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因中共隱瞞疫情而蔓延至全球,造成無法估量的經濟損失和人員傷亡。而今,中共又企圖用黑客竊取美國的疫苗研發技術,更加劇美國對北京的不滿。美國總統特朗普2020年5月14日接受霍士採訪時,首次提出在必要的情況下,美國可以切斷與中共的「一切關係」。一些分析人士也認為,中共病毒疫情將促使全球「去中國化」,中美經濟「脫鉤」亦成為可能。

因疫情問題而多次對中共表達不滿的特朗普總統,5月14日接受「霍士商業台」(Fox Business)電視採訪時,當被問到「中共在一直竊取我們的財產,FBI發表聲明說中共正用黑客竊取美國的病毒疫苗以及研究,他們會得手嗎」這一問題時,首次嚴厲地回應說:「我們能阻止他們,不信就讓他們試試。甚至斷絕跟他們(北京)的貿易往來,這算是一招。我們在跟中共的周旋中失去了太多……」

「現在,如果你這樣做了(指終止中美關係),會發生甚麼?」特朗普自問自答道:「如果切斷(和北京的)整個關係,你將節省5000億美元。」

特朗普指的是美國平均每年從中國進口大約5000億美元商品,特朗普一直認為這是造成中美貿易赤字的原因。

同天晚些時候,特朗普總統在啟程前往賓夕凡尼亞州參加活動之前,在白宮南草坪被記者問到這番評論時,他補充說:「我們看吧。我們與北京之間有很多事情在發生。我們對北京不滿。這點我可以告訴你。一項很棒的貿易協議墨跡未乾,突然間從中國來了一場瘟疫。我們對此不滿。」

特朗普此前還曾多次表示,「(這場瘟疫)本應該從源頭上被制止,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給美國帶來嚴重的生命和經濟損失之際,特朗普政府和國會共和黨人正在醞釀如何針對中共採取措施,包括減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

美國國務院負責經濟增長、能源和環境事務的副國務卿克拉奇(Keith Krach)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最近幾年,國務院一直在研究解決這個問題,但現在我們在全力推動這一計劃。 」

疫情促全球「去中國化」 與中共「脫鉤」成為可能

美國之音引述一些觀察人士分析認為,美國不僅在推動全球供應鏈的「去中國化」,而且有意與中共進行經濟上的大範圍「脫鉤」。

2005到2009年期間擔任負責東亞與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的希爾(Christopher Hill)5月13日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說,越來越多嚴厲批評中共的人,包括白宮官員,談論過把與中國進行經濟「脫鉤」 作為解決美國經濟困境的方法。

他說,「現在,這一夢想至少有可能成為部份現實,因為這場大流行病大大擴大了戰略需求的範圍,並削弱了主張自由貿易的論點。」

希爾還寫道,北京知道美國和其它貿易夥伴存在與中共進行經濟「脫鉤」的情緒,也知道這個大流行病正在使「脫鉤」更接近實現。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關係學院全球事務教授、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高級研究員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指出,民主國家越來越多的人認為,中共利用了國際體系的開放性,而又沒有完全遵守其規則。中共病毒疫情強化了這樣的看法。

他通過電郵告訴美國之音:「現在,由於中國生產如此多的像個人防護裝備和藥品這樣的關鍵產品,但它又有威脅利用其經濟實力懲罰那些在政治上讓它不高興的國家的記錄,因此,對它的這種擔憂正在日益加劇。」

布蘭茲認為,民主國家應當採取謹慎的步驟,減少它們在高科技產品、醫療供應以及軍事物資部件等關鍵領域對中共的依賴。

美國專欄作家、電視評論人士章家敦(Gordon Chang)更直接指出,美國早就應該與中共進行全面脫鉤了。

他說:「我們有世界上所有的理由與中國(中共)『脫鉤』,不僅是在貿易和投資方面,在外交上也是如此。我們必需這樣做。我們需要減少被中共卡住的地方。共產中國是不可改革的。從短期到中期,我們唯一能做的保護自己的事情,就是減少與中共的接觸,也就是說,我們與中共的接觸越少越好。」

美國的社會學者、悉尼大學副教授巴博尼斯(Salvatore Babones)則認為,當前的局面是中共「自我孤立」造成的。中共雖仍然希望向西方世界銷售產品,但它似乎不想成為西方體系的一部份。尤其在疫情之後,中共自己的一些做法與政策將使它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的融合度減少。

他說:「中國並沒有被排除在國際經濟秩序之外,但它(中共)自己越來越把自己排斥在外。美國及其盟友澳洲和日本希望看到一個繁榮的中國平等地參與全球經濟一體化帶來的好處和責任。然而,中國(中共)卻選擇關閉信息的自由流動,把戰略性產業封閉起來,當然它也把自己與全球互聯網隔離開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