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義工的好處有很多,所以我一直都參與不少義務工作。別說甚麼做義工的大道理了,甚麼助人為快樂之本,許多時做義工都會好辛苦,未必次次做義工都能夠笑出來。而我對於做義工,從來都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希望幫到人,二是希望透過義工來磨刀。

做義工當然是為了幫人,但我是那種不願去儲存義工服務時數的人,也對此感到非常反感。幫到人對我的意義是,有一天當我需要被人幫的時候,我不會感到愧疚。例如:有次我遇到了一些車子上的問題,自己不是沒有能力去解決,但要是只有自己一個人處理的話,便會非常麻煩。但忽然有一個路人見我非常狼狽不堪,便立即出手相助。

在自己最狼狽的時候,那一刻有人想助,我固然感動,就像上天安排天使來幫助自己一樣。因為自己實在太狼狽了,那一刻真想有人可以幫一幫忙。然而,我卻沒有感到不好意思,因為我平日就習慣了支援其他人,例如我加入了一個地區的駕駛人士群組,每每有組友在群組發訊息尋求協助的時候,我都會去主動支援。有次下著大雨,有車友的汽車因供電不足而起動不了汽車的引擎。於是,我便帶着汽車引擎充電裝置立即趕過去支援,結果順利幫助了他,但我們也是只打了一個招呼,他跟我說謝謝,我回答一句不用客氣。然後便馬路再會,這就是守護相助了。

做義工除了幫到人之外,最能夠幫助到自己。有甚麼幫助?不是功名或表揚,而是能力提升。其實我之所以對災區的心理輔導支援工作感興趣的原因是,除了我真的好想幫助在災區受影響的災民外,便是希望透過在災區裏不斷處理極多及極嚴重的個案來提升自己的能力。講真一句,我和許多同伴都認同,在災區服務一個星期獲得的經驗值,隨時大於在平時的半年工作所獲。

最近全世界都受到疫情影響,正面對各種困難的人有好多,這個時候大家都好需要你幫忙。因此,筆者也參加了許多支援社區的義務工作,我在此呼籲大家一起參與支持我們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