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全球的快速蔓延,醫學專家發現人類從未見識過如此變化無常的病毒,除許多確診患者找不到傳染源、無症狀感染者越來越多、患者高復陽率外,病毒的潛伏期、排毒期、傳染力都超過SARS和流感。

從2019年12月至今5個月期間,中共病毒迅速蔓延到187個國家,有超過400萬人被確診感染,死亡接近30萬(由於中國大陸、伊朗等國家的隱瞞,數字可能更多)。其傳染速度之快、之廣,是人類歷史上少有的。

部份病人感染源成謎

5月6日,紐約對100家醫院的約1,000名患者進行調查發現,有66%的感染者是遵循居家令待在家裏的人。這一調查結果似乎與社交隔離措施可阻斷疫情傳播的觀點相牴觸。紐約州長對此表示「震驚」。

之前,中國也曾出現越來越多找不到傳染源的病例。

據大陸媒體報道,5月7日,吉林省一個確診病例無省外居住史、活動史,暫時未發現境外、重點省份返吉人員接觸史。

3月17日,武昌區一掛著「無疫情小區」牌子的小區內,一位74歲「從不出門」的居民被確診。老人的孫子表示,奶奶從不出門,一家四口只有他自己出過小區,上了兩次班。小區每天都會消毒,父母下樓拿菜時,都提前戴好口罩和手套,裝菜的包裝袋都不會帶進家裏。如果遇到袋裝鹽,還會給袋子噴酒精消毒。回家後,父母都會直接去洗澡。大家都不清楚老人因何感染?

潛伏期長

據世衛組織提供的信息,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平均潛伏期為5至6天,最長可達14天。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毒的潛伏期似乎已經加長。

2月10日消息,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團隊研究的結果顯示,中共肺炎的中位潛伏期為3天,最長可達24天。

3月10日,醫學預印本平台medRxiv發表了北京大學團隊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合作的關於中共病毒潛伏期的研究。研究團隊收集了1,211例患者信息,發現大約10%的患者潛伏期超過14天。

此外,大陸媒體報道了更長潛伏期的案例,分別為27天和38天。

神農架的一個確診者,從鄂州返回,至2月19日發病,長達27天潛伏時間;2月20日,陸媒報道了一例湖北恩施州確診的無症狀病例,其潛伏期長達38天。

湖北荊門市趙女士於3月1日接受中共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但發現她是1月被傳染的。一名山西65歲女性於2019年12月25日自武漢返回山西,於今年2月5日才確診。而中共央視2月17日曾報道,河南新縣一名六旬確診患者潛伏期長達94天。

排毒時間長

病毒排毒是指病毒慢慢死去,並排出身體的過程。

中日友好醫院曹彬教授團隊,曾對中共病毒排毒時間進行研究,發現137例存活患者的中位排毒時間為20天,最長達到37天,而在部份死亡病例中,中共病毒一直存在於患者體內。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王貴強表示,中共病毒的特點和流感、SARS相比,其傳染性比SARS強很多,致病性比流感重、比SARS輕,病毒排毒時間比SARS、流感更長。

但是在中共病毒的治療過程中,大陸專家發現部份病人出現超長排毒期,有一部份患者的排毒期長達50~60天,最長的排毒期可達70天。

在4月25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佈會上,衛健委首次透露了湖北「常陽患者」的人數:「三十多人長期核酸不轉陰,但已經無需治療」。目前對於「常陽患者」傳染性的了解仍然非常有限。

治癒後復陽率高

2月下旬,武漢醫生張旃曾對44名兩次陰性結果的患者、醫護人員患者進行了多次病毒核酸檢測,有大約26人第三次核酸結果為陽性,比例高達50%以上。

成都、武漢與廣東等多地也出現了出院患者複檢呈陽性的情況,其中廣東14%的出院患者都存在複檢陽性現象。

此前,多間收治中共肺炎患者的武漢方艙醫院,一度緊急叫停辦理病人出院手續,原因是康復出院者中復發情況較多,需要重新入院治療,甚至有人因此死亡。

3月4日,澎湃新聞報道,武漢一確診患者36歲的李亮,2月26日從方艙醫院出院,到指定的酒店康復點隔離,3月2日突然在康復點發病,送醫後不治。由武漢市衛健委開具的死亡醫學證明書顯示,其直接死亡原因仍是中共肺炎,屬呼吸道阻塞猝死、呼吸循環衰竭。

無症狀感染會引發第二波疫情?

1月29日,大陸媒體《安陽日報》就有對無症狀感染者的報道。據報道,一位女子1月10日從武漢回到安陽,無感染症狀,但她的父母和另外三個家人卻被確診。

據彭博社4月6日報道,中國有越來越多的無症狀感染者。在過去一個月的時間裏。中國所有確診病例中,有三分之二是無症狀感染者。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最近修訂了管理大流行病的公共衛生建議,認為即使看上去健康的人也可能傳播病毒。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表示,被感染的人可能會在症狀出現前48小時開始傳播病毒。

《自然》雜誌3月20日的報道披露,中國輕症或無症狀感染者高達約60%。《自然》的文章稱輕症或無症狀感染者傳播病毒的能力並不弱,這類隱性感染者可能會引發新一輪的疫情大爆發。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生物醫學學院教授、美國微生物科學院院士金冬雁4月6日在接受《中國科學報》專訪時表示:從歷史上看,有些疾病的全球大流行是存在第二波的,而且有些疫情的第二波更為凶險,死亡率大大提高。

中共病毒無藥可醫

目前,沒有藥物可治的中共肺炎的許多表現令專家疑惑。

3月初,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O理查德·哈切特(Richard Hatchett)表示,中共病毒的傳染力是季節性流感的3倍,死亡率是後者的10倍。自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來,人類從未見識過有哪個病毒像這樣,同時結合了傳染性和致命性這兩種特性。

他表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潛力在中國、意大利、伊朗等國家已經得到展示,這可能對全球50%至70%的人口造成威脅。

一名參與屍檢的醫生透露,死者屍檢解剖結果出來後發現,重症病人的肺功能損傷得很厲害,免疫系統也幾乎全被摧毀。

「SARS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愛滋病只傷害免疫系統,中共肺炎對危重症病人的損害,像SARS加愛滋病。」上述醫生說道。

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略薩(Mario Vargas Llosa)表示,科學無法安撫人的恐懼感,同時也擋不了瘟疫,因為「瘟疫不是人類,而是魔鬼的傑作,是來自上帝的懲罰」。他認為,面對瘟疫,人們除了祈禱與認罪悔改,別無他法。#