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經濟遭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重擊之後,中共一直在為怎樣提振經濟苦惱。日前,有中共體制內人士提出財政赤字貨幣化,不過此舉遭到了很多經濟界人士的反對。而中共是否推行財政赤字貨幣化也將成為中共兩會看點之一。

如何恢復經濟,大陸經濟界眾說紛紜。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較系統提出財赤貨幣化之論。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劉尚希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與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聯合舉辦的當前經濟形勢下的財政政策專題會議上表示,在目前的經濟大環境下,可以用發行特別國債的方式,適度地實現赤字的貨幣化,把財政和貨幣政策結合成一種新的組合,以緩解當前財政的困難,也可以解決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的問題。

劉尚希認為,特別國債的預算規模可以考慮達到五萬億,分次發行,央行擴表,零利率購買。實際執行下來,可以小於五萬億元,但基於當前市場悲觀情緒蔓延,預算規模可以大一些。

劉尚希財政赤字貨幣化的論調提出後,遭到了大陸部份金融界人士的反對。

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阮加表示,財政部不可向中央銀行透支,這是底線,是法律,不可突破。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於表示,赤字貨幣化意味著政府行為沒有法定的財經紀律約束,意味著政府可以無限度進行舉債並通過發行鈔票來享受鑄幣稅和通貨膨脹稅。同時,赤字貨幣化等價於超級通貨膨脹,這種預期會對市場運行帶來超級擾動,也會形成對於政府治理體系的擔憂。

據悉,1995年頒發的《中國人民銀行法》第二十九條明文規定:中國人民銀行不得對政府財政透支,不得直接認購、包銷國債和其它政府債券。

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主任、研究員張明認為,財政赤字貨幣化一旦開了口子,未來將是一種比預算軟約束更可怕的前景。而大規模財政赤字貨幣化將會加大匯率貶值壓力,匯率貶值壓力與資本外流相互加強,可能成為系統性金融風險爆發的扳機性因素。

此外,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理事長吳曉靈認為,目前大陸很多經濟政策不清晰,不適合推行。吳曉靈提出了四個需要考慮的問題,一是財政政策是直接介入經濟活動為主,還是以提供均等的公共服務為主;二是當前解決就業問題是加大政府投資或政府補貼投資為主,還是救助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為主;三是財政對困難人群的救助能否精準,減少跑冒滴漏;四是當前情況下用結構性信貸政策與用財政政策調結構哪個相對更有效率。

所謂財政赤字貨幣化又稱政府債務貨幣化,指以增發國債為核心的積極財政政策導致經濟體系中貨幣供量的增加。簡單來講,是財政部出頭發行國債以支持經濟建設,投資者自願認購,即財政赤字市場化;而由中央銀行出頭賣國債,財政用錢向央行要,形成了「國庫通銀庫」現象,財政央行一體,此為財政赤字貨幣化。

《香港經濟日報》認為,財政赤字貨幣化用還是不用,在5月21日即將召開的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將見分曉。

而香港《明報》透露,本次中共人代會,中共會放水十萬億元人民幣,以解經濟之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