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半個多世紀以前的「抗美援朝」,中共有一套基於謊言的溢美之詞,幾十年來騙你沒商量;國際社會有基於史實的公論與定評:朝鮮半島之戰,實際上是蘇、朝、中密謀興不義之師,對南韓發動的一場侵略戰爭,意在占領整個半島。這場戰爭是共產主義勢力全球擴張的重要步驟,絲毫不帶有任何意義上的正義性。

本文要講述的,不是聯合國軍正義之師與朝、中不義之師戰場上的生死較量,而是朝、中兩國軍隊統帥金日成與彭德懷之間的明爭暗鬥。

一山難容二虎 「北極熊」出面擺平

中國軍隊入朝參戰,起初並沒有真正「兵合一處,將打一家」。朝中兩軍最高統帥金日成與彭德懷存在嚴重分歧,首先就是中朝軍隊統一指揮權問題。

「志願軍」數十萬部隊入朝後,金日成兵少將寡,駕馭不了大陣勢,他也知道由朝方統一指揮中朝軍隊不太現實。於是,他退而求其次,希望保持人民軍指揮的獨立性。

但彭德懷另有考慮,彭在給中央軍委的電報中抱怨說:「朝鮮黨徵兵問題異常嚴重,16-45歲男子全部徵調入伍。入伍工人家屬無人過問,一般群眾沒飯吃。一切無長期打算,孤注一擲的冒險主義從任何方面都可以看到」可見其對金日成瞧不上眼。

第一次戰役期間,兩軍因為協調不夠,就發生過朝方撤退秩序混亂,堵塞道路導致「志願軍行軍作戰受阻」,甚至還有人民軍誤擊「志願軍」等事件多次發生,更促使彭開始考慮軍隊指揮權歸屬的問題。但金日成對這個問題也很看重,不同意交權。彭向金提出留下人民軍第6師協同「志願軍」作戰,金日成卻堅持將其調走;彭提出第二次戰役後撤幾十里設伏,金卻聯合蘇聯駐朝軍事顧問表示反對。官司最後鬧到莫斯科,後台老板斯大林親自拍板敲定:「完全贊同由中國同志來統一指揮」,金日成才認頭屈尊。

在鐵路運輸的統一調度方面,金、彭也是兩個思路。當時,朝方鐵路和機車因轟炸損毀殆盡,運行車輛、搶修線路的工人和器材、運送物資的部隊,就連司乘人員均由中方提供,由朝方管理調度多有不便。但朝方認為鐵路管理是「國家主權」,不肯放手。為此,「北極熊」不得不再次出面擺平。

一個要擊鼓 一個要鳴金

1950年12月31日—1951年1月8日,「抗美援朝」第三次戰役,中朝軍隊越過三八線占領漢城,處於有利態勢。戰役結束後,圍繞著是否南進追擊,一舉占領全朝鮮半島這個問題,金日成與彭德懷再度發生了激烈衝突。金主張速進,彭主張休整。

1951年1月11日,金日成、朴憲永與彭德懷就此事進行磋商。金、朴求勝心切,一再堅持迅速南進,聽不進彭德懷的反覆勸告,激怒了彭德懷,彭宣稱:「你們過去說美國一定不會出兵,從不設想如果美國出兵怎麼辦,現在又說美軍一定會退出朝鮮,再不考慮如果美軍不退出怎麼辦。你們指望速勝而又不作具體準備,結果只會延長戰爭。」

彭德懷不留餘地的申明,中方軍隊休整補充需要兩個月,一天也不能少,可能還要三個月,沒有相當的準備,一個師也不能南進。最後彭說道:「你們認為我彭德懷不稱職,可以撤職審判,可以殺頭。」

金擺下宴席 彭背影以對

金、彭在朝鮮戰事上配合失當結下了梁子。據「志願軍」司令部參謀楊迪披露,1952年4月15日,是金日成40歲生日,朝鮮方面要舉行祝壽慶典,三次請彭,每次都是派黨政軍最高級領導來邀請,彭愣是始終沒給面子。

記得當時彭表態的大意是:現在前方的指戰員正在浴血奮戰中,朝鮮國土被轟炸成一片廢墟,人民正處在最艱難困苦,無以為生中,怎麼40歲生日就搞祝壽慶典呢?自此,金、彭之間的溝壑再次加深。

另據著名歷史學家沈志華教授披露,「彭德懷在廬山會議『出事』後,金日成曾致電外交部,『表明他非常贊同對彭的處理,並要求親見毛澤東,有很多事要對其說』」云云。

彭沖天一怒 打金兩個耳光

在文革中批鬥彭德懷時,有一條很怪異的罪狀——「軍閥作風,對朝鮮人民領袖搞大國沙文主義」。這條罪狀的來由是這樣的:

在朝鮮戰爭第五次戰役中,戰局出現不利於中朝軍隊的局面,金日成為保存實力,在沒有事先通報彭德懷的情況下,擅自下令北朝鮮軍隊撤退,結果被美軍有機可乘,致使中方軍隊陷入敵後。其中,戰鬥力較弱的六十軍一八零師被俘七、八千人,造成中方軍隊在朝鮮戰爭中的最慘重損失。據聞,彭德懷因此氣憤萬分,狠狠扇了金日成兩個大耳光。臉都打腫了,打的金日成一星期吃飯困難。

據近年解密的資料,原來是朝鮮第一軍團頂不住敵方反擊,為保存實力臨陣逃脫,難怪彭德懷對金日成出手太狠。香港《明報》對此曾有披露。

結語

史料顯示,朝鮮戰爭是金日成率先挑起,先發制人的侵略戰爭,很快幾乎占領了韓國的全部國土。當時美國沒有出兵,所謂美國「打到鴨綠江邊」威脅中國,純屬子虛烏有。所以,中共宣揚的所謂「抗美援朝」「保家衛國」也是無稽之談。

戰後,中共使盡渾身解數,美化這場不義之戰,編造了許多中朝軍隊「用鮮血凝成的戰鬥友誼牢不可破」的神話。不幸終被史實陸續揭穿。本文披露的金、彭鬥,就是一個有力的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