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正在執行之中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很有可能半途夭折。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他對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感到「糾結」。在接受美國之音的記者林楓的採訪時筆者表示,實際上,在今天看來,中美落實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面臨著至少三個非常大的困難和挑戰,加上未來半年中美經濟、世界經濟、全球疫情的不確定性,中美經貿關係全面惡化的可能性大增,貿易關係可以說前景堪憂。

中美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經過冗長的談判,在今年1月15日簽署,協議按計劃在2020年2月14日生效,開始執行。到今天為止,已經執行了整整三個月。但這三個月的執行期間,正好與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肆虐、美國經濟陷入困境等極度異常的宏觀經濟背景相重疊。

按照協議,美國同意在3月14日之前,將針對12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新徵關稅降低一半至7.5%;但美國較早前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商品徵收的25%關稅則維持不變。中國對1100億美元美國商品的關稅也依舊不變。協議中還有自由進入對方市場,公開、自由的企業營運,不強制轉讓技術,保持行政管理、行政許可透明,對企業敏感技術信息保密,保證對對方企業的執法透明、公平等條款。雙方也承諾不以價格競爭的目的貶值本幣。

按協議,中國將擴大自美國的農產品、能源產品、工業製成品、服務產品的進口,未來兩年的進口要在2017年基數上增加不少於2000億美元;還有增加對美國農產品的進口,兩年平均進口規模為400億美元。

協議簽署以來,在最初的三個月中,雙方還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動作。2月10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宣佈,不再認定包括中國、印度、南非與巴西在內的共二十五個國家為「發展中國家」,這對中共來說又是當頭一棒,讓他們非常不爽。雖然從2月28日起,中國對65種美國進口產品進行額外關稅的豁免,向美國示好,但採購問題上仍然止步不前。從3月2日起,中共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接受相關中國境內企業申請,對符合條件的自美採購的進口商品,在一定期限內不再加徵中國對美301措施的反制關稅,但美國反應平平,中共的努力可以說是成效不彰。

為甚麼說中美落實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面臨著至少三個挑戰?首先,在經過武漢瘟疫的三個月期間,因為中共的隱瞞和欺騙,國際社會錯過了寶貴的時間來應付瘟疫,也一度對疫情掉以輕心。中共不僅延誤了戰機,還藉機囤積醫療物資,用醫療物資進行政治上的勒索。對美國高級官員一再要求對病毒的來源、洩露情況進行調查,中共當局在驚恐之中,借用戰狼和喉舌媒體謾罵,直接侮辱特朗普的內閣官員。中共連「打狗看主人」的古訓都不記得了,怪不得特朗普會覺得對協議的執行感到「糾結」。雙方的政治意願、政治信任、執行的動力,都大打折扣。

第二,從經濟上看,中國經濟受瘟疫的影響,受失去國際市場訂單的挫折,以及失業壓力劇增,出口減退和外匯儲備減少,都讓中共在購買美國產品,包括農產品和能源產品的能力,大為減少。也就是說,中共因為沒有出口創匯的支持,其購買力已經大打折扣。

第三,國際能源市場最近兩個月的劇變,也加劇了中共面臨的問題。石油因為沙特和俄羅斯的價格戰,已經降低到了非常低的水平,期貨價格甚至出現負值。中國自身經濟恢復不力,能源需求也在減少,世界各國的石油儲備能力也都耗磬,大量石油目前儲存在超級油輪之中,在海上飄蕩。中國即使購買美國的能源產品,其數額也很難達到預期的水平,使中共難以兌現承諾。

也就是說,從中美兩國的政治關係、中共的外匯和購買力、以及國際能源市場的巨變三個因素,綜合看來,中共即使想要履行協議,恐怕也力所不逮。

五月上旬,中共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長姆欽舉行了電話會談,雙方表示仍對全面履行協議「有信心」。中國官媒的報道則表示,雙方要為落實協議「創造有利氛圍和條件」。雙方官員「有信心」,真的嗎?他們即使沒信心,也不會說的,是不是?還有,如果協議的執行,本來就該是板上釘釘、毫不猶豫的事,按條款去做就行,為甚麼還要「創造」一些「有利氛圍和條件」呢?顯然,雙方面臨的氛圍,相當不利;而雙方履行合約的條件,也還不具備!

美國之音的林楓先生問起,第二階段貿易談判的前景如何?如果北京無法如約履行承諾,中美貿易戰再度開打的可能性有多大?筆者的回答是,前景不妙,中美經貿關係全面惡化的可能性大增。因為第一階段的執行現在看來就出師不利,幾近夭折,再來下一輪,是不是新的貿易戰呢?那可能都不能再稱之為「貿易戰」了,而很可能就是真正的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制裁!第一階段都實施不下去,中美貿易戰所有源頭上的問題就全都會爆發。這會迫使美國,迫使特朗普總統,回到原來最強硬的立場,對中國所有產品全部施加關稅。如果那種情況發生,就不是現在的甚麼1200億、2500億,甚麼10%、25%的關稅了,而是會對全部5500億產品課徵45%的關稅,甚至100%的關稅。基本上說,會讓中美貿易關係陷入停滯、中美經濟實質上脫鉤。

據報道,北京內部有鷹派人士希望藉機「重談貿易協議」。他們認為,這份協議原本就對中國十分不利,現在恰好能藉機「推翻重談」,也可藉機報復美國在疫情上對中國的不利言論。這些放出來的風聲,不過是中共內鬥中反習勢力的又一次藉機反撲,中美重新談判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中共倒是在瘟疫初期、今年一月時,有機會援引「不可抗拒的」、天意不可違的條款,來修改協議,美國也幾度問詢過。但中共處於保面子、保黨、維穩的考慮,拒絕了美國的試探。既然中共慷慨承諾,疫情「可防可控」,還可以迅速復工,那就好好履行合約吧!這應該是美國的態度,也是特朗普稱他對重新談判不感興趣的原因。特朗普上周還表示,他會很快對中方是否在履行協議中的承諾作出通告。

顯然,通告的內容,很可能對要面子的中共很不妙,也很可能宣告第一階段協議面臨夭折的前景。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