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母親不是真正的母親,卻被尊稱為眾人之母。台灣總統蔡英文在母親節發文,除了感謝「所有在醫院、在藥局、在機場、在實驗室、在生產線、在辦公室、以及在每一個工作崗位上,為了對抗疫情而奮鬥的媽媽,還有每一位在日常生活中細心呵護家人健康的媽媽。」她還特地指出,「媽媽的愛都是一樣的。母親節這一天,請記得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向媽媽好好說聲謝謝喔!」世衛總幹事譚德塞誣蔑台灣人種族歧視時,台灣人憤慨莫名,但蔡英文則親自撰文,指出台灣不會歧視他人,因為沒有一個國家比台灣過去數十年受到世界的歧視更加嚴重。蔡英文沒有反唇相稽,只是誠懇地邀請世衛派員到台灣參觀她們的防疫工作。她的說話不亢不卑,也不忸怩作態,字裏行間自然真情流露,足以母儀天下。

有一種人大言不慚要作眾人的母親,但人格上卻缺憾處處,註定連當個普通人也力有不逮。林鄭在母親節發文,但不講親情不講母愛,只談自己收受的禮物,且煞有介事談到郵件炸彈疑雲,平白將母親節牽扯到警務處長曾經收到爆炸裝置,禮賓府也收過5次炸彈虛報,將大眾的節日個人化和政治化。收到禮物後一方面指出至親的心意才最重要,一方面卻添上一句橙色不是她至愛的蛇足,反映她的自我中心繼續膨脹。她曾以母親無法縱容兒子吵鬧的任性行為來形容反送中的示威者,卻招來一群香港的媽媽聯署反擊,認為母親絕對不會用殺傷力的武器攻擊自己的孩子,也不會看到年輕人在警棍下血流披面仍無動於衷。這群發起聯署的母親更反問,究竟要多自大的人,才會覺得一百萬人的訴求是「任性」。林鄭只知有黨而不知有民,只知有國而不知有香港這個家,大抵也是爹親娘親不及共產黨親的一貫教育使然吧。

母親節當天目睹的一些場面很難不令人心痛,年青母親抱著兩歲多的小朋友在餐廳用膳,卻被突如其來的催淚氣體施襲,襁褓中的孩子痛苦莫名,作母親的愛莫能助,只能慨嘆小朋友生於亂世;中年母親拖著兩個女兒外出剛吃完宵夜,卻無故被警察截查將兩個女兒帶走;作為母親的只記掛身患哮喘的女兒,隔著馬路的呼喊聲實在叫聞者動容。

這班警察穿起代表正義的制服為虎作倀,拿起維持治安的武器踐踏人民,以粗言穢語掩蓋自己的歪理,以羞辱傳媒掩飾自己的暴行,口說執法而處處違法,最終淪為人民的公敵而不自知。當警察的越是囂張跋扈,可應該還有一群警察的母親,會為自己子女淪為特區政府的爪牙而痛心欲絕吧。

反送中運動一年下來示威不斷,很多母親倚閭而望,卻始終等不到孩子歸家。年青人被濫捕濫告而仍然扣押者不知凡幾,甚至不知所踪者亦大有人在,無數家庭再也無法慶祝母親節。望斷天涯,哀鴻處處,這個母親節,你快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