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警會15日發表有關反修例事件的報告,但被質疑偏袒警方,淡化警暴問題。昨日有8.31事件的被捕者召開記者會,指監警會忽略當晚警方濫用武力,亦沒有收集當日的乘客及被捕人士的意見。監警會去年曾委託5名外國專家協助,但專家小組其後宣佈集體請辭。成員之一的Clifford Stott指,報告未能符合國際專業標準,他又計劃利用監警會和他自己的資料分析,期望在6月9日前發表報告。

8.31太子站事件中的多名被捕人士,昨日在油尖旺區議員林兆彬陪同下召開記者會。

教育大學學生會前會長梁耀霆表示,監警會沒有向任何當晚被捕人士或乘客查詢,報告亦只有警方描述,內容並不全面。他不滿報告形容示威者「窮兇極惡」,但沒有提及其他乘客及市民被警方拘捕及武力對待。

記者會上播放多段片段,有市民在扶手電梯下層用手抱頭,沒有反抗,但仍被警員近距離施放胡椒噴霧。另一片段顯示,4名防暴警員按著一名沒有反抗的青年,被旁觀乘客質疑需否4名警員一同按著該少年。

警方在扶手電梯施暴 監警會報告沒有提及

梁耀霆強調,當時大批市民聽從港鐵廣播指示經扶手電梯離開車站,大批警員趕至時,扶手電梯上的市民未有作出反抗,但仍有警察用警棍、盾牌和胡椒噴霧等武器施襲。報告指警方以「專業判斷」,區分扮乘客的示威者,梁耀霆表示自己只是自己是乘客卻被捕,質疑警方當時只是想將站內所有人拘捕。監警會報告中亦未有提及警方在扶手電梯的執法行為。

Big eye(化名)當時同樣困在扶手電梯,他亦強調,在場人士沒有人作出反抗,但警方仍不斷施擊,一些人被警方推跌。更指防暴警員踩著他們的頭部、背部往下一層,「當我們是死物踩」。

他在扶手電梯被警方制服後,被警方用警棍打傷手腕關節、頸部、背部,事後要做4個月物理治療。由於他本來的工作需要搬抬重物,因此受傷後失業近半個月。Big eye認為,根據指引,警方使用警棍時不能打擊頭部、關節等位置,批評警方暴力不合原則。他質疑,警方不斷放寬武力指引,令警方濫暴問題更嚴重,但報告未有探討警方的武力指引。

Ice(化名)同樣在扶手電梯被捕,他表示由於現場環境狹窄,很多人無法動彈,警方除了以警棍毆打他們,近距離施放胡椒噴霧,有警員踩他們的頭部、背部,當時曾有人向警員要求,不要踩著他們的身體到下層,但警員一意孤行。

部份人計劃向政府索償

油尖旺區議員林兆彬形容報告是一份「撐警報告」,沒有質疑過警方有否使用過份武力,只是盲目撐警。又批評報告,淡化警方阻礙救護員進入車站救援,為警隊護航。報告僅建議警隊改善公關手法是「荒謬離地」,與民意要求的追究警暴有極大落差。

他要求政府落實油尖旺區議會「重組警隊,停止濫暴」議案中的建議。他透露部份被捕人士,正與律師商討,計劃以民事向警方索償,呼籲有當日現場片段的市民,可向他們提供片段。

報告錯引用7.21網上假圖 監警委員承認沒做調查

昨日港台節目《城市論壇》亦有討論監警會報告。元朗區議會張秀賢表示,元朗7.21事件引起社會恐慌,很多居民事發當日,見到一整群白衣人聚集、打人,但報告將事件扭曲成「黑衣人和白衣人衝突」,但事實上有孕婦也遭白衣人襲擊,並非只有黑衣人遇襲。報告又引用網上圖片,指當日有人號召到元朗抗爭,但該圖片已被揭發是假圖,由大陸的微博傳出,但報告卻指圖片來自連登討論區。

報告又盡信警方一面之詞,稱當晚999報案中心收到大量來電是有人想「癱瘓」系統。張秀賢強調當晚市民求助無門,區內兩間警署落閘,市民只能不斷打999求救。他形容,報告「匪夷所思」,他和其他區議員「睇到眼都凸埋」,亦相信元朗居民「完全不收貨」。

監警會專案組督導委員會成員陳錦榮表示,網上見到的圖片,監警會沒有詳細調查其來源,由誰製作等,因為監警會無調查權。

質疑報告製造「新真相」

監警會去年委託5名外國專家協助,但專家小組之後以監警會缺乏調查權為由,宣佈集體請辭。成員之一的英國基爾大學自然科學研究院院長Clifford Stott在監警會發表報告後,多次在Twitter發文批評監警會報告不符合國際標準。

他15日上傳一張寫有著名作家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放字的圖片:「社會越遠離真相,越憎恨講出真相的人」(the further the society drifts from the truth the more it will hate those who speak it),認為監警會的報告是要製造「新真相」。他又轉發特首林鄭月娥當日就報告開記者會的新聞,並表示「無話可說!」(Speechless!)

Clifford Stott 昨日在Twitter表示,監警會發表報告後,他可以自由運用監警會和他們自己的資料,為2019年香港社會運動的演變做科學分析。希望在今年6 月9日前發表報告。他之後再解釋,他的報告是學術研究,並非監警會報告的替代方案,會以實證及理論分析,6月至8月期間抗爭運動的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