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湖南常德的趙虎是一名中共東海艦隊退役士官。2019年,當地政府為強徵強拆他母親名下的房屋,編造藉口將他拘留,並以此逼迫他母親妥協。趙虎看清了中共強權顛倒黑白、肆無忌憚的真面目。他說,「就算不為我自己,也要為下一個百姓免於受到這樣的迫害而抗爭到底。」

將新房非法指定為危舊棚戶房 暴力逼遷

2013年,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區政府劃出一小塊地進行「棚戶改造」,涉及300多戶。2015年,他們又決定「擴大徵收範圍」,加徵附近9000多平方米的區域,所涉住戶也再增440多戶。

趙虎母親趙維愛的房子就位於被加徵的範圍。趙虎表示,他們的房產證、土地證上寫得很清楚,房子是2002年和2003年修建的新房子,但當地政府私下在文件裏面把房子改成了80年代的危舊房屋,強行納入徵收。

隨後,政府僱用黑社會人員,暴力騷擾拒遷的住戶。「政府請了黑社會搞彈弓,挨家挨戶打人家的玻璃,威脅你;剪你家電線,挖你家水管,撬你家的鎖,各種方法來威脅逼迫搬遷。」趙虎說。

黑社會人員甚至入戶打砸,拆卸門窗,還把那一帶的路燈全部打壞。很多人都承受不了,被逼遷走。

受害人申訴無門 被法院構陷拘留

被強徵後,趙虎和母親不斷向常德市、湖南省和中共中央信訪局反映問題,但是他們被當地政府截訪,且各級部門對所反應的問題置若罔聞。

他們又尋求司法途徑打官司,卻發現法院不僅偏袒作為被告的政府,幫助其加工完善有漏洞的「證據」,還設下圈套拘留他,以此要挾趙維愛在拆遷協議上簽字,並交出房產證和土地證。

2019年12月6日,常德市武陵區政府和武陵區法院帶著拆遷隊的人,到趙虎的工作單位送達法律文書。

趙虎說,法院將文書送給他而不送給趙維愛非常不合理。「我跟我母親是兩個獨立的法人個體,我母親有獨立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他說,「這案子不是我的、房子也不是我的、執行對象也不是我……」據他所知,法院的送達是假,找由頭拘留他是真。

在送達過程中,法官試圖用言語激怒趙虎但是沒有成功,於是他們在完成送達程序後離開。

幾分鐘後,法院人員突然返回,搶奪已經送達的文書。趙虎質問,「你留置送達已經給我了,又搶回去是甚麼意思?」法官答道,「公告不是給你的。」趙虎繼續質問,法官直接下令「帶走!帶走!」

最後,武陵區法院給出一份決定書,稱趙虎「以暴力、威脅或者其它方法阻礙司法工作人員執行職務」,決定對其拘留十五日。

武陵區法院拘留趙虎15天的決定書。(受訪者提供)
武陵區法院拘留趙虎15天的決定書。(受訪者提供)

趙虎說,武陵區法院是以「執行公務」的名義對他進行「碰瓷」。他在整個文書送達的過程中完全沒有使用暴力,法院自己也有拍照、錄像存證。

他問,「我甚麼地方有過威脅?甚麼時候妨礙了執行公務?在中國,法院可以隨意搶奪已經完成送達,並且還進行了拍照錄像的『法律文書』嗎?政府和法院可以隨意抓捕一個合法的公民,然後以虛構的罪名進行拘留,去威脅他的親人,搞徵收嗎?這就是你們所謂的中國的『人權』和『法制』嗎?」

趙虎被抓後,趙維愛心臟病發作送醫救治,而當地政府趁著母子不在家,將他們的房屋強拆。

退役士官:「我會堅決反抗到底」

趙虎說,武陵區法院沒想過,他也將事件全過程錄了下來。法院現在都不敢面對,也無法回答。

「他們現在就怕我提這個事,甚至說房子可以幫我解決,暗示給我點好處,讓我不要追究被拘留的這個事了……」他說,「再多的錢我也不要,我就要一個公平正義!」

趙虎表示,中共強權根本不講法律,他們對待退伍軍人都如此,對老百姓更是可想而知。

他說,「這個國家不能這樣老百姓一邊倒地挨欺負」,「我就算不為我自己,我也要為下一個百姓,免於受到這樣的迫害而抗爭到底。我們做軍人的,是守衛百姓、守衛國家的兵,如果連我們都妥協、退縮、放棄了……這個國家民族就真的只有沉淪了!」

「我不知道前路會遇到甚麼,但我會堅決反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