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清醮是驅瘟逐疫的儀式,我們不希望一個驅瘟逐疫的活動因為瘟疫要停⋯⋯」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副主席何麗安如是說。醮期為三日的太平清醮,牽動著長洲人的心,以淨化社區為目的的巡遊儀式一波三折,終於排除萬難完成祭祀科儀,在打醮的最後一個儀式「謝天地」中得到了神明的回應,以擲杯的形式與神明溝通時,今年一擲便獲得勝杯,大會值理們也放下了一塊心頭大石。有長洲居民認為,「今年謝天地一擲得聖杯,顯示神明很滿意是次打醮;亦可說今年打醮是達到預期目的,可謂是成功的。」


長洲太平清醮首日迎神。(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首日迎神。(陳仲明/大紀元)

有關長洲太平清醮的起源,民間流傳著不同的說法,但都與瘟疫相關,打醮活動是驅瘟逐疫的重要一環。請喃嘸師傅設壇拜懺,超渡水陸孤魂,並請玄天上帝(北帝)與各廟神靈出巡,以潔淨社區為出發點的活動,二百多年來從未間斷過。今年庚子年出現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令全港不少活動包括傳統節慶活動取消,長洲太平清醮過去吸引大量遊客觀賞的包山嘉年華、飄色、神功戲、搶米、麒麟和功夫表演今年一一取消,唯有祭祀儀式排除萬難如期舉行。

何麗安副主席分享:「我們都想可以繼續做到祭祀科儀,神明的庇佑可以早些消除這個瘟疫,所以我們都很堅持繼續做太平清醮,希望幫助這個瘟疫早些消除。」在他看來,真正太平清醮的核心部份為祭祀科儀,其它活動實際為錦上添花。今年雖然受到「限聚令」等各類政策影響,主辦單位壓力重重,不少活動從簡,但依然堅持完成了一系列的科儀,為港人祈福。


今年賀北帝誕時,主辦單位已決定將兩場活動的大戲棚共用,戲棚亦因為在「限聚令」生效前已搭建,故而得以保留至長洲太平清醮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賀北帝誕時,主辦單位已決定將兩場活動的大戲棚共用,戲棚亦因為在「限聚令」生效前已搭建,故而得以保留至長洲太平清醮舉行。(陳仲明/大紀元)

共用戲棚巧安排

過往黃曆三月初三的北帝誕與四月初六至初八的太平清醮是分別搭建大小不一的戲棚,但今年年初賀北帝誕時,主辦單位已決定將兩場活動的大戲棚共用。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副總理鄺世來相信,冥冥中似有天定,今年幸運地趕在封閉康樂設施前搭建好戲棚,成為了繼續舉辦太平清醮科儀的一個重要條件。

戲棚位於長洲北帝廟籃球場,三月廿八日(黃曆三月初五)政府宣佈實施「限聚令」而封閉康樂設施,時值北帝誕步入尾聲,當晚六時「限聚令」生效,長洲北帝誕神功戲正準備做最後一場戲,唯觀眾因政府條例所限無法入場觀賞,但高陞飛鷹粵劇團堅持「有頭有尾」,決定在沒有現場觀眾的情況下,完成最後一場神功戲,酬謝神恩。戲棚亦因為在「限聚令」生效前已搭建,故而得以保留至太平清醮舉行。

太平清醮中特別的「包山」

包山棚在「限聚令」生效後架起,過去三座大包山高約五十呎,今年卻無奈縮減至十五呎。何麗安解釋,過往五十呎高的大包山需要約八十人協助方可吊起,今年無法安排那麼多的人手,經過計算後決定,十五呎高的包山只需四名工作人員便可將其吊起,工作過程不違反相關條例。形式雖然從簡,但依舊不改太平清醮應具備的元素,掛滿平安包的包山仍然是活動的象徵。


