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美國執法部門發佈公告,警告中共黑客在企圖竊取美國有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的技術。美國媒體刊文說,據報道,美國政府將指控中共政府所屬黑客組織侵入美國研究機構和製藥公司網絡系統,竊取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數據、療法和疫苗,事實是,美國尚未使用最強大「武器」來懲罰和阻止中共在背後操縱的大面積和持續的網絡犯罪。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喬什·羅金(Josh Rogin)寫道,中共政府試圖竊取中共病毒信息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應該表明,在應對瘟疫大流行時中美缺乏合作的主要責任在於中共方面。 中共本身就限制自己的研究人員共享中共病毒的研究,並拒絕交出早期病毒毒株樣本。中共研究機構甚至試圖複製實驗藥品瑞德西韋,並申請專利,但該藥品是美國製藥公司給中國(共)進行臨床試驗用的,FDA還沒有批准。

中共是玩竊取研究成果遊戲最猖獗的一個

5月13日,聯邦調查局和國土安全部發表聯合聲明警告說,中共黑客和間諜正在利用病毒大流行來掩蓋其網絡攻擊。

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總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C. Demers)核實這一報道,周一他在CNBC電視台的採訪上也談到了這一威脅。他說:「我們所看到的,也是顯而易見的,就是中共主導了這次網絡入侵,針對的是美國製藥公司和全美各地從事中共病毒、治療和疫苗的研究機構。」「這是目前生物醫學研究的熱門,在經濟和地緣政治上都具有巨大價值。」

羅金寫道,一些人認為科學研究應該是開放和共享的,尤其是在全球瘟疫大流行期間,但是北京政府顯然不這樣認為。 中共領導人知道,竊取研究成果可以帶來巨大利益。中共不是唯一玩這種遊戲的國家,但迄今為止,它是最猖獗的一個。

許多政府官員們和專家們提議,應該像對付俄羅斯、北韓和伊朗的犯罪行為那樣,利用美國最強大的武器——經濟制裁,來懲罰中共的所作所為。

位於華盛頓的保守派智囊團——民主防禦組織(FDD)公佈了一組研究數據顯示,美國司法部已經起訴了38家中國公司和個人,涉嫌與網絡偷竊有關的經濟或政治間諜活動,但只有兩家公司面臨經濟制裁,這兩家公司都為北韓政府洗錢。與此相比,美國因為同樣的罪行,卻制裁了77個俄羅斯公司,30個伊朗公司和六個北韓實體。

報告指出:「華盛頓對不同對像使用制裁和起訴的手段差異很大,而美國不經常採用制裁手段打擊中國(中共)黑客。」

奧巴馬與中國(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9月峰會上簽署了一項協議,以停止一切與盜竊知識產權相關的網絡間諜活動,但北京在很大程度上沒有兌現其承諾。

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的司法部加大了對中共網絡犯罪以及那些試圖竊取生物醫學研究成果犯罪的起訴。今年1月,美國逮捕了哈佛大學化學系系主任,因其隱瞞參與中共政府的「千人計劃」(招聘計劃)。一名中國研究員在波士頓洛根國際機場被捕,當時他藏匿了21瓶生物醫學研究樣品在行李箱中的襪子裏。

必須採取經濟制裁手段 才能真正遏制中共網絡盜竊

但是司法部只能抓住那些身在美國境內的盜竊者,而他們背後的公司或政府老闆卻無法受到懲罰。在4月份由諮詢和研究公司「Future in Review」主辦的一次在線研討中,德默斯(Demers)建議必須採取經濟制裁手段才能真正遏制這種網絡盜竊行為。

他說:「制裁的目標是使那些從網絡盜竊中獲取經濟利益的人或組織得到經濟損失。」 「我們必須在政府的各個部門中使用不同的嚴厲手段,以確保那些盜竊者從盜竊中得不到任何利益。」

這個問題遠遠超出了生物醫學研究範疇。 司法部已起訴華為公司,及其四個子公司和其首席財務官,他們涉嫌一連串的罪行,包括幫助伊朗逃避美國的制裁,但美國政府並沒有對華為實施經濟制裁。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COMAC)是一個中共國有企業,它利用中共黑客從西方偷來的技術製造出商業客機與空客和波音競爭, 但是這家公司卻沒有被制裁。

FDD報告的合著者特雷弗‧洛根(Trevor Logan)表示,經濟制裁實際上是我們能夠威懾許多美國執法部門無法涉及的中國境內實體的唯一方法。 如果沒有任何經濟制裁,我們向北京發出的信號表明,它不需要遵守任何簽署的協議。

「要麼我們根本沒有立場,那些簽署的協議就一分不值;要麼我們就落實和執行我們的網絡協議,」洛根說。

羅金最後寫道,我們可以肯定,經濟制裁是會有代價和風險的,因此不應輕率地使用。 美中經濟關係是複雜的,我們與北京的貿易協定仍在接受考驗。 但是,中共試圖侵入我們的中共病毒的研究,這讓我們感到迫切是,必須向北京表明,它不可能只通過盜竊而取得其在經濟上的霸主地位。 到目前為止,中共顯然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