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貿易戰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衝擊,全球產業鏈正加速「去中國化」,中國製造業岌岌可危,賺取外匯的能力快速下滑,「基礎國際收支」出現逆差。另一方面,4月估至少有700億美元資本外逃,外逃速度倍增,反映政治經濟環境惡化,引發人民幣匯率受壓、國內資產受壓與內部需求不振等不良影響。

中共官方同時公佈,4月份通過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進來的資本賬目資金是532億美元,4月份貿易項目貨物貿易盈餘453.4億美元,當月外匯儲備至少增加985億美元,但只入賬308億美元,其中差距的700億美元哪去了?資深財經媒體人王劍研判,是資本出逃。

王劍表示,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來自資金持續外流。中共2018年實施了史上最嚴格的外匯管制,但也阻擋不了資金外逃。今年4月單月份資金出逃700至800億美元,出逃速度加倍。

據分析,中國資金出逃會持續,原因不外是經濟下行速度很快。第1季度GDP斷崖式下跌後,經濟重啟以來成效很差。再一個原因是政治氣氛惡化。除了外資撤離中國,私營內資企業主也都相繼撤離。

資金出逃加倍經濟重啟難

王劍對資金外逃的後果提出警示。首先是衝擊到外匯儲備,直接受壓的是人民幣匯率;再者,會導致國內資產價格下跌,如股票債券之類的證券、房地產價格等。第三,資金出逃多半是中產階級/專業人才、私營企業老闆、外資外商等經濟主體的撤離,他們通過地下錢莊、外貿走資、跨境電子商務等渠道將資金搬離中國。而這些主體都是具有創造財富與消費能力的主力,他們的離開加深內需不振的困境,反過來再度加大經濟重啟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