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放寬了限聚令,有朋友當天便約大家到尖沙咀酒樓茶敍。旅遊區的商場,本地人慣性了限聚少逛街,外地人禁止了入境無旅遊,門庭冷落,地方淒清。不少店舖早已結束營業,塵披門閘!縱使有少量店舖苦撐開門,卻「望不見歡欣人臉」,「聽不見遊人歡笑」。全球停擺,由商場高處下望中庭,「俯首低問?何時何方何模樣?」2020「此時此處此模樣」,重未見過!

一間旅遊區的大酒樓,星期日母親節的中午時段,居然只得十多枱客,不必拉尺度距離,人與人的肢體尺寸已甚遠!客人難得有區隔距離話好說,商家難為欠營利空間心都悒。若自己是營業者,心內滋味會如何?一班朋友沒有群聚長時間,自然有不少抗疫期間的奇聞軼事,有位朋友說:「今天傾計真舒服,不必和隔離枱鬥大聲。」另一位說:「處境不同,心境各異。我們是坐著吹水的一班,那兒是站著招呼的一班,兼顧一下別人感受。」

朋友又說:「早前我要帶媽媽看精神科,在家禁足了長時間,開始發覺她行為有點異常,有晚半夜更打開雪櫃,直接把未煮的蔬菜,不洗不煮就直接拿來吃,而那些卻不是沙律菜!其後有位朋友叫我每天帶她到郊外曬太陽,只需曬背脊半至一小時,使她「復陽」。我照做,一個星期後,她笑容回復,行為心情舉止也如常,朋友說疫情期間,個個鬱悶在家,陰霾籠罩,身心都經常「處陰」,怎會健康?背為陽,所以要多曬背脊,出外走動,平衡陰陽。我不知有否科學根據,但照做了,媽媽開心正常如以往,其它也不去多想。」

另一位朋友說:「不止你媽,我也覺得這樣在家遲早有精神問題。很多人都home office,三幾天當然覺得很不錯,又零食又睇電視又好像在工作。但一長時間,人的自律性便會失去而惰性更出現,9點10點進而12點1點才起床,而且少外界交流溝通,思維容易偏執,所以幾天後我便做足防備回公司,反而更珍惜工作。其實這幾個月,我只有疫情初期的前幾天才在家,基本上一切運作照舊,做人要正面,非常時期,更要多加努力,多想辦法,才不會被負面的大環境拉下來。」

有位說:「你就有自律精神,其實這段期間,很多人都失去方向。停職留薪,放無薪假甚至被炒魷,負面現象實在太多,我的收入也大跌,甚至有段時間都非常灰心喪氣。疫情擴散和本地政經發展,以致國際形勢都難於預測,真的從未有過這種全無把握欠缺安全的無奈感,但最後想通了,一切也只能隨遇而安,盡力而為,其它無把握的想都無用,惟有見步行步,改善一切,反而放下。」

幾個月的疫情,自己彷佛也失卻了笑容,思考越多,越了解危難的險峻與迫近。有位朋友說:「常整理執拾清潔,是一種消除個人業障的方法,業障消退,處境便會改善。」反正一切都停頓,總得有所作為。不管業障去不去,窗明几淨,整潔整齊,心情也好些,難道世界停擺就每天等運到?英國作家Edmund Burke說:「Never despair. But if you do, work on in despair.」不要絕望,若如此,在絕望中努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