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央視5月17日深夜報道證實,中共駐以色列大使杜偉5月17日在當地官邸死亡,初步判斷為身體健康原因意外去世。

官方公開信息顯示,杜偉今年2月才履新以色列。在此之前,杜偉擔任中共駐烏克蘭大使,2016年6月到任,2019年12月離任。

2016年10月31日,中共國資委官網發佈一則消息,10月28日上午,中核集團和烏克蘭能源與煤炭工業部簽署合作備忘錄。中核集團向中共駐烏克蘭大使杜偉匯報了相關工作。

公開報道顯示,中核集團牽手中船重工、中船工業一直在推動核動力破冰船、核動力水面艦艇等的研發專案。2018中船重工在其官網首次確認,要研製包含核動力航母在內的多種海戰武器裝備。與此同時,網絡盛傳烏克蘭將向中國出口艦用核反應堆的消息。

今日杜偉猝死,讓人很容易聯一則打虎消息,就是在杜偉去世前五天,5月12日,原中船重工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胡問鳴被查。在胡問鳴此番落馬前,其副手孫波2018年6月在任上落馬,兩年不到胡問鳴以退休身份再次被查。

胡問鳴經歷涵蓋海陸空三軍裝備,曾是核心軍工極為重要的軍備生產參與者,這說明中船重工問題嚴重性絕不止於一般經濟腐敗。2019年7月,孫波被以受賄罪判刑,但因「涉及國家秘密」,案件未公開審理。

杜偉2019年12月離任烏克蘭。與此同時,上海證券交易所一則公告引發相關投資者不小躁動。

2019年12月16日,北京信威科技集團(*ST信威)發佈布澄清公告稱,近期媒體報道稱烏克蘭反壟斷部門已批准中資對烏克蘭航空發動機製造商摩打西奇公司(Motor Sich)的收購不屬實。此前,中烏兩地媒體曾引述官方消息報道稱,信威集團(及其關聯公司北京天驕)收購了摩打西奇公司50%以上的股份,成為後者控股股東。

今年4月21日起,*ST信威停牌至今,原因是2019年年報巨虧184.36億元,這已是該股連續第三年虧損,同時該股2019年繼續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觸發了暫停上市規則。

信威集團涉足資本市場以來,除了被質疑背後有著大於監管機構的能量存在,還有就是涉及軍工產業投資買賣豈是一家普通的民營企業能輕易為之。2016年12月23日,網易財經發佈了一篇題為〈信威集團隱匿巨額債務 神秘人套現離場〉的長篇報道,據稱,信威集團的利潤分配者博納德投資,在其深層的股權結構中,自始至終都有魯能集團。

杜偉昔日仕途醒目之處是,2003年以前工作集中在外交部歐亞司,2003年至2007年擔任上海合作組織秘書處秘書長助理——而這樣的經歷首先可以聯繫到張德廣——2004年以前歷任外交部歐亞司司長、外交部副部長、中共駐俄羅斯大使,2004年至2006年擔任第一任上海合作組織秘書長。張德廣雖然退休多年,公開報道顯示目前仍在地方演講中活躍露面。

如今杜偉出使以色列僅三個月就猝死,堪稱最短命的中共大使,這也難免引發輿論場上陰謀論揣測。普遍認為,大多數中烏合作項目都能對俄羅斯在中國的項目構成競爭,中共內部不同派系人馬也有可能在中烏兩國軍工產業、軍事科技買賣涉及政經角力。

輿論顯示似乎更願意相信,不能排除杜偉在大使任內知曉一些黑幕而被滅口,中共方面——具體而言是現當權者的對手——比俄方行兇嫌疑更大。

這幾年中共高層博弈的犧牲品已非少數,外界也多耳熟能詳,如海航董事長在法國意外跌死,薄熙來金主徐明出獄前突然暴斃,央視主持人劉芳菲的丈夫劉希泳被逼供致死、猶如薄熙來事件中「海伍德死亡案」的翻版,等等。

這次杜偉在中共兩會召開前四天猝死,不能不說蹊蹺。在央視報道杜偉死訊後,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隨即撰文「帶風向」:「杜偉是個工作很拼的人,而且近來他天天加班」。對於中南海來說,兩會要營造表面的「和諧」、「穩定」。無論如何,杜偉「因病去世」也就成了必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