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秘密」在中國社會,已成為中共迫害民眾、掩蓋真相最常用的藉口之一。即使是在席捲全球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瘟疫中,中共亦不忘加強保密工作。大紀元最新獲得的中共內部文件,揭示出,中共在大疫中嚴防死守的「秘密」,實際是能夠挽救生命的疫情真相。

儘管正是因為中共瞞報疫情並封鎖信息,才導致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蔓延全球,造成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中共及黨媒卻反覆宣傳「信息透明才是特效藥」等口號。

不過,大紀元近期獲得了南寧市政府2月13日《關於印發疫情防控期間保密工作規定的通知》。這份被中共標註為「不予公開」的文件揭示出,中共在防疫中以保護「國家秘密」為由,嚴禁外界獲知包括疫情資訊在內的、任何未經黨准許公開的信息,用行動阻止信息透明化,坐視中國和各國民眾的生命健康陷入病毒感染的巨大危險中。

那麼在大疫中,中共嚴防死守的「國家秘密」,到底是甚麼?

中共下通知 嚴防洩露疫情防控「國家秘密」

大紀元獲得的這份通知顯示,中共南寧市疫情防控指揮部2月13日將保密文件《南寧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疫情防控期間保密工作規定》,下發給各單位,要求「堅決防止疫情防控期間發生失洩密事件」。

1. 該《疫情防控期間保密工作規定》第二條要求「涉密不上網,上網不涉密」。中共在規定中所指的涉密文件或信息,包括甚麼?

根據該保密規定,中共的涉密文件和信息,是指「疫情防控期間,各種緊急文件、緊急傳達、緊急事件」,尤其是「涉及疫情防控工作的內部敏感信息或尚未經得指揮部領導審批同意公開的信息」等。

從歐美到日本、台灣,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和衛生官員們都相信,信息及時透明才是防控疫情的關鍵。然而,中共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卻將涉及防疫、事關生命健康的關鍵信息,規定為必須保密的「涉密」資訊。

大紀元獲得的《南寧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疫情防控期間保密工作規定》顯示,中共將疫情相關信息定為保密,嚴禁外洩。(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南寧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疫情防控期間保密工作規定》顯示,中共將疫情相關信息定為保密,嚴禁外洩。(大紀元)

在這場大疫中,中共南寧市保密規定所指的「內部敏感信息」或涉密信息,其實就是疫情真實數據等資訊。

該保密規定要求,嚴禁將這些信息,包括「文檔、圖片、聊天記錄」或「領導批示件」等截圖外傳,也不准通過「微信、郵箱等公共媒介傳播」。該規定還「嚴禁在手機通話、短信、微信等通訊方式中涉及國家秘密」,也不准「在家中談論」。

2. 該規定第三條要求,「加強涉密載體保密管理」。

大紀元獲得的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顯示,中共極為擔心疫情信息外洩,要求對涉密文件資料嚴格管控。(大紀元)
大紀元獲得的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顯示,中共極為擔心疫情信息外洩,要求對涉密文件資料嚴格管控。(大紀元)

該規定嚴格限定了疫情防控中涉密文件資料的保密管理。規定要求,「疫情防控工作中涉密文件、資料等」必須在部門、單位內部,或保密行政管理部門批准的資質單位印製;嚴禁在辦公場所以外的地方複印掃瞄重要敏感文件、資料,謹防洩密。

該規定還要求,「疫情防控期間,對涉密載體的管理要堅持專人專管」。

這些要求表明中共極為擔心疫情信息被洩露。

3. 第四條「加強保密要害部門、部位保密管理」中的各項規定,則表明,中共對於疫情防控中的涉密(敏感)信息外洩的擔心,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開會時連窗戶都不敢開,要謹防隔牆有耳。

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顯示,即使是對涉密辦公場所消毒做清潔,或召開長時間的防控會議時,也須防止信息外洩。(大紀元)
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顯示,即使是對涉密辦公場所消毒做清潔,或召開長時間的防控會議時,也須防止信息外洩。(大紀元)

例如該規定要求,即使是對涉密辦公場所進行清潔消毒、開窗通風時,也「要切記保密要求」。

甚至是「在召開疫情防控涉密會議時間較長、確需開窗通風時」,也務必「要防止涉密信息洩露」。

4. 第五條規定「加強信息公開保密審查」,對疫情信息的公開發佈,制訂了極其嚴格的保密和審查要求,其實就是禁止醫生、護士等參與防疫的工作人員,對外披露疫情真實信息。

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嚴禁防疫工作人員傳播發佈疫情相關信息。(大紀元)
南寧市防疫指揮部的《保密工作規定》,嚴禁防疫工作人員傳播發佈疫情相關信息。(大紀元)

例如,該條規定要求防疫工作人員,「不得在公眾場合、微信群、QQ群等傳播發佈與疫情防控工作有關的保密信息,不得轉發和傳播未經證實、未公開發佈和未走完發佈程序的信息,嚴禁就疫情防控工作私自接受媒體採訪」。

該條規定還要求對外發佈重要疫情信息時,「應根據信息的重要程度,逐級報指揮部相關領導審核,統一由指揮部進行發佈」;「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發佈」疫情防控中的國家秘密;還要「嚴防越級發佈、超前發佈、不當發佈」。

實際上,即使是在1月20日,中共迫於國內外壓力、部份披露病毒人傳人的信息之後,中共繼續隱瞞疫情,嚴守「國家秘密」,並以打擊謠言的名義,嚴厲打壓揭露疫情真相的民眾。