過去長洲太平清醮三座大包山高約五十呎。(陳仲明/大紀元)
過去長洲太平清醮三座大包山高約五十呎。(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長洲太平清醮三座包山無奈縮減至十五呎。(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長洲太平清醮三座包山無奈縮減至十五呎。(陳仲明/大紀元)

一般市民對長洲太平清醮習俗「搶包山」較為熟悉,事實上該活動也是祭祀儀式的延伸。何麗安提及,「搶包山」有一百年左右的歷史,過去三座包山代表不同社團的堂口,包山上的平安包蓋上不同堂口的稱號,這些包俗稱「幽包」,主要用來祭祀一些亡魂野鬼,祭祀後人們將幽包帶回家。因當時沒有一個很好的安排如何分配,人們便攀上包山搶包,逐漸演變成「搶包山」風俗。


過去三座包山代表不同社團的堂口,包山上的平安包蓋上不同堂口的稱號。(陳仲明/大紀元)
過去三座包山代表不同社團的堂口,包山上的平安包蓋上不同堂口的稱號。(陳仲明/大紀元)

由於一九七八年搶包山活動發生意外,活動一度中止,直到二零零五年改為競技項目,但已經不再搶奪真包。過往「搶包」改為「派包」,在太平清醮活動的最後一日,值理會工作人員取下三座包山上的「平安包」派發予公眾。今年因疫情關係,為避免人群集中,值理會推車沿大街小巷將平安包送給居民。並有一些團體預備了「包卡」(平安包派發券),派給參與事務的工作人員及團體。


今年因疫情關係,為避免人群集中,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推車沿大街小巷將平安包送給居民。(曾蓮/大紀元)
今年因疫情關係,為避免人群集中,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推車沿大街小巷將平安包送給居民。(曾蓮/大紀元)


今年因疫情關係,為避免人群集中,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推車沿大街小巷將平安包送給居民。(曾蓮/大紀元)
今年因疫情關係,為避免人群集中,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推車沿大街小巷將平安包送給居民。(曾蓮/大紀元)

今年同時取消的還有麒麟和功夫表演、「搶福米」、飄色和搶包山比賽,沒有了觀賞活動的市民及遊客後,醮場顯得尤其清靜,喃嘸主持的科儀成為了今年的主角。


喃嘸主持的科儀成為了今年長洲太平清醮的主角。(陳仲明/大紀元)
喃嘸主持的科儀成為了今年長洲太平清醮的主角。(陳仲明/大紀元)


過往在長洲太平清醮期間熱鬧的「搶福米」活動改為「派福米」。(陳仲明/大紀元)
過往在長洲太平清醮期間熱鬧的「搶福米」活動改為「派福米」。(陳仲明/大紀元)

堅持依傳統辦科儀

對於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而言,要堅持舉辦今年的活動極不容易,從二月開始商議安排,到活動舉辦的最後一天都充滿了未知數。

每年抬神鑾上街遊神、潔淨街道是太平清醮儀式最重要的一個部份,過去均在正醮日(黃曆四月初八)下午進行,九座神像引領整個巡遊隊伍,送神儀式則在翌日上午舉行。為了避免人群聚集,今年取消了會景巡遊中的飄色部份,並改為安排在上午十時舉行遊神,順道送神歸廟。

萬事俱備,唯在活動即將舉行的一小時前,接獲警方不批准活動的進行,大會無奈需要臨時宣佈取消活動,改為各街坊會自行安排。值理會主席翁志明面對眾人期待的眼神,帶著無奈的語氣說道:「很傷心,很難過,很遺憾!一定不安心,我怕我們長洲有甚麼事發生⋯⋯」


長洲太平清醮正日下午二時,大會臨時安排了玉虛宮北帝與北社天后的遊神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正日下午二時,大會臨時安排了玉虛宮北帝與北社天后的遊神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玉虛宮北帝與北社天后的遊神儀式以四人為一組,按照傳統路線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玉虛宮北帝與北社天后的遊神儀式以四人為一組,按照傳統路線巡遊。(陳仲明/大紀元)

