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有抑鬱症病歷和自殺傾向的聾啞男子,曾在葵涌醫院留醫2星期,他出院20小時內在住所墮樓。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張超雄昨日陪同死者家屬開記者會,家屬認為院方醫療及安排失誤,未了解陳先生實際的病情下,草率安排他出院,導致悲劇發生,並呼籲醫管局檢討聾啞人士就醫的制度。

死者妹妹陳小姐(化名)憶述,哥哥陳先生(化名)4個月20日因為失眠主動向社工求助,21日由社工安排的手語翻譯員陪同到北葵涌診所看診,並獲轉介至瑪嘉烈醫院急症室,之後在葵涌醫院留院。約一個星期後,葵涌醫院通知家屬病人可以出院,陳小姐向院方提出,醫生一直沒有安排手語翻譯員為醫生翻譯,認為雙方溝通有問題,醫生未真正了解陳先生的病情,爭取陳先生再留院1個星期。5月5日,醫院再次要求病人出院。6日下午,陳先生由女兒接回家,他回家後有自殘行為,女兒打電話到醫院求助,但是醫院並沒有提供支援。7日上午10時,陳先生在住所墜下身亡。

陳小姐不滿,院方沒有安排手語翻譯員為醫生及病人問診,問診過程只靠文字溝通。但陳先生只有小學程度,家人認為他在文字表達上會有困難。主診醫生也沒有主動向家屬詢問病人病史,家屬要求見醫生則被以疫情為理由拒絕。住院期間,院方沒有安排其他專業人士,如臨床心理學家等,了解陳先生的情況。單憑一位醫生的決定便倉卒安排病人出院。

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表示,接觸病人10年的翻譯員曾主動聯繫醫院,但院方沒有理會,後來在家屬要求下,才找了一個不熟悉病人的翻譯員。醫院沒有詳細觀察病人的病情,就開了一個很重的藥,讓親屬回家看著病人,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陳小姐指,醫院在出院後沒有提供支援,也沒有向家人解釋清楚藥物的效果,導致悲劇發生。陳先生的妻子已經去世,女兒還在讀書,家裏沒有人能照顧她。陳小姐希望,醫管局可以調查事件,是否涉及醫院行政以及醫生的醫療失誤;又希望死因庭就陳先生的死展開聆訊。她又表示,作為聾啞人士家屬,希望公開今次悲劇,增加社會對聾啞人士的關心,同時希望醫管局正視聾人病啞人士的需要,避免類似的不幸事件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