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哈佛的一個同學得了中共病毒(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醫生說他60%的肺壞死,已經沒救了。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得救了,現在已經出院了。」

在美國留學的武漢大學博士生羅碧雅5月3日接受本報電話採訪時談到上述情況,並談了她對法輪功抗疫良方「九字真言」的認識過程。她現在天天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幾個字,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也正在向好的方向轉變。

羅碧雅上個月上旬接到好朋友的電話,稱染上中共病毒並已住院,隨後傳來醫生的話:「他60% 的肺都壞了、沒治了」。「他給我發郵件,說他快要死了。」羅碧雅說,實際上朋友已經簽字放棄治療了。

這期間羅碧雅一直在跟蹤《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台的疫情報道,知道「九字真言」救命的說法。有一次她自己胸悶的時候也念了這幾個字,效果真的非常好。她想告訴朋友、讓他試一試,但是朋友已經在急救病房(ICU),時不時地昏迷、不能接電話。

羅碧雅說:「後來我就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幾個字用電子郵件給他發了過去,讓他唸唸,我說對他的肺部有好處。因為他信任我,就接受了,結果他現在已經出院了,醫生說他康復得挺不錯的。所以我認為九字真言是科學的,這是法輪功傳播的一件大好事。」

羅碧雅說,她以前別說「九字真言」,連對法輪功都不接受。由於中共的造謠誹謗,她視法輪功為「洪水猛獸」,在大街上遇到法輪功發真相傳單都不會接。

但今年以來發生的很多事情改變了羅碧雅對法輪功的印象。一次是在2月份,她在哈佛大學門口看見一個法輪功學員,是一位老阿姨,在很冷的天氣裏派發《大紀元》報紙和小蓮花。「她給我資料我沒有接,只拍了張照片就離開了。」等她周末再去學校圖書館的時候,又看見這個阿姨站在那裏,「我被她感動了,心想法輪功這麼堅持啊,周末還出來。」

再後來羅碧雅在紐約法拉盛和唐人街都看見過法輪功學員發蓮花和真相資料,「他們就是告訴你真相,並沒有在傳銷或者銷售甚麼,讓我感覺他們都很真誠、很友善、很可愛。」特別看了神韻廣告之後,她認為,神韻的舞蹈藝術國內的人都比不上,心裏越發佩服法輪功的「獻身精神」。

現在羅碧雅完全改變了被國內宣傳誤導的對法輪功的印象,接受了「真善忍」的理念,而且天天念九字真言,並對法輪功產生了進一步了解的願望。

「中國人太需要真、善、忍了」

在疫情爆發後,羅碧雅一直跟蹤《大紀元》的報道,她認為法輪功提倡的「真、善、忍」中的「真」字對中國人、對全世界太重要了。「虛假報道造成全世界對疫情的了解不準備、不重視,造成全球幾十萬人的死亡。所以真實消息是多麼的重要,直接關係到人類的生命。」

她說:「這也是為甚麼這麼多人愛看法輪功媒體的原因,因為他們真實,他們善良,他們的新聞水準也很高。」

現在,羅碧雅經常把《大紀元》和新唐人的節目想辦法傳給國內親朋好友。她聽國內的人說「我們都感謝法輪功」、「法輪功救了這麼多人,功德無量」。

5月13日是2020年國際法輪大法日,羅碧雅想恭祝李洪志師父身體健康。「李洪志先生挽救了這麼多人類的生命、功德無量。我祝他生日快樂,身體健康!」她說:「希望法輪功堅持下去,讓『真、善、忍』早日回到大陸,『真、善、忍』是中國人最需要的,中國大陸太需要『真、善、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