當傳媒的焦點都聚焦在上午取消的遊神儀式時,殊不知在陰差陽錯間,今年的長洲太平清醮儀式仍遵循了過往的日程。下午二時,大會臨時安排了長洲玉虛宮北帝與北社天后的遊神儀式,以四人為一組,按照傳統路線巡遊,歷時約四十五分鐘。當隊伍接近神棚時,也依照傳統進行「走菩薩」儀式,即眾人抬著神輿以奔跑的方式衝到神棚,寓意為得到好運。

作為祭祀活動的一部份,正醮日按例「擺天席」超度亡魂,送大士王歸天後,在子時「謝天地」,再送山神、土地。除了關帝和洪聖大王在四月初八先行歸廟外,其餘的神像都與過往安排相若,在四月初九回廟,唯今年的安排改在上午進行。與過往送神的次序不同,今年北帝壓軸,待送完其他廟宇的神靈後,最後才送北帝回廟。


與過往送神的次序不同,今年北帝壓軸,待送完其他廟宇的神靈後,最後才送北帝回廟。(曾蓮/大紀元)
與過往送神的次序不同,今年北帝壓軸,待送完其他廟宇的神靈後,最後才送北帝回廟。(曾蓮/大紀元)

鄺世來副總理提及:「當然這個醮是為了祈福,因為(驅逐)瘟疫才是組成這個太平清醮(主軸),其實我們一如以往祈福,希望這個疫情(早日消失),祈求四季平安。」今年官方並未公佈詳細的太平清醮日程,但其中依循海陸豐人的宗教儀式傳統、與祭祀科儀相關的活動並未因為疫情而取消,只是從簡而行。喃嘸人數減少,主持迎神、走午朝、洗街、啓壇發奏、開光、恭迎聖駕、水祭、走船、放生、巡遊、祭幽、謝天地、送神等儀式,形式卻未因疫情而改變。


北帝寶劍巡遊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北帝寶劍巡遊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的「洗街」儀式,意為淨化社區。(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的「洗街」儀式,意為淨化社區。(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的「放生」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的「放生」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中與祭祀科儀相關的活動並未因為疫情而取消。(曾蓮/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中與祭祀科儀相關的活動並未因為疫情而取消。(曾蓮/大紀元)

*********

談及今年長洲太平清醮的情況,何麗安觀察到今年多了年青人前來上香拜神:「今年多了善信來拜神,特別是多了年青人,很難得可以堅持做到這個太平清醮,他們知道保持習俗的珍貴,所以很珍惜這個上香的機會。」


何麗安觀察到,今年多了年青人在長洲太平清醮期間前來上香拜神。(陳仲明/大紀元)
何麗安觀察到,今年多了年青人在長洲太平清醮期間前來上香拜神。(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的長洲太平清醮取消了多項觀賞、比賽性質的活動,但祭祀科儀如期進行,也是眾人了解太平清醮本意的一個機會。何麗安寄語:「因為太平清醮是一個祭祀科儀、超幽的活動,希望遊人來到長洲欣賞搶包山、飄色之餘,都希望有機會欣賞一下整個太平清醮的起源、本意。」◇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副主席何麗安。(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副主席何麗安。(陳仲明/大紀元)


去年長洲太平清醮遊人如鯽,今年看不到如此熱鬧的場面了。(大紀元資料圖片)
去年長洲太平清醮遊人如鯽,今年看不到如此熱鬧的場面了。(大紀元資料圖片)


今年的長洲太平清醮取消了多項觀賞、比賽性質的活動,但祭祀科儀如期進行,也是眾人了解太平清醮本意的一個機會。(陳仲明/大紀元)
今年的長洲太平清醮取消了多項觀賞、比賽性質的活動,但祭祀科儀如期進行,也是眾人了解太平清醮本意的一個機會。(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