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大瘟疫,讓許多國家看到中共枉顧人命,故意隱瞞疫情,到現在依然推脫責任的表現,他們開始反思將來與中共的關係。近日德國大媒體集團董事長發文,提醒歐洲尤其德國應該脫離對中國(中共)的依賴。

正視根本區別 歐洲必須選邊站

5月3日,德國多媒體集團Axel Springer SE的董事會主席多普夫納(Mathias Dopfner),在旗下的《世界報》發表了一篇深度分析文章,闡述了這場瘟疫讓歐洲尤其是德國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就是必須在民主但不完美的美國和不民主的完全極權中國(中共)之間做出選擇。

文章一開始闡述了美國和中國(中共)各自的情況和區別,然後提到,現在美國正在努力擺脫對中共的依賴。「歐洲如果不希望讓北京越來越吞噬自己的自由,也必須最終作出決定。」

他認為,這次瘟疫引發的危機,讓人聚焦對中國(中共)存在已久的、包括在關鍵物品供應鏈上的依賴,關注西方和中國(中共)在溝通和危機處理上的根本區別,以及各自完全不同的人性觀。

「根據羅伯特·科赫研究院工作人員的估計,中國(中共)在關鍵性的數個星期內對疫情沉默,然後有意低估疫情,最終使得病毒全球擴散。」

歐洲必須走出誤區 不然會走向終結

另外,他還提到一些歐洲人的誤區。「在歐洲經常聽到有人稱讚中國(中共)市場經濟的高速度和高效率,和危機管理上的嚴謹。但他們忘記了,這些成功是建立在一個完美的數碼監控上。這種監控實際上是前蘇聯和東德的情報機構——克格勃和史塔西在21世紀的另一種說法而已。這些人,還忽視了一點,就是中國(中共)的一些成功是在其宣傳下才存在的。」

對於跟中國(中共)經濟往來密切的歐洲,他發現許多歐洲人覺得這沒有壞處,但這種經濟密切往來「可能很快會導致政治上的依賴,最終使自由的、崇尚自由的歐洲走向終結」。

這位資深媒體人表示,歐盟可以選擇,尤其德國必須定位,「是要跟一個專制的獨裁政權為伍,還是要加強一個自由的、法治的、實施自由經濟的、開放的社會組成的國際社會?」值得注意的是,德國偏向說教的政策,在跟中國(中共)交往的時候,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價值。那關乎他們的社會模式和人性觀。

抓住糾正錯誤的千載難逢機會

他亮出自己的看法,即「德國和歐洲應該選擇和美國一起從根本上擺脫對中國(中共)的依賴(剝離中共)」。由於德中貿易額大約兩千億歐元,所以這個剝離「可能代價會很昂貴」,「但不是承擔不起」。尤其這場瘟疫導致全球經濟大衰退,也讓經濟跌到新低谷。「這是糾正錯誤道路的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多普夫納還認為一些歐洲人的說法具有誤導性,如美國也違反數據保護法,違背法治國家的原則,忽視人權,犯了很多可怕的錯誤等等。「但這跟中國(中共)有區別,即中國(中共)對公民數據沒有保護,不是法治國家,沒有在野黨,沒有新聞自由,沒有言論自由。中國(中共)不懂得我們所理解的人權。」

「在美國,人們可以嘲笑自己的總統。但在中國這是禁止的。這種獨裁風格甚至觸及到德國」。他舉了一個典型的例子,即著名車商戴姆勒集團因為一個廣告上引用了達賴喇嘛的話,最終CEO兩次向北京政府道歉。

未來的決定關乎人的尊嚴

多普夫納還認為,要是歐洲和德國繼續延續現在的對華政策,將會導致越來越遠離美國,然後逐漸被中國(中共)所滲透和對其屈從。經濟上的依賴只是第一步,隨之而來的是政治上的影響。

他表示,將來在人工智能佔主導地位的國家,就能在全球經濟上領先,然後政治上佔主導。目前只有美國和中國(中共)在競賽。中國(中共)因為獨裁,所以會不擇手段,尤其行動會更迅速。超越矽谷的可能性不低。歐洲的研究精英可以成為關鍵的因素。問題是,要幫哪一邊?

文章的最後,他說,其實到最後一切都相當簡單:歐洲希望甚麼樣的未來?是跟一個不完美的民主國家合作,還是跟一個完全的獨裁政權聯盟?這應該很容易作出決定。這超越了金錢,關乎自由,關於人的尊嚴。

Axel Springer SE多媒體集團旗下有多個大媒體品牌,包括《圖片報》(Bild)和《世界報》(Die Welt)。Mathias Dopfner從2002年起擔任董事會主席,他曾在不同報社擔任過主編,是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