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3日是第二十一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8周年及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9歲華誕。在這一重大日子來臨之際,紐約各族裔法輪功學員以自己切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表達對李洪志大師深深的敬意和感恩。

Naeim Darzi:感恩師父讓那麼多人生命提升

「在我還沒有修煉之前,我的血細胞數值很高,常常感到非常疲憊、嗜睡,每幾個星期就要去做血常規檢查,日常活動都覺得困難、很多東西都不能吃。沒想到在修煉幾個星期後,我的身體完全改變了,變得精力充沛、工作時可以集中精力。同時,我在個人道德方面也得到很大提高,之前很自私、總是避免承擔責任,現在則越來越多地替他人著想。」

「我身邊許多人都因為我在大法中修煉而獲益良多,我太太和朋友在目睹我發生了那麼大的變化後也開始走入大法修煉了。」

Naeim Darzi 雙手合十向李洪志大師表達感恩。(宋升樺/大紀元)
Naeim Darzi 雙手合十向李洪志大師表達感恩。(宋升樺/大紀元)

Karen Cheng:「真、 善、 忍」法理讓我明白生命意義

「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讓我明白了生命更高的意義,給了我強大而堅定的道德指引。當我在生活中按照這些法理去做的時候,我能分清甚麼是好甚麼是壞,也能更好地處理生活中的難題。」

「修煉大法使我不執著於物質享受,生活更加輕鬆,並擁有健康的身體。設想一下,如果沒有修煉大法我會是完全另外一個樣子,不會擁有這麼好的個性和人生。我真心感恩師父傳給我們大法,為我開智開慧,讓我能夠更好地為社會作出貢獻。」

在美國土生土長的Karen Cheng,自幼跟隨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宋升樺/大紀元)
在美國土生土長的Karen Cheng,自幼跟隨父母修煉法輪大法。(宋升樺/大紀元)

Ton Truong:學習《轉法輪》心態逐漸變平和

「修煉前,我性格內向、比較封閉,我不喜歡麻煩別人,也不喜歡與人交往。大法修煉漸漸使我走出舒適圈、消除自我、去掉不正確的執著。」

「我不斷地學習《轉法輪》,以便識別和解體負面物質,我的心態開始變得平和,對別人的評頭論足反應也不那麼強了,我學著改變自己在他人無禮時即形成反面思維的壞毛病,學會儘可能保持純淨的狀態。」

來自越南的Ton Truong,從2011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人提供)
來自越南的Ton Truong,從2011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人提供)

John Nania:曾走上天安門 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我從1999年4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3個月後中共政府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很慶幸自己得到大法,但這麼好的功法被中共禁止、更多人無法了解和得到,我內心很著急,我想要告訴中國政府、告訴全世界的人『法輪大法好』。在2001年11月,我們36名來自15個國家的西人法輪功學員走上北京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和平請願,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

「我受益於法輪大法的巨大福益,知道『真、善、忍』對整個人類至關重要。」

來自美國的John Nania 從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人提供)
來自美國的John Nania 從1999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人提供)

Inga:修煉大法讓我有信心成為傳統、 賢慧、 溫柔的女性

「因為我來自共產主義國家,我深知有很多共產主義的因素必須根除。當我讀完大紀元社論《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有關共產黨一篇時,我越來越發現我自身還有很多共產黨黨文化。我看到自己與傳統文化中的女子差得很遠,而且還接受了現代女強人的思維。」

「之後在我學習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時,發現這些其實是來源於妒嫉心。當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想歸正自己的時候,總會發現哪裏做錯。就這樣,修煉大法讓我有信心成為生活中一個傳統、賢慧、溫柔的女性。」

來自斯洛伐克的Inga少女時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人提供)
來自斯洛伐克的Inga少女時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本人提供)

Liam O'Neill:法輪大法真正拯救著我的思想和靈魂

來自美國的Liam O'Neill。(本人提供)
來自美國的Liam O'Neill。(本人提供)

「身為法輪大法修煉者,真實和善良是我的本性,證實『法輪大法好』是我應盡的職責。我的工作是中學的中文教師,我以真誠和學生們建立了非常親密的關係並廣受同事們尊敬。我教過的每一期學生都有機會在課堂上學煉法輪功功法,並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我夢醒般地意識到,對共產主義本質清醒的認識,是大法的正確指引,用『真、善、忍』理念衡量這一切的時候,善與惡一目了然。師父,您賜予的大法如此偉大,在真正地拯救著我的思想和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