往前還有一家醫院爆發疫情,卞先生說,「就是咱們叫遼寧省醫院,有一個醫生到黑龍江去探望他女兒,他回來後沒有說去黑龍江,但發燒後核酸檢測呈陽性。」

推特上的影片顯示,4月24日,瀋陽市省人民醫院傳出疫情,一名醫生被查出是無症狀感染者後,封院排查了3000人。

卞先生認為,瀋陽的情況肯定會有一個反覆,「因為瀋陽的疫情比較密集,另外,人也挺多,去醫院的人也挺多。」

卞先生表示,現在官方只是公佈了一些密切接觸人員的情況,但是病毒來源不清楚,「像蘇家屯的,都是流動源,流動源就不清楚人員往來的情況。」

網民質疑官方隱瞞疫情

來自吉林的最新消息顯示,5月18日,將豐滿區升為高風險區,17日吉林市已關停所有個體診所和門診部,各藥房已停止銷售退熱藥,發熱病人必須去定點醫院就醫。而15日,發生疫情的465醫院(吉林醫藥學院附屬醫院)已被全部清空,目前變為發熱定點醫院(方艙醫院)。

據遼寧省衛生健康委網站及吉林市當地衛生健康委消息,5月10日都公佈了當日吉林市新增1例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郝某某),發生在蘇家屯區,為吉林市舒蘭市聚集性疫情的關聯病例,11日,將瀋陽市和蘇家屯區列入中風險地區。13日,再發佈2例(呂某某和孫某某)新增病例,並公佈了他們與郝某某的關聯情況及行程軌跡。

官媒新華社5月14日報道稱,吉林省舒蘭市聚集性疫情跨省波及瀋陽後,瀋陽確診病例已增至3例。目前已隔離觀察7,500多人並開展核酸檢測。

不過,推特網上一份疑似內部資料《關於推送吉林市入瀋人員研判信息的報告(5月10日第三批)》顯示,瀋陽市公安局經過大數據研判出5月4日至10日,由吉林市進入瀋陽人員共計128人(舒蘭市82人),已擴至瀋陽市轄屬1市10區2縣,不僅有蘇家屯區,還包括和平區、鐵西區、瀋河區、皇姑區、大東區、渾南區、于洪區、瀋北新區、遼中區、新民市、法庫縣及康平縣。

該資料內容還建議瀋陽市防控指揮部在通報相關地區時,按照重點地區來瀋人員採取隔離措施。文後還附有返瀋人員信息列表。落款日期為5月10日。

該資料還特別用紅色字體提示「不是吉林蘇家屯一個人,各區都有啊,注意防控啊!」

對此,網民「中國隊長Captain China」說,「中國人要多關注疫情,莫輕信政府公告,靠隱瞞來抗疫,那就完蛋了。」

瀋陽居民季先生18日對《大紀元》表示,他無法判斷這份材料的真實,現在官方封鎖很嚴,究竟疫情是怎麼情況都不清楚,「目前,渾南區、于洪區都有感染的,究竟感染多少官方根本不對外報,它就拿一例說話,追蹤接觸的人員。現在市面控制不是很嚴,(但他們)整得挺緊張,到誰家去開十多台車,馬路上排一大排,全都穿著防護服,現在只要沾到邊就給你隔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