疫情爆發後,許多武漢市民都曾在網上曝光醫院擠滿中共病毒患者、遍地屍體,結果被中共網警、共青團等部門「闢謠」。武漢志願者方斌冒險調查實情,拍下武漢第五醫院5分鐘搬出8具屍體的現場影片,隨後2月10日在武漢家中被抓。

大陸律師陳秋實準備實地拍攝武漢方艙醫院,但一去不返,被失蹤。前央視記者李澤華專程趕至武漢,調查並直播疫情,他的最後直播就是遭中共國安抓捕的鏡頭。

中共除了抓捕公民記者和披露真相的吹哨人,還積極主動地以「闢謠」為名,大力製造、散佈謠言。

2月15日四川綿陽網警「闢謠」稱武漢護士柳帆之死是謠言,但旋即被武昌醫院的通告證實了,綿陽網警的「闢謠」才是真的謠言。(網絡截圖)
2月15日四川綿陽網警「闢謠」稱武漢護士柳帆之死是謠言,但旋即被武昌醫院的通告證實了,綿陽網警的「闢謠」才是真的謠言。(網絡截圖)

例如化名「天天」的網民2月14日在微信爆料說武昌醫院護士柳帆因為沒有防護服,結果全家感染,父母和柳帆都過世。該文隨後被大量網民轉發。

翌日四川綿陽網警在微博「闢謠」,稱這是「謠言」來自「境外勢力」,「引發負面輿情」,不過一小時後就被打臉,因為武昌醫院隨即在微博上證實護士柳帆死於中共肺炎。

中共嚴守的又一「國家秘密」——法輪功傳播疫情真相

大紀元還獨家獲得中共黑龍江省委政法委的密電通知《關於進一步嚴密防範「法輪功」「調查暗訪」新冠肺炎疫情的通知》。為保護消息來源,暫不披露密電原檔。

該通知暴露了,中共在大疫中嚴防死守的另外一個「國家秘密」,就是法輪功學員正在通過明查暗訪等各種途徑,來揭開疫情真相,幫助中國民眾了解真相,消災避疫。

黑龍江政法委在這份密電通知中首先介紹了,事件背景是法輪功學員「向全國各大醫院、殯儀館、火葬場及主治醫師撥打電話,『調查暗訪』新型肺炎(中共肺炎)相關情況」。

黑龍江政法委在通知中稱,境外法輪功學員通過電話調查暗訪熱點問題,掌握(疫情)數據信息,拋出有份量的調查報告,「一旦炒作成勢,將嚴重影響黨和政府的形象」。

該通知中提到的「嚴重影響黨和政府的形象」的調查暗訪事件,是指大紀元調查員2月初以特殊身份暗訪湖北省多家殯儀館,以調查中國大陸的中共肺炎真實病亡人數。

根據大紀元的暗訪調查,僅湖北兩家殯儀館一天火化的染疫病亡遺體數量,就超過了中共官方宣佈的一個多月的病亡總人數。

黑龍江政法委在該密電中提出了兩點要求。

一個是要求各市地委政法委「提高思想認識,增強政治警惕」,「牽頭協調公安、網信、衛健委、民政等部門,加強信息通報和防範應對,堅決防止『法輪功』『調查暗訪』圖謀得逞」。

中共政法委的這種要求,證明了疫情真相的確被當作黨的「國家秘密」,為了保護黨和政府的形象,要「堅決防止」大紀元等獨立媒體調查暗訪中共肺炎的真相。

另一個是要求「落實防範責任、強化工作措施」。通知要求,「各地委政法委要協調本地衛健委、民政等部門。加強對系統下屬單位的教育提醒,增強防範意識和保密意識。」

政法委的通知專門強調了,「特別是對醫院、殯儀館等單位,要嚴格落實紀律要求,按程序報告相關情況,不能擅自對外發佈消息;對打電話要求提供情況的,要核實確認身份,並不得接受電話採訪,發現可疑情況報告。對已接到不明身份的電話,要核查相關內容。」

中共這種針對性的要求,就是試圖防止感染和死亡人數等疫情真相外洩,阻止中國民眾獲悉真相、展開自救。

染疫病亡數也成中共「國家秘密」之一

根據中共武漢衛健委官方數據,截至2020年5月13日,武漢市累計報告中共肺炎確診病例50,339人,病亡3869人。然而,中共的這個官方數據,並不被人相信。

今年清明節前,武漢市的殯儀館開始發放骨灰盒,准許武漢市民領回死者骨灰。當時陸媒曾報道,每家殯儀館每天發放500個骨灰盒。

據此估算,武漢市有7家殯儀館連續12天發放500個骨灰盒,代表著在疫情爆發武漢封城期間,至少逾4萬人死亡;扣減期間非中共病毒感染的正常死亡數、約7000人,可以估算出,武漢市染疫病亡人數至少逾3萬人。

另據霍士新聞4月27日報道,美國政府官員表示,中國大陸感染中共病毒的實際病亡人數,至少是中共官方數據的50倍。

彭博社稱,武漢市的8家殯儀館中,除了不接電話的2家外,6家回覆採訪的殯儀館要麼說不清楚總計有多少骨灰盒,要麼直接說無權披露數字。

由此可知,對中共而言,無論是中共病毒的感染人數,還是病亡人數,都是不能公開的國家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