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隱瞞疫情,害死了許多人啊,把我的姑娘給害死了,求老天爺給我作主啊!」在微博上暱稱「哭泣的亡魂」的武漢市民楊敏,2020年5月11日上午到解放公園路上的武漢市委辦公室申訴,哭喊要求嚴懲政府隱匿疫情。12日,她被關在小區裏出不了門,手機聯繫不上。大紀元公佈其向市委辦申訴喊冤錄音,還原她在11日的哭訴實況。

2020年5月11日上午,楊敏前往位於解放公園路的武漢市委辦公室,她拿著寫好的申訴材料,先是在市委辦前靜坐,之後被保安驅趕,拉扯間胳膊被抓出傷痕。後來,她被送進市委辦公室,工作人員一再告訴她上武漢市政府信訪局去,不要來這裏,這裏不接受信訪。

楊敏告訴對方,「我不是來信訪的,我已經跟你說了,我是申訴,我是申訴。」「我為甚麼不能(待這裏)?我只問你,這裏是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我是不是公民?」

工作人員則說,「你要麼去信訪局,要麼回家。」楊敏說,「憑甚麼,我的自由不是你說了算的。」

工作人員質問她來這裏有甚麼目的,楊敏說,「我有甚麼目的?我又沒槍、沒砲、沒刀,我的行為不存在造反,我就是申訴。」工作人員則威脅道,若再鬧就叫公安局來管她,叫她去信訪局上訪去。

楊敏後來從武漢市委辦公室出來,堅持在外面繼續靜坐。期間,市委工作人員過來驅趕她,一些民眾也來圍觀。

市委工作人員見趕不走楊敏,就說:「大不了你來告我啊。」楊敏激動地說,「我告你幹甚麼,我只是想為我的孩子申冤,政府隱瞞疫情,造成我的孩子死亡,我的孩子24歲。大家有良心的都跟我聽著,都幫我傳播一下。」

楊敏哭訴道,「我孩子是2月6日死的,58天,我要申訴,要政府懲治隱瞞疫情的官員。」她說,「政府11、12月份就知道有這個病,不跟大家說,周先旺繼續辦萬家宴。為甚麼不通告武漢市人民群眾,這是把武漢市群眾害死了。」

質疑周先旺害死多條人命 卻無罪責?

「這是我的孩子,我唯一的孩子,還不到25歲。」她說,女兒田雨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1月16日到協和醫院看病感染的,19日發病,「到醫院是為了求生,反倒把命給送。我去找誰說?他們剛才這樣把我綁著、拉著、不准我說。天理何在啊?」

市委工作人員繼續趕她到信訪局去,楊敏回答說,「去信訪局根本沒有人理,我從4月7日開始往社區裏去,沒有人管,還顛倒黑白,說12月31日就通告了武漢市市民。……武漢市政府說了嗎?武漢市的周先旺說了嗎?」

這時有旁觀的市民搭話說,武漢市長周先旺已經換下來了,楊敏不滿地表示,「害死了那麼多人,就這樣下來了?死了那麼多人了,都不關他(事)。」她說,「一個人殺一條人命,都要坐牢、判死刑。他殺那麼多條人命,憑甚麼不用負責任?他可以在這裏下野,到其它地方上任。」

武漢市民楊敏5月11日上午到市委辦公室為冤死的女兒喊冤,遭工作人員帶走。(受訪者提供)
武漢市民楊敏5月11日上午到市委辦公室為冤死的女兒喊冤,遭工作人員帶走。(受訪者提供)

盼老天爺懲罰政府隱匿責任 還女兒公道

楊敏說,時至今日,她都沒辦法去回想女兒要走的那段日子,「19號發的病,燒得人事不知,41度燒了8天。」「知不知道她死得很慘啊,眼睛看到我,我難受啊,都不能想,老天啊,我的孩子啊,哪個來救我啊?老天啊,把我的姑娘還給我啊?」

她質疑,自己過去響應黨的號召只生一個,「我聽黨的話,黨給我甚麼?把我的孩子給害了,還不給我公平公正啊?」

她哭訴道,「老天啊,你睜開眼睛啊。你要懲罰那些人啊。老天爺,我也是這國家的人,老天爺啊,你不也希望這國家好,你要國家給為我伸冤啊。政府隱瞞疫情,害得我的孩子25歲就走了。這世界上還有沒有天理啊?」

相關影片曝光後,海外記者紛紛致電關注,大紀元率先採訪楊敏並報道了她的經歷。(【一線採訪】女兒染疫亡 武漢母親喊冤被抓

被軟禁在小區 無法和外界聯繫

武漢維權人士張展說,楊敏離開市委辦後,她也致電向其表示關注,「我感覺她還挺堅強的,她說明天還要再去。」但是隔天(5月12日),外界都聯繫不上她了。

「她被軟禁在小區裏了。她要出小區,但是社區的人把門關住,不讓她出來。」張展說,「很沒有人性的,這些社區的工作人員真的很沒有人性。」

「她11日被追打,胳膊也被拉傷,很不容易。她現在是比較孤獨的情況,無法和社區的人抗爭,現在就是單個維權者,無法對付整個國家機器。」

「她現在真的很需要安慰。」張展說,「我理解她失去女兒的痛苦和創傷,在高壓底下得不到舒緩,所以她一定要有個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