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被肺炎折磨到絕望、常年遭受校園霸凌的孩子,長大後會變成甚麼樣呢?文長是一位80後的物理學博士,他用親身經歷講述了這樣一段故事。

提起故事的緣由,文長的思緒飄回到25年前的初冬。

文長從小生長在東北的重工業城市,當地環境污染十分嚴重,「從小我整個呼吸系統非常不好,從鼻炎、氣管炎、支氣管炎到肺炎,甚麼病都有」。文長說,1995年還沒入冬,氣溫驟降,年僅10歲的他犯了很嚴重的肺炎,「中西醫都試遍了,打針吃藥根本不好使,病情逐漸惡化,一個學期基本沒怎麼去上學」。

文長說,當時病情嚴重到晚上根本無法睡覺,「一躺下來呼吸就不順暢,只能以半躺半坐的姿勢睡覺。當時每天打點滴,一瓶葡萄糖要溶解12小瓶青黴素,抗生素注射嚴重超標,身體其它器官功能都受損,免疫力下降,惡性循環。還一直低燒,最後幾乎絕望了」。

由於身體的狀況,文長說他跟著家人練了各種氣功,目的是想讓身體少受點罪,但都事與願違。1996年寒假,他到奶奶家,在那裏,他初次接觸了法輪大法。

「奶奶當時修煉法輪功快一年了,我沒想太多就跟著奶奶煉。也就一個寒假的時間吧,身體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令我難以想像。」他說,「就在修煉不到一個月的一天,我的身體又突然出現發燒、咳嗽的反應。我父母很著急,以為要麼是肺炎復發,要麼是氣管炎又犯了。結果醫生檢查了一圈說,這孩子沒病,回去吧。我父母不想走,堅持讓醫生開藥,但醫生堅持說我沒病,不能亂開藥。」

回到家後,文長說他繼續煉功,也就兩三天,所有症狀都奇蹟般地消失了。「按照法輪功書裏講的,我認識到修煉人一開始,身體總有一個淨化的過程。我親身的經歷,讓我更確信了這一點。」

一眨眼二十多年過去了,文長說現在回憶起那段過程,覺得真是神奇,不可思議,「如果這事發生在別人身上,我大概不會相信」。

恢復正常上學 看書煉功未間斷

寒假結束後,文長恢復了正常孩子上學的生活,但他沒有間斷修煉。他說,「我奶奶給我留了幾本書,還有煉功的磁帶,我就自己在家看書、煉功。」

雖然那時他還是個小學生,但對書中所講的道理他能夠領悟。文長說:「年齡小並不意味著我沒有能力理解很深奧的東西。我最初學的是《轉法輪》,看了幾遍後,我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法輪功明確地告訴了我,人生的目的何在,人活著到底為了甚麼。正如中國古人幾千年來一直都在追尋的那樣,人要不斷反省、不斷完善個人修為,尋求人生更高的境界。修煉的奧妙,在於能夠不斷參悟出更高深一層的道理,並用它來指導人生。」

文長還說了這麼一件事,由於他身體有病,加上長期服藥,較同齡人相比,他身材矮小,在學校裏常常被同學欺負。「我從小學到中學,一直都是受欺負的對象。常年受霸凌,心裏特別委屈,憤憤不平,總想著有人能幫我報復那些欺負我的人,或是自己長大了報仇。但通過修煉,那種委屈的感覺越來越淡,慢慢的就能想得開了,用豁達的心態面對生活中遇到的不公。」

再遇到被同學欺負時,「我心裏沒有了那麼強烈想要報復別人的想法,因為修煉人講與人為善,以德報怨。雖然做起來難,但我有了一個道德約束,也能減少對心靈造成的傷害」。文長說他很快走出這段陰霾,學習成績也突飛猛進。

不信中共洗腦宣傳

不過,修煉的路,並不平坦。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文長說電視上24小時播放著謊言,令人窒息。

「其實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早在1998年就開始了,例如不讓我們在公園煉功,煉功點負責人被政府騷擾,大家都感到風聲鶴唳。但我和奶奶對法輪功幾乎沒有過動搖或疑慮,畢竟切身的感受,是謊言改變不了的。中共是在明知道法輪功教人向善、對社會有百利無一害的情況下,蓄意迫害好人,這絕不是普通人不了解真相時的無知,而是一種邪惡了。」

在迫害之初的兩年裏,文長與奶奶互相鼓勵,仍然堅定修煉。2004年,他考入了華中科技大學。

但提起大學時光,文長卻感到有些愧疚。他說,「上大學期間,由於離家很遠,不能與奶奶一同修煉,再加上迫害的壓力,我在修煉上有所懈怠。」不過,畢竟法輪功在心裏紮下了根。

「當社會上不良風氣在學校蔓延時,我可以抵制那些誘惑」,例如打電子遊戲、喝酒抽煙,這些都能做到不碰。「當時學校還有很多學生,到校外同居,這些對我來說,都可以抵禦得住」。

2008年大學畢業後,文長得到了赴美深造的機會。

人生陷入低谷 重回修煉有轉折

然而在美國的頭三年,文長卻陷入了人生低谷。他說,「頭三年,我一直處在適應美國文化的階段。尤其是第三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學業壓力特別大,研究上也不順利。」由於擔心自己無法按時畢業,加上感情上的波折,有點承受不住了。「人生好像走到一個死胡同當中,那個時候我又想起當初跟奶奶一同修煉法輪功的日子」。

文長說:「就在我前途非常渺茫、人生最低谷的那個階段,我又像1996年一樣,開始學法煉功。那是我人生中第二次重要轉折。但這一次與小時候不同。小時候是跟著奶奶修煉,而這一次完全是我主動要去修煉。」

他說當時生活當中有很多解不開的問題,通過繼續修煉,一下找到了答案。「雖然還會遇到困惑或困難,但我可以用一種相對平和的心態去面對」。

隨著心態的轉變,一切也發生了變化,他說,「我感覺一下子學業和生活變得非常明朗,面前有一條明確的路。」

2014年,文長順利在美國德州大學拿下物理學博士學位。畢業後,他又去了世界著名學府卡內基梅隆大學做了4年博士後。如今,他已成為加州大學的助理教授、博士生導師,繼續從事基礎物理學研究。

無法言表對師父的感恩

時間過得太快,文長說,「修煉的路,自己磕磕絆絆地走過了24個年頭,回憶過往,這麼多年,師父的言傳身教,讓我很深刻感受到,師父的心胸非常寬廣。」師父每次都鼓勵我們,要用善的態度去對待別人,不能嫉恨。

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文長說:「我心裏其實有很多話想要對師父說,但又難以言表。我覺得現有的詞彙沒有辦法描述我的真實感受,它包含著對師父的感恩和崇敬,也包含著一種面對使命義無反顧的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