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重創法國,也同樣殃及法國軍事力量。截至4月19日,法國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上1,760名艦員中,1,081名艦員確診染疫,幾乎佔總數的三分之二。這一驚人訊息一直牽動人心,這是否關涉法國軍事戰動力?是否影響法國國防力量的安全?

4月18日國會議員克里斯托弗·布蘭切(Christophe Blanchet)在國民議會國防委員會視像會議中,曾向軍隊部長弗洛倫斯·帕莉(Florence Parly)這樣提問,「中國(中共)是否成功用這個病毒打擊或降低了我們的戰鬥力?」

滿載排水量42,500噸的戴高樂號航空母艦,不僅是法國現役的唯一,也是美國以外唯一的全核能動力驅動、配備蒸汽彈射航空母艦,代表著法國軍事力量的實力。

軍隊部長帕莉曾表示,法國戰鬥力尚未被降低,除了戴高樂號,其餘的軍事力量並沒有遭到病毒打擊。那麼究竟為何偏偏戴高樂號成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襲擊目標?

《大紀元》特稿指出迷津,這場席捲全球的中共肺炎病毒正是針對中共而來,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與地區在這場大瘟疫中淪為重災區。

戴高樂號遭中共病毒嚴重侵襲讓人深思,這其中到底與中共又有著怎樣隱蔽的關係?法國的軍事力量裏也滲透了中共共產主義的毒素?戴高樂號艦員染疫的背後,又折射了哪些中法之間的「危險關係」?

接上篇

回顧歷史 法國成為中共海軍發展的助力

冷戰時期,美國和前蘇聯進行政治較量,法國前總統戴高樂將軍尋求獨立的政治地位,「另闢蹊徑」地將目光轉向遠東的中共政權。在戴高樂派的推動下,法國於1964年1月27日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立外交關係,這是西方大國首次與中共政權建交,當時曾一度在西方世界引起軒然大波。

之後自1970年起,法國更進一步深化與中共政權的建交,在航空和國防領域也開始發展雙邊關係。1974年初,法國開始為中共海軍提供聲納等軍事設備。1975年法國向中共出售12架超級黃蜂式直升機,直到2010年中共空軍仍在使用這些直升機的衍生型。

美國海軍退役首席聲納專家詹姆斯·布塞特(James C. Bussert),在2002年12月發表於陸海空通信和電子協會(AFCEA)期刊的專題文章《中國(中共)海軍聲納——在外國影響中發展起來的聲納系統》中表示,法國在中共海軍的發展歷程中扮演了重要的助推力。

布塞特指出,中共海軍聲納系統的演進直接反應著海軍技術實力的發展。1954年中共海軍購買前蘇聯老式探照燈聲納,兩年後在蘇聯協助下嘗試本土組裝,完全是蘇聯聲納的防制。然而隨著1963年,中共與蘇共開始交惡,蘇聯撤回大批軍事工程師和技術人才,中共海軍企圖獲得蘇聯現代化潛艇聲納的計劃大受挫折。中蘇日趨緊張的關係在1969年跌至冰點,更導致兩國邊界的兵戎相見。

從1969年到1979年,中蘇關係完全處於冰凍期。中共海軍聲納系統的發展一度停滯不前。然而在中共海軍最困難的時期,法國成為了其「救命稻草」。從1974年到1993年,法國將先進的現代聲納系統提供給中共海軍,而自1993宗中共還從法國獲得了兩款先進聲納的生產權。

根據維基提供的中共官方的消息,中共的海軍也正是從70年代開始得到了長足發展。70年代裏,中共海軍常規推進型潛艇由35艘增至100艘,導彈發射艦的數量增至10倍,從20艘增加到200艘。1974年1月,中共在與越南共和國(南越)爆發的西沙海戰中獲勝,從而控制了西沙群島,直接奠定了中共政權在南海衝突中的強勢地位。

中共海軍,從建成初始就一直為穩固中共政權而服務,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共海軍還曾一度平息了在武漢的民間反抗運動。法國為中共海軍提供的先進海軍技術,助中共軍事力量在海洋領域開拓發展。

專門研究國防問題的比利時籍、法國著名國際政治學家約瑟夫·亨羅亭曾發表一系列研究論文,思考法國和歐洲應如何理解和面對中共當前的國際戰略轉變,中共不再是毛澤東式的「人民威懾力」,而已經開始了「21世紀的人民戰爭」。

如今中共在太平洋地區虎視眈眈,據路透社報道,中共龐大的艦隊正打破太平洋地區的力量平衡,中共海軍迅速擴張超過其它國家,擁有世界第二多的軍艦和潛艇,現在已經具有足夠戰力來控制外海。當中共迫使美國及盟友在這些水域中謹慎航行時,法國是否會重新審視其曾經為中共海軍助力的歷史?

