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即將舉行,上海閔行區訪民童莉雅成了當局重點穩控對象,她的住家從周日(5月10日)開始樓上樓下出現約20名不明身份人士,阻止她外出買菜、配藥。童莉雅是癌症病人,做過手術治療,需要配藥吃藥,至今已被禁足將近一星期,藥盡糧絕,監控人員卻一步也不讓她踏出門口,她只好向外求助。

童莉雅14日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不明身份人士)10日過來時,我問他們是從哪裏來的?說是安徽的;問誰派他們來的?沒說是政府派來的,只說是老闆派他們來的。其實我也知道是三林鎮政府派他們過來的。」

監控童莉雅的黑保安。(受訪者提供)
監控童莉雅的黑保安。(受訪者提供)

「你是重點對像」 110警察扭頭就走

童莉雅請鄰居從12樓走樓梯幫她看一下究竟來了多少人?她估算了一下:「白天大約有8個人,晚上是5個人,從12樓到8樓的樓道口都有人。樓下門口也有2個人,對面樹林裏也有5、6個人,全部大約有20人。」

10日當天,童莉雅的丈夫韓松林出門去辦事後,童莉雅見來了這麼多人監控她,就聯絡韓松林不要回家。

這些人連續幾天不讓她出門,她就跟黑保安說:「我如果犯法你送我去法院,我沒有犯法你憑甚麼限制我自由,不讓我出門。」黑保安回她一句:「你懂的。」令她感到莫名其妙。

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期間,這麼多人聚集在樓道間,童莉雅基於對整棟樓住戶安全的考慮,她多次報警。但警察來了不是問她有甚麼事,而是問黑保安的小頭頭,被黑保安拉到樓下去說話後,回來跟童莉雅要了身份證,又走到樓道裏打電話,說他跟領導彙報後,領導說她是重點穩控對象。

童莉雅要拍下警察的警號,並跟警察要報案回執單,警察根本不理會就直接進了電梯,結果她只拍到半邊的警號。

110警察說童莉雅是重點穩控對象,轉身就走。(受訪者提供)
110警察說童莉雅是重點穩控對象,轉身就走。(受訪者提供)

熱線電話專員:你只能走法律途徑

童莉雅說,「後來我再打110,電話就自動轉到123456上海市的熱線電話,一個女職員接的電話,我把事情說了,結果她回應說你這事我沒辦法給你處理,你只能走法律途徑。」

她質問,「警察把電話轉到你這裏,那你是管甚麼事的?」「她說:我表示同情。我說這不是同情社會,是法治社會呀!我現在不能出去,不能買菜,我是癌症病人,我還需要配藥吃藥,你同情就可以了?不用解決我的問題?」

後來,熱線電話那頭傳出很大的噪音,她只好把電話給掛了。

童莉雅夫妻自2002年起就一直在維權,一邊打拆遷官司,一邊上訪。童莉雅因為不久前做過癌症手術,現在體力不好。又因為疫情關係,今年兩會期間夫妻倆還沒想到要去上訪,結果政府就派人來穩控了。「以前兩會召開前半個月就要出去,不出去就會遭遇這樣的情況。有時候把你拖到車子裏扔到黑監獄去,直接給你拘留。上海現在一拘留就是30天,你只要買火車票,也是拘留30天。」

記者撥打三林派出所電話,但電話無人接聽。

兩套房被強拆 維權18年

童莉雅的第一套私房在2002年4月被黃浦區政府半淞園街道辦事處強拆,至今沒有安置補償。

2018年12月,童莉雅第二套私房的集體土地又遭上海市浦東新區政府強拆,一樣至今沒有給一分錢補償款。

第二套私房是建在三林鎮的集體土地上,當時政府也發了土地證批覆,後來浦東新區政府和三林鎮政府合起來徵收該集體土地4.2公頃的土地,甚麼手續都沒有,也沒有將集體土地轉為國有土地,馬上就強拆了。老百姓一分錢沒拿到。

「我們就告到國土資源部去,結果呢,他說不需要經過批覆,每個地方政府可以善用土地。我說這不是你說了算,如果政府有這樣的法規請你把檔文號給我,我可以到網上去查,他回答說沒有。」她說。

童莉雅還說,「我說為甚麼中國(中共)政府這麼腐敗,就是你們這些監督部門沒盡監督之責,瀆職。所以腐敗的溫床是你們造成的。」

然後土地資源部的官員就跟她說了:「你要打官司就回上海打去,你這事跟我們沒有關係。」

童莉雅表示,「它這腐敗已經爛到根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