戴高樂基金會與中共關係親密

如果說戴高樂將軍與中共政權展開外交關係是「大膽的行為」,那麼戴高樂基金會把這種大膽一直延續到現今。

作為法國唯一官方紀念戴高樂將軍的基金會,戴高樂基金會根據將軍生前的協議成立於1971年(戴高樂逝世的第二年)。基金會現任主席雅克·戈德福萊恩,曾在西拉克執政期間擔任法國部長,自2011年起他接手基金會的主席職位。

雅克·戈德福萊德向法國《費加洛報》表示,基金會想再次重申戴高樂將軍在戰爭期間和他擔任國家元首時的整個指揮藝術。基金會從成立至今,為在法國和國際上推廣戴高樂的精神,在四大方面組織了眾多活動:大學研究與政治反思;青年教育;向公眾傳播理念;支持與推動法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

如今戴高樂基金會也是法國戴高樂號航母的重要合作機構。基金會總監讓-克洛德·巴里埃(Jean-Claude Barrière)表示,為更好展開「在人文教育領域」,戴高樂號航母與戴高樂基金會已經簽署了一些列合作協議。

與西拉克一樣,主席戈德福萊恩也是一位親共派,他經常重申戴高樂派推動了法國與中共政權的建交的歷史,提及基金會的歷史也與中共政權相關。而中共黨魁胡錦濤和席近平在訪問法國期間,都曾專門訪問過戴高樂基金會。習近平2014年到訪法期問,在戴高樂基金會講話。在基金會官方網站上至今依然保留習近平訪問基金會時的講話照片。

在2018年基金會年終總結中,戈德福萊恩開篇便表示基金會自成立以來與中共政權一直保持著特殊的親密關係,而這份「中法友誼」正是由戴高樂、毛澤東和周恩來共同打造,「正是在此背景下,本基金會自2004年以來,一直與法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政權)建交的紀念活動密切相關。」

他還表示自2000年起,在中方合作夥伴的推促下,基金會進一步擴展了中法合作的範圍,而基金會加強的中法關係更直接服務於法國和中共在政府層面的合作。

2017年戈德福萊恩接受中共喉舌媒體《中國日報》採訪時,對基金會與中共的合作給予很高的評價和期許。

中國日報記者問及基金會如何幫助建設中法關係,戈德福萊恩這樣回答:「我們定期地與中方合作夥伴組織經濟和文化項目,比如2004年和2005年在北京、上海、武漢和成都舉行的戴高樂:暴風人物的展覽。自從2007年起,我們與中國外交學院發展大學交換項目(中國外交學院是中共外交部直屬的高校,為中共外交部輸送後備人員)。」

他還指出基金會與法國很多官員和企業有巨大的關係網,當有法國企業想要進入中國市場時,基金會為其與中方建立聯繫。實際上在戴高樂基金會14名董事會成員中,三名來自內政部長、財政部長和法國最高行政法院的特別委任,同時還有法國榮譽軍團大法官。

在法國總統馬克龍第一次訪華期間,基金會還隨行赴華。在法國與中共政權建交54周年紀念的前夕,2018年1月10日基金會與中歐國際工商學院(CEIBS)在上海正是簽署合作備忘錄,計劃設立「戴高樂全球領導力」講席。

作為法國唯一的航母,戴高樂號是代表法國軍事實力的標誌,這也是戴高樂基金會最好的形象代表。

2018年6月6日,基金會與法國戴高樂號在停泊在土倫(Toulon)軍港的母艦上,正式簽訂合作協議。基金會負責以「戴高樂與海軍」這一主題,進行一系列與戴高樂號和土倫軍港的海軍相關的研討會、會議和展覽。這些活動其中一部份正是在戴高樂號上舉行。同時基金會與戴高樂號共同組織和進行紀念活動,基金會還會幫助戴高樂號組織和接待法國與外國高級文職與軍方人士。

2018年6月13日,戴高樂基金會在巴黎榮軍院大廳舉行年度招待會,正式與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簽署共同設立「戴高樂全球領導力」講席協議,法國總理愛德華·飛利浦出席並見證了這一儀式。這一講席將致力於關於領導藝術的教育和研究,目的在經濟、工業、社會和國際關係中打造未來領導人。

曾促成法國幫助建設武漢P4實驗室的前總理讓-皮埃爾·拉法蘭,是這項「戴高樂全球領導力」講席項目的贊助人。2018年初他被馬克龍任命為法國政府的中國特別代表。2018年7月,拉法蘭與基金會秘書長馬克·弗瑟共赴上海,成為「戴高樂全球領導力」的第一位講席教授。之後,從2018年9月至今,戴高樂基金會在法國和中國兩地進行了一系列的深入調研合作。

隨著國際社會曝光一系列真相,中共以謊言欺騙、間諜滲透等手段盜取各國科技和商業機密,以達到其技術發展的目的,越來越多的法國專家和智囊、媒體開始反思法國與中共的關係,疫情下中共政權的戰狼外交更是法國各大媒體抨擊的對象。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之中,法國需要重新思考,如何抵制中共滲透,捍衛和重塑法蘭西民族的國